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085色胚

085色胚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三人没有一人说话,那女人痛苦的捂着胸口,蜷缩着倒在床上,脸上的黑色再度蔓延,这次好像已经开始覆盖另外一边脸,看上去狰狞恐怖,那女人也疼得满床打滚。追莽荒纪,还得上眼快。

三人面面相觑,听着女人痛苦的**和嘶吼,一时间傻了眼。

她的声音宛若深山的母狼,嘶哑的吼着,喊着,那白色的床单几乎让她撕烂。

三个人默默的看了好半晌,秦沐才反应过来,一把抓住判官笔,随意的舔了舔笔尖,二话不说奔着那女病人,小白连忙抓着给秦沐吊水的那个点滴架,跟着扑了过去。

多年的默契已经让秦沐不需要用言语言说,只是一个眼神,小白就能明白。

小白将点滴架放在一边,空出手来,冲司空露喊了句“帮忙”,小女人踩着高跟鞋迈着小碎步走了过来,两人一左一右,死死的摁住躺在床上的女人。

那女人动弹不得,双手死死的揪住床单,此时,她那半个脸上的黑色东西正一点点的朝另外半个脸上蔓延,仔细看好像又不是一整块,而是像蚂蚁一样,密密麻麻的爬成一块,宛若活物,朝另外一边完好无损的脸上移动过去。

秦沐判官笔在女人黑色的痣上轻轻一点,那痣就好像凝固了一般,停留了下来,手中微动,一道道渗着白色灵力的符文一点点的注入女人的黑色痣,同时口里吟唱起了反生。

以秦沐现在的状态,吟唱反生,是相当危险的,搞不好,会将自己给搭进去,司空露不懂,可是小白懂,眼眶登时就湿润了,它更不敢打断秦沐的巫歌,要知道,没吟唱完,跟吟唱完之后所产生的反噬效果,区别可大了。

其实像这种情况,就是使用第22篇巫歌,恢复,也一样有效果,但是没有反生的效果好,反正能让这黑色的痣彻底消失,而恢复,只能让那女人恢复到的样子,即那黑色的痣只占据一半脸的模样。治病,治标不治本,那就不叫治病,叫折腾。

秦沐的反正歌很快就有了效果,女人脸上的黑色很快的退去,顺着秦沐判官笔的走向一点点的退却,如同潮水一般,逐渐的露出女人原先白皙的面庞。

在那黑色的痣开始蔓延的时候,秦沐就觉得这是虚症,如今看来确实如此。

秦沐的脑门上的汗珠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那女人在黑色的“痣”如同潮水般退却的时候,便不感觉到疼了,只感觉到脸上一股股清凉,慢慢的注入肌肤,那是秦沐的笔触,缓缓的游走,承载着灵力,书写着符文。

女人的脸微红,秦沐丝毫没有发觉,当黑色的“痣”顺着笔触一点点的退却至女人脖子以下,秦沐一直在黑色的“痣”上面做着符文,抬头看了一眼小白,只需要一个眼神,小白就知道秦沐要干啥。

此时就算松开了女人的手,女人也不会反抗,她完全沉浸在,秦沐给她带来的舒服的感觉中,这种感觉,从未有过。

小白腾出手来麻利的扯了女人的上半截衣服,那黑色的“痣”的源头,居然延伸进了女人左半边**,只是犹豫了一秒,小白就直接扯了人家的胸罩。

女人的身材不错,两只玉兔弹跳着暴露在空气中,玉峰微微打颤,顶上红色的乳,晕,乳,晕很大,乳,头挺翘,调皮的在空气中颤动着。

就是一旁的司空露,脸上都红了,顺便偷偷瞄着自己的尺寸,和病床上的这个女人相比起来,可就是小巫见大巫,看着秦沐认真而坚毅的侧脸,司空露暗啐一口,这小白也太不地道了,怎么能直接扯掉人家的胸罩呢。

上身一凉,让女人只顾着享受舒服的大脑,有些清醒过来,正想拉住自己的衣襟,又让小白压了个死紧。

秦沐却压根没有看这些,黑色的“痣”在反生的效果下,让时间倒转,使得对象恢复到最初始的样子,那蔓延着的黑色极速缩小,最后变成一个指甲盖大小,隐藏于女人的左胸。

秦沐的反生歌也吟唱完毕。

脑门上渗出豆大的汗珠,意识渐渐的模糊,秦沐却硬挺着没让自己倒下,因为那黑色的“痣”还没有彻底消失,只要没有彻底消失,那么总有一天会反扑。

在判官笔于女人身上留下最后一笔,一连串的白色符文在她的身上闪现,一点点的渗透于女人的肌肤,仿佛从未出现过。

这种符文类似于缚灵符,也是属于封印的符咒,这样一路封印下来,至少保证这黑色的“痣”在短时间内,不会再“长大”。

反正歌已经唱完了,符文也已经写完,秦沐皱着眉头观察着女人身上那块指甲盖大小的“痣”,先是用判官笔点了点,很是疑惑,反正的效果他是知道的,为什么在吟唱完之后,却没有完全消失呢?

秦沐好奇的用手戳了戳,发现那“痣”上下波动起来,这个现象太奇怪了,好端端的怎么会乱动呢?

“小白,你来看看,这东西到底是什么?怎么动了一下波动得这样厉害?”秦沐自己研究不成,还喊了小白过来研究。

小白用手指戳了戳,也是这样,很是疑惑:“沐沐,反正歌你到底吟唱完没有。”

“废话,一字不差,还没有偷工减料。”秦沐给小白问得一乐,这一笑牵扯了脑后部的神经,疼得秦沐龇牙咧嘴。

司空露看不下去了,这俩二货,一把扯了被子捂住那女病人胸前的春光,冲着秦沐道,“你这色胚。”然后瞪了一眼小白:“你是小色胚!”

小白登时明白过来,脸色微红,他们在那戳人家的胸部,还在那研究波动不波动,小白觉得自己的老脸都要丢光了啊。

“莫非这玩意以前就这样?”秦沐拍了下女病人的肩膀问:“你的左胸是不是有颗指甲盖大小的痣?”

女病人面色潮红,羞答答的点了点头。

秦沐揉了揉脑袋,反生歌的后劲上来了,头疼欲裂,问小白:“她是不是还有什么不对,脸怎么这样红……”秦沐刚说完,就抱着脑袋晕倒在地上。整个后背都汗湿了,小白连忙抽手扶住秦沐,与司空露大眼瞪小眼,皆是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