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099扑腾

099扑腾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不少学者一直相信,音乐,有影响人心理活动的作用,然而,有些音乐的影响力远远大于一般的音乐,它通常会传达给人负面的、消极的、难过的、压抑的信息,让人的大脑不约而同的会想到自杀或者灭亡。爬书网追书必备

闻名世界并且被凶残的封。杀了13年的《黑色星期五》便是这样的歌曲,给人传达各种负面情绪,最终导致人的死亡。

而秦沐的“死亡之歌”之中,则是以最直接的方式去攻击人的心灵,尽管这首巫歌没有任何歌词,所有的歌感觉就好像是一个絮絮叨叨的人在不停的喃喃自语,加上秦沐巫舞中的手印和灵力的加持,这种喃喃自语的声音,在一开始的时候就给人以一种压抑感,紧接着,继续听下去,就好像一个人在你的耳朵旁边不断的暗示你,死,死,死。

“死亡之歌”秦沐在阳间的时候从未用过,在阴间,由于没了爬书网,以灵魂的方式而存在,精神力则变得更加的纯粹,所以,在阴间,秦沐的战斗力是阳间的两倍,如若不是这样,秦沐还没有那个把握唱出“死亡之歌”。

巫祝的攻击手段比较单一,但是都很霸道,比如11章的沉睡和12章的混乱,都是无差别攻击,无法控制。可前面这几首攻击的篇章,至少唱歌的主人不会受到影响的吧?

可“死亡之歌”不会,秦沐在吟唱这首巫歌的时候,自己却是首当其冲,第一个,而且是最直接的被影响着,无时无刻的不再抵抗着自己的心魔。

秦沐之所以冒险选择这首巫歌,是有原因的,那无脸人,毕竟是修炼了十几万年的老怪物,以秦沐的观念,就是一块石头,搁在那十几万年,都能成精,不要说那无脸人了,如此猴精猴精,还能够受影响了?

许是秦沐高估了无脸人,或者低估了此巫歌的威力,没有预料到那无脸人竟然会用手中的长篙自戕,对于无脸人过去的那点事,秦沐隐隐约约知道些许,却多为猜测,只知道无脸人来此渡河年复一日是因为和一个女子的约定。

“死亡之歌”所影响下的人,会用对自己伤害最大的方式让自己死亡,用长篙自杀,在秦沐看来根本无什么威力,可或许就是对无脸人最大的伤害。

于是在千钧一发之时,秦沐指挥着河水冲着无脸人就来了一下,这一次分心却也让他付出了代价,一时间没有守住心神,让那“死亡之歌”给影响到了些许,声音虽说未曾间断,却明显的慢了起来,口中也吐出一口鲜血。

正在此时,河底有个巨大的阴影正一点点的接近,秦沐狠狠的咬向自己的舌尖,靠着那一痛,强打起精神。

先露出水面的依然是泛着凶光的九个头,无脸人在安定心神之后挥着手中的长篙挨个砸过去,那看上去坚硬如铁的长篙,在与那九个脑袋接触以后,竟然传来类似于金属相撞的铿锵声音,震得无脸人虎口发麻。

秦沐神色一凛,露出少有的凝重,下意识的加重了吟唱的声音,若是刚刚只是如同某人在耳边低声的呢喃,而如今,秦沐在舌尖的刺激下,那声如洪雷,隆隆作响。

那鬼车的九个脑袋,好几个都头破血流,那模样好似刚刚自己在河床上撞的。好不容易狼狈的起身,却又听得秦沐如此高亢的歌声,登时都懵了,甚至其中的一个头还直接咬住旁边头的脖颈,一时间鲜血淋漓。

无脸人“呸”的一声,恨不得捂住自个儿的两只耳朵,他觉得让那秦沐唱歌他来揍人的法子根本就是个错误啊,那货在那唱得一股带劲,可这小子事先也没说明是敌我不分啊,早这样谁让他唱歌啊,这不是损敌一千自损八百么?

看着眼前九个脑袋都拧成一团,不分敌我的你咬我我咬你,九个脑袋鲜血淋漓,眼前鬼车的气息也在急剧的下降着,无脸人那满心的怨愤才缓解了些许。

“活该!要不是你这孙子,爷爷我会这样丢人?!”无脸人一边守住心神,抵抗着秦沐的巫歌,一边在那里幸灾乐祸,时不时的抡起棒子照着鬼车的脑门来一下。

那无脸人估计是在秦沐这里吃过一个暗亏,又哑巴吃黄连,有苦不能说,因此逮着那鬼车“梆梆”的敲的气劲,每一棍子下去都打得那鬼车狠狠的向下一沉,九个脑袋被冥河的河水一浸泡,又是一顿鬼哭狼嚎。

无脸人打得如此起劲,而丝毫没有发现,秦沐的巫歌也接近尾声,只有秦沐,丝毫不敢放松心神,上古凶兽,就被自己一首歌一唱,无脸人啪啪的两棍子,就能够打挂了?太容易了吧?那还好意思叫做上古凶兽?秦沐可不以为这无脸人的棍子是孙悟空手里的金箍棒,撑死就是一打狗棍。

果然,在无脸人又继续嚣张十几分钟后,秦沐巫歌也终于停了下来,整首巫歌唱完,秦沐自己为抵抗这巫歌都极其耗费心神,整个魂魄都好像虚弱了起来,灵体状态下,本应不会感到疼痛,疲惫,可现在,却都能深切的体会到,甚是蹊跷。

“哎,你终于唱完了。”整首巫歌听完,这无脸人也是受不了,先前要不是秦沐没有说明,无脸人也不会中标,更不会费心去抵抗,因为这种东西,中过一次以后就变得非常的敏感,纵使关闭灵识、听力,无脸人都能够“听见”秦沐的吟唱,仿佛就在你的脑海里,肆无忌惮的开着演唱会。

“这样的损招儿,以后用前,通知一声……”无脸人还没抱怨完,那鬼车突然怪叫一声,九个脑袋四处张望,皆以惊慌的声音怒吼一通,刚刚被秦沐的“死亡之歌”洗礼过的无脸人,再一次让九个脑袋吵得耳膜欲裂,还来不及说什么,只见那鬼车冲天而起,扭着稀稀拉拉的羽毛和已经腐化变黑的身体扑腾着,好似要飞向天空,那带起的冥河的水,劈头盖脸的浇了无脸人一身。

“哎哟……我呸,我让你扑腾,我让你扑腾!”无脸人愣了一下,抹了一脸的水,吐出呛进嘴里的鸟毛,怒不可揭的用长篙一下一下的戳着鬼车的屁股,而鬼车由于全身羽毛打湿,且羽毛残缺不全,扑腾了半天,除了溅出更多的水花让无脸人迷了眼睛,无从下手以外,根本飞不上天空。

九个脑袋登时凄厉的齐鸣,传彻整个冥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