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092无脸人

092无脸人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只可惜,秦沐是个例外。看小说首发推荐去眼快看书

早在重华处心积虑的让秦沐魂魄离体,扔进冥界的时候,就已经发现,这厮的鬼魂,压根不怕冥河的水。

要说这冥河,就是阎王那种存在,都无法在里面待一分,而这冥河之上,又下了某种禁制,使得路过的鬼魂,皆不能从上面飞过,只得等待渡河人。

秦沐抹了一把脸,手中传来冥河冰冷的感觉,提醒着秦沐这一切都不是梦境。秦沐心头疑惑,怎么睡一觉,就魂魄离体了?难道是精神力和体力的双重透支,所以自己挂了?

秦沐摇摇头,将这个荒唐的念头排除脑外,方才在睡前,忍着最后一丝疲倦,为那女病人进行催眠,只是灵力再度透支而已,再加上身上的伤,除了疲惫,多好了七七八八,怎么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

况且巫祝在死亡之前,多会提前感应到,这个感应就是重华都支支吾吾,只说是天道的感应,据说有一种被召唤的感觉,之所以他也说不明白,很简单嘛,重华自个儿还没遇到过。

所以秦沐突然挂掉的可能性非常小。

只是这莫名其妙的来到冥界,秦沐也是一头雾水,正思索之时,好像有什么东西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肩膀,秦沐诧异,这会子他可是在冥河当中啊,整个冥界,能安然无恙的立于冥河当中的能有几人?这么一想,一个人影便浮现心头。

一转眼,果然,是那带着斗笠的无脸人,脚踏独木筏,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在那没有五官的一张脸上,秦沐竟然能够感觉出来他在好奇……

独木筏上还坐着一个身穿古代白衣的女子,穿着打扮皆为古典美女,一根毫不起眼的白玉簪子轻轻的挽着秀发,轻蹙峨眉,当真如风拂玉树,雪裹琼苞,面容清丽纯白,褪去了俗气与厌腻,清丽出尘,秀雅柔弱。

秦沐没见过如此风姿的古典美女,一时间竟贪看痴了,直到那无脸人用竹篙戳了秦沐好几下,才回过神来。

那美人的目光深远,仿佛看向冥河的尽头,对于秦沐的目光视若不见,倒是秦沐,兀自尴尬了老半天,这才抓着那无脸人的竹篙,被他一把提了起来。

作为魂魄就是好,从那灰色的冥河里出来,秦沐身上没有沾染上半点水滴,若是爬书网凡胎,此时恐怕已经湿了衣襟,甚是难受了。

至于无脸人,这厮也算是秦沐认识的老人了,早在第一回来冥界,秦沐就直接落入冥河之中,遇上的第一个冥界之人,便是这无脸人,由他所介绍整个的地府,去进行游历。

而在重华离去后的五年中,秦沐常常独自在冥河边上发呆,也不知道为什么,每当秦沐心情不大平静的时候,总爱在冥河旁边发呆,而那无脸人总是一言不发的坐在秦沐的身边,跟秦沐一起看着这片缓缓流淌中的冥河。

整个地府,大体的分为两大部分。

一个,就是俗称的鬼界,多是轮回,或者地狱的地界,除却这个地方,还有个就是鬼界的原著居民,这些居民其实更喜欢把鬼界称之为冥界。所以鬼界,其实就是冥界,只是叫法不同而已。

这个无脸人,就属于冥界的原著居民。

至于为什么来渡河,他从来没有说过,秦沐只知道,这厮跟自己一样,魂魄落入冥河里,不会被伤害,甚至天天在里面洗澡都成,只不过看着冥河这一派的灰色,在里面洗澡的这个想法,秦沐早就给断了。而且他的渡河,是不收取任何费用的。

有人免费为广大冥界居民服务,阎王他老人家也不好阻止,只是每年象征性的表彰一番,或者送上些财物。

无脸人倒不在乎这个,总是来往于冥河的两岸,一早一晚。这冥河,将原著鬼民和死后进入轮回的鬼民,生生隔开。

而无脸人这次的方向,似乎是送这美女去往轮回的地方。

也有鬼界居民做鬼做厌烦了跑去做人,亦有鬼魂因着前生的痛苦,想要留下来做鬼民。正因为这样,冥界的房地产公司也越发的赚钱,如今用阎王的话说,就是人多,鬼也多。放眼望去,整个冥界当真住房紧张啊。

冥界的鬼是分等级的,等级高的,一个鬼住三层小洋房,外带游泳池和小花园。等级低的,一个鬼发一个小小的火柴盒,既省事,又不占地方,反正大家都没有爬书网,谁也不嫌弃啥。

这无脸人虽说在冥界没谋得上个好职位,即公务员,却也得了一套三层小洋房,还有游泳池和小花园,甚至还专门找了两个婢女来服侍他,按理说算是衣食无忧了吧,却偏生喜欢渡河,没办法,整个冥界就他一个可以在冥河上畅通无阻,当然,除却秦沐这个怪胎。

两人有共通点,这活了不知多少万年的无脸人就与秦沐成了忘年交,此时见那秦沐见到白衣女鬼一副痴迷的模样,暗自好笑,用长长的竹篙戳了戳他:“别看了啊,话说,今儿你怎么会下来的?”

无脸人的脸上没有任何五官,喉头微动,秦沐一直觉得这货是用腹语在说话,而且这老家伙也不知道给秦沐留点面子,在人家美女面前就这么当面戳穿,秦沐的脸顿时红到了脖子根。

“我也不知道咋来的,我记得我是在床上睡觉,然后就莫名其妙来了。”秦沐话音刚落,那无脸人探出一只干枯的爪子,在秦沐的脉搏上摸索了一阵,一脸凝重。

“小子,你还没死呢。”

本来无脸人一脸凝重就把秦沐给吓到了,还以为自己是得了什么严重的病,结果这货说出这句,秦沐差点一个没坐稳,直接从船上掉下去。就连那目光深远的白衣女子,听闻此言后,都朝秦沐看了一眼,只是一眼,便飞快的撇过头,目光不知道飘到了何处。

“废话,我当然没死。”秦沐深吸了一口气,纳闷的答道。

“嘿嘿嘿……不就是说说么,既然没死,你咋跑这个地方来了?”无脸人一边撑着长篙,一边询问道,这冥河的宽度大概500里,以这无脸人的速度,一去得两三个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