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104兴师问罪

104兴师问罪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秦沐想着,许是司空文征的归来,让这个神经一直处于紧绷的大小姐,变了模样,或许这才是她的本性,之前那副冷美人的模样,都是伪装。看书神器爬书网

强行跟司空露解释,对方又听不进去,再说了秦沐对于那种哭哭啼啼个没完没了的人,也是颇为头疼,若是这样能换得对方喜笑颜开,那就先这样拖着,久了,司空露也就会明白。

这么想着,也就不再理会,一旁独自幻想着的司空露了,轻咳了一声,转移话题:“关于婴尸,古永怎么说?”

于修和秦沐的目光都落及赵老实身上,憨厚的东北爷们儿挠了挠头,道:“那婴儿是不足月的婴儿,死去也有三四个月了,尸体的内脏被人为的全部掏空,天灵盖是打开的,头盖骨不知所踪。这一切都属于人为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头盖骨被拿开以后,脑子却还在。”

秦沐给那赵老实气乐了,道:“那么你凭什么认为头盖骨被拿走了以后,脑子还在属于正常?”

赵老实一听秦沐说及此事,脸上显得有些古怪,说不上来,尝试开口却又闭上嘴巴,像是在极力的隐忍着什么。

秦沐大感奇怪,这赵老实一向为人直爽,可如今又是怎么了?

“这件事由我来解释吧,赵老实毕竟年纪轻。”于修从花架上下来,掏出随身携带的手帕纸,随便抹着手上的灰。

秦沐听得上上下下打量了赵老实一眼,这人高马大的还年纪轻。心下也很好奇,于修所说的年纪轻,应该不是真的就指年纪,而是其他方面,比如说做警察的资历。

于修叹了口气,道:“其实一听赵老实所描绘案情的时候,我就觉得,这跟从前的一个案子很像。”

秦沐开口打断:“我打断一下,以前的案子破了没有?”

于修的脸上浮起些许酡红,有些尴尬,轻咳了一声:“没有。”

“好了,我没问题了,你继续。”

于修冲秦沐点了下头,继续道:“大概是五六个月前吧,宁城好几个家庭报案,说自己家的婴儿失踪了,这些失踪了的婴儿,皆不足月,而且毫无头绪,比如说在婴儿在家里睡觉,第二天就发现不见了,更离谱的是,有一家婴儿,更是在全家众目睽睽之下,消失。”

秦沐眉头微挑,他可从未听过这样的事情,不过想想一年以前,也跟于修没有任何交集,如此让宁城人心惶惶的案子,纵使没有侦破,怕是于修都不敢随意的提起吧。

“当时我们是请了人看了的。”于修颇有些不好意思道,秦沐想想,倒也不笨,若没有半点夸张成分,能在众目睽睽下消失的婴儿,已经不能用常理去解释了,可于修接下来的话让秦沐颇为震惊。

“当时看的人就是上次看厕所的事儿的那位先生,即天月教的道士,我感觉他就是随意的糊弄了两下,可后来我们在荒野发现几个婴儿的尸体,惨状与此婴儿颇为相似,开膛破肚,内脏和头盖骨都不翼而飞,唯一不同的是,那几个婴儿的大脑,也不见了。”于修点了支烟,说这些的时候颇有些沉重。

“只是那些婴儿每一个都放在一个小坛子里,断不像这个,只是用了黑色塑料袋包好,随意的放在窗台上。”不知道为什么,秦沐总感觉于修在提及这个的时候,整个房间的空气都为之一滞,

“那些婴儿的尸体呢?”在听到用坛子装着的时候,秦沐脑海中勾勒出一种可能性,或许是一些邪教的仪式,迫不及待的想要观看那些婴儿的尸体。

“没了,让那道士悉数带走了。”于修弹了下烟灰:“直到后来,我们堵着那道士,都没有发现那些坛子,据他交代,他是做了法术,进行了超度,就把尸体烧了。”

秦沐一声冷笑,烧?他舍得?这样冤死的婴儿,即便不是始作俑者,换做是任何一个道士,都不会放过这千载难逢的养小鬼的机会,这样的小鬼,怨气重,能力强,可以帮助主人做很多事情,即使是秦沐都动了心思,那道士还舍得去烧?

想及至此,秦沐忽而抬头问:“那那个道士呢?”

“你也知道,天月教,财大势大,包括抓段姿的时候一起的那个道士,在警察局还没捂热呢,上面电话就下来了……”于修苦笑一声,指了指天。

秦沐无语了,他甚至有些怀疑,自己这个五弊三缺的毛病,缺的是权,是不是连带着他周围所有的人都跟着缺了,于修堂堂一个刑警队大队长,却三天两头的挨上头的批,破个案子都畏首畏尾,真叫人郁闷。

“那婴儿这个案子?”秦沐挑眉,不言而喻。

“自是挖地三尺,绝不放过,肝脑涂地。”于修脸色一正,说道,不过这厮的语文显然是体育老师教的,“肝脑涂地”这么用的么?秦沐直皱眉头。

说话间于修接了个电话,掏出手机看了看,倒也不避讳,当着秦沐的面就摁了接听键。

很是快速的嗯嗯了几句,于修放下电话,一脸凝重的说道:“那个死去婴儿的家属上门了。”

“我艹!”赵老实一听慌了:“咋地,头儿,人家兴师问罪来的?”

于修的脸上勾起一个奇怪的笑,有些无奈:“算是吧,李文华破案以后各大报纸大肆宣传,本身,像如此的案子,咱都是捂着,不让别人知道……”

秦沐点头,表示明白,这种命案,一般情况下,宁城的小老百姓是没法接触到的,至于媒体的报道,那是门都没有,再吸引眼球,再轰动世界,那也得捂着,这是动摇人心的东西,人心若是散了,那宁城也就完了。

“孩子第一天被发现的时候就比对过dna,由于面貌损毁太过严重,没辨认出来究竟是谁家的,只是对于在这家医院里近日来生产的夫妇都进行了排查,这还没查出个眉目,人家就上门了,你们知道是为啥?”于修显得有些气愤,反问了一句。

不等秦沐和赵老实有反应,又兀自的说了下去:“因为李文华大肆宣扬,包括尸体的发现,推理,与最后报给上司的那个结果,都成了他一个人的表演秀,而且还在媒体上大肆宣传不要抛弃亲生儿的那种宣传,一时间舆论四起,死婴的那对父母,当即就找上了门,理由是我们的李副队,亵渎了孩子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