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094我心中无佛,何来佛祖?

094我心中无佛,何来佛祖?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秦沐脑中更是搜索着有关离魂症的说法,《聊斋》他真没细看,乍一听这词甚是熟悉,却怎么也想不起来。www.pashuw.com

无脸人叹了口气:“我瞧着重华是个聪慧的,没想到收了这么一个笨徒弟。记性如此之差还担任巫祝,真是前景堪忧啊。”

一席话说得秦沐老脸通红,却也不好反驳,只好等着无脸人的下文。

好在无脸人也只是感叹了两句,就给秦沐科普起来:“蒲先生所绘《聊斋》,确实为一本奇书,这书中大部分倒不是杜撰而来,却有其事,如你所说,你是睡梦中来到这里的,如今所遇,皆是梦……”

无脸人这一说法,秦沐立马皱起眉头,还不待他反驳,那无脸人又幽幽的道:“亦不是梦。”

“此话怎讲?”秦沐急道。

“是梦,是你心中所想,魂牵梦萦,才会在午夜梦回,漂游此地。不是梦,是因在此地中,发生的如此真实,你抚摸那冥河水,是否感觉冰凉?”那无脸人说道:“在《聊斋》中,亦有因于睡梦,而进入地府之人,有的是因为心中执念,有的则是外力所致,老夫观你平日里没心没肺,自是外力所致,只是那个请你下来的人,漏算了一点。”

“什么?”秦沐急忙问道,也没心思管这老家伙一席话下来,连剖析带奚落的,将他说道一番。

“你这臭小子属于地府的常客。哈哈哈哈……”似乎是捉弄到了秦沐一回,那无脸人甚是高兴,毫不留情的哈哈大笑。

“……”秦沐摸摸鼻头,甚是无语,这老家伙没事就喜欢奚落人。本来因着他一番“是梦不是梦”的辩驳理论,还高看了他几分,没想到最后得出个这么个结论。

“你要知道,那人把你直接投入冥河之中,定是居心叵测,若换成了一般魂魄,直接掉入冥河河床底下做石头去了,哪还能有你今天?此人心思歹毒,可见一斑……”无脸人分析得头头是道,倒是没注意秦沐脸上越来越黑的神色。

“我师父第一次把我丢入冥界,就扔进这冥河中的……”秦沐弱弱的说道。

“咳咳咳……”无脸人猝不及防,让秦沐这么一呛,咳了老半天才回过神来,竹篙一顿,任凭那筏子随波如流,满眼的不可置信:“他就不怕你给消亡了?”

“我问过,他说即便是消亡了,他也有法子。”秦沐眼中闪过一丝懊恼:“你说会不会是我师父将我召唤至此。”

“有可能……”无脸人这才挥动长篙:“毕竟你再虚弱,能将你魂魄离体的,怕是全世界,就他一人了。”

“师父召唤我至此,是为什么呢。”秦沐坐在筏子上,看着前方看似近,其实又很远的对岸,那对岸栽着一排千年花叶不相见的曼珠沙华,迎着风,火红色的花朵仿佛就在眼前,只是秦沐知道,这不过是假象,要说在眼前,还是太早。

“那就不知道了。”无脸人也一阵沉默。

“那我要如何回去?”秦沐出声问道,接受着无脸人诧异的目光,补充道:“上次是师父接我回去的。”

“到了对岸找……找鬼门大叔给你开门啊……”无脸人愣了一下,只觉得秦沐好像智商倒退,看来重华骤然的离开,给这小子蒙上不小阴影,凡是跟那重华扯上关系的事情,他就不知道怎么处理,这孩子,终究还是磨砺太少。

“其实还有种法子,看过了,或者做过了,你师父要求你做的事情,你便可以回去,还有种,就是指望某个佛祖游历,送你回去。”无脸人看着秦沐灰头土脸,尝试着出着主意。

“佛祖,”秦沐笑了:“我心中无佛,何来佛祖?”

无脸人一愣,道:“那……你们巫祝的信仰……让第一代巫祝将你送回去?”

秦沐脑袋上拉下一排黑线,“不跟你扯了,你这家伙只知道胡扯。”秦沐哭笑不得,第一代,话说第一代要是看见秦沐如此窝囊,没一掌拍死他,都算不错了。秦沐说完此言,竟是一动不动,闭目养神。

无脸人讪讪的摸了摸鼻头,一言不发撑着长篙,一时间竟是无语。

过了一会,秦沐感到周围摇晃的厉害,睁开眼睛,以为是无脸人的恶作剧,老不羞经常做这种事情,以吓唬那些胆小而“年幼”的鬼,所谓“年幼”则为修炼时间不长,甚至没有修炼过的生魂,听着那些魂魄在筏子上惊恐的尖叫,无脸人总会得到一种近乎于变态的满足。

秦沐睁开眼时,只感觉到筏子的摇晃,并未听到那白衣小美女的惊呼声,心下也是奇怪,张口欲言,第一眼却看见无脸人站在自己不远处,回过头来,对自己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

秦沐不解,眼瞅着这筏子摇晃的频率越来越快,不得不死死的抓着筏子,一边心里暗骂着老不羞不厚道,没事摇晃得这样快做什么,这筏子上可还是有个小姑娘呢,这老不羞不会当着人家的面,打飞机吧?

想及至此,目光环顾了一下那筏子的周围,却不见那白衣美女的踪影,心下大惊,不顾那筏子摇晃得厉害,探出身子环顾四周,只见灰蒙蒙的一片,哪有那白衣小美人的踪迹?

“看什么呢?不要命了?”一只大手拽着秦沐的脖颈就提了进来,正是无脸人,正欲张口嘱咐几句,又是想到了什么,一拍脑门:“哦,对了忘了你这怪胎,掉下去是没事的,管你干啥?”

秦沐脑袋上划下三道黑线,这老家伙还真敢说。

秦沐环顾了下四周,这周围除了那冥河灰色的河水,一望无际,也不知道行驶到了哪里,周围也不见那白衣美人的踪迹,当即悄声问道:“那白衣美女呢?该不会是让你给抖落下去,化成石头了罢?”

那无脸人给秦沐气得一个踉跄,差点一头给栽下去:“你丫的个小兔崽子,睡那么久,老子照顾你不被攻击,你丫的睡的跟死猪似的,一醒来就怨我……你自己看!”说着往天空一指,不再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