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095凶鸟

095凶鸟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秦沐老脸一红,没感觉自己睡了多久,怎么这无脸人发这样大的脾气,自己也只是打个盹而已啊,一感觉到整个筏子在摇晃就醒来了。亲,眼&快,大量小说免费看。

秦沐不再言语,顺着无脸人的手指向上看去。冥界的天空上,白天为蓝日,晚上为紫月。此时正是白天,大白天的那轮蓝日散发着蓝色的幽光,而在它不远处,一道黑影横亘在天空,似是一只张开翅膀的大鸟,远远望去都有三米左右,不知道靠近了以后,会是什么样子。

秦沐眯着眼睛,冥界的蓝日虽不刺眼,但也夺目,逆光看着那只飞翔着的大鸟,眼睛生疼,最近几年秦沐没怎么照顾自己这双眼睛,有假性近视的趋势,对着强光不自觉的眯起眼睛。

“好家伙,这么大,这是什么?”秦沐话一出口,就觉得不对,补上一句:“冥河之上,何时能有东西飞了?”

无脸人以他那没有五官的脸对着天空,蓝色的日光打在他的脸上,幽暗阴沉,此时秦沐看不到他的表情,却觉得他是面色凝重的:“就是你的美女妹妹。”

“神马?”

“不是神马!是鸟!会飞的大鸟!你眼睛花了?”那无脸人让秦沐一句反问搞得颇为无语,长篙狠狠的踱着水面,那筏子又是一阵摇晃,秦沐一个没抓稳,差点让那无脸人直接甩河里去。

秦沐没有说话,让这老古董弄得彻底没了脾气,这伙计大概近两年没有去上面看看了,很多观念上都落伍人家一截。

“重华怎么有你这么一笨徒弟。”无脸人痛心疾首,好像这徒弟是他收的一样。

秦沐一脸黑线,看这老头越说越离谱,索性不再纠缠这个话题,想着那老头还没回答自己的问题呢,没好气的说道:“我问你那白衣美人去哪里了?你给我指上面,你不要告诉我那东西把她给掳走了!”

“啊呸!”老家伙忍不住,那长篙拍得水面“啪啪”作响:“你丫的就知道看美女,看美女,你这色胚,重华一世英名,怎么就找了你这么个色胚……这十三代巫祝得有多伤心啊……”老头骂骂咧咧了老半天,这才喘了口气,两眼一翻:“你那美女在天上呢!”

秦沐多想提醒这老糊涂一声,重华是第十四代巫祝不是十三代,自己的事情他怎么直接扯到第十三代身上去了,据说十三代活了好几百岁,可抱歉,秦沐在跟着重华学艺的时候,可没有见过。、

跟自己八竿子打不着,怎么就骂骂咧咧的把十三代巫祝都捎上了,这老家伙,毕竟是活了十几万年,脑袋有些不清楚。

可听得无脸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秦沐猛抬头看向那个在空中晃悠的大鸟,有些责备的道:“这客人都被怪物掳上天了,你就不着急?”

“啊呸!”老家伙忍无可忍,那长篙贴着秦沐的脑袋而来,秦沐吓得身形一矮,堪堪得躲过无脸人的攻击,登时觉得这老家伙今天是不是吃错了药,这样凶悍。

“我几时说了那女人被掳上去了?她没掳别人就不错了。”无脸人气得胸前不断起伏着,秦沐想若他有五官,估计现在是一脸凶狠的喘着粗气,如此一想,还是没有五官甚好。

“可是你……一直给我指上面……”说话间,秦沐发现,天空中的黑影越来越大,还不等秦沐说完,一声犹如女子凄厉的惨叫从天际传来,秦沐抬头,发现是那巨大的鸟儿盘旋而下。

那无脸人虽说对秦沐言语间透着凶狠,在那凶鸟俯冲下来之时,连忙扑到秦沐身前,将其压在身下,秦沐仰面躺在筏子上,任由那凶鸟扑腾着翅膀,带着强烈的罡风迎面而来,悄悄的观察着凶鸟的样子,一时间也是惊住了。

扑面而来的,是一只巨大的鸟儿,秦沐见之,遂想起庄周在《逍遥游》里所描绘的鹏鸟,“其翼若垂天之云”正能形容眼前这怪鸟之大,色赤,其叫声若女人凄厉而高亢的尖叫,状似凄惨,这么听来又有点似乌鸦。

那鸟儿只是在竹筏上一飞而过,秦沐瞪大眼睛看着它,只见其竟有九首,每首眼神凶悍,九首齐鸣,那简直就是噪音。

秦沐注意到,这东西自上而下飞过来的时候,并不敢靠竹筏子太近,只是飞到一定高度,一个劲的冲秦沐扑腾着翅膀,如此一来,秦沐倒是无声的乐了,激得上面的怪鸟九首长鸣一声,那感觉,就好像站在一低音炮旁边,明明声音很大,偏生啥都听不见。

在那凶鸟飞下来的同时,秦沐注意到,太过贴近水面的时候,这鸟儿似乎掌握不好平衡,身子一沉,九个头堪堪的贴着秦沐飞过,单个长达数十米的翅膀扑腾了好多下,才缓缓升空,九个脑袋上透着恼怒。

“啪嗒!”什么东西掉落了下来,落在秦沐的脸上,无脸人趴在秦沐身上,感觉到那凶鸟的远去,方才从秦沐身上爬起来,一起来便瞅见秦沐脸上的东西,用手摸了摸,捻了捻。

纵使是无脸人没有五官,秦沐都感觉这货好像有塞进嘴里品尝的趋势,连忙自己坐起来,用手抹了一下,手上是一片殷红,出声急道:“血?”

好在这无脸人没有五官,只是捻了下,秦沐也无从判定他到底是如何“看”的,有些纳闷道:“为什么?你何时伤了它?”

无脸人没好气的说道:“我怎么伤它?这货本来是化成美女,来骗我这个老头子,说是要渡到对岸尝尝轮回的滋味,本来我看今天没什么人,便想着晚些渡,结果让这丫头片子磨了老半天,也确实没看到再有人过来,就载着她启程了。”

“一路上都挺安静的,后来遇上了你,聊了几句,你困了,睡了……妈蛋你睡得跟死猪一样!”无脸人一点点的回忆着,想着秦沐睡得死死的就没来由的冒火,要不是秦沐此时是魂魄的状态,无脸人都有理由怀疑秦沐已经挂了,那么大的声音竟然没有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