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080奇怪的病人

080奇怪的病人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看到这里,再想想后来文秀以人类的身份重活一世,同司空文征孕有一女,这本来是极好的事情,男欢女爱,再平常不过。看书神器爬书网只是一想到文秀这人类的身份,其背后要有999个无辜的人类贡献出心脏,秦沐就心里犯恶心。

所以那个时候,重华采用那样的方法使两个人再次阴阳两隔,怕是这个事情,重华都没有告诉司空文征,暗地来的。

记得那鬼婴好像说过,司空文征的命盘不一般,的确,在梦境中,秦沐也进行了掐算,古代的司空文征命盘就已经很不一般了,比起现在命盘上百花开放的地步差不了多少。那个时候的司空文征,其命盘上没有生生打断的那道裂痕,因为古代他和那种吃人心的怪物搅合在一起,因此天道就改了他的命盘吧。

说到底,重华还是用他的方法保护着司空文征,甚至不惜与天作对。

他们的爱没有罪,可是用错了方法。

想到这里,秦沐忽然看到周围的景色呈现出一种巨大的漩涡状,白色的,泛着荧光的漩涡包围着他,与此同时,脑袋里升起一种无能为力的眩晕感,那种感觉十分难受,尤其是秦沐这种,明明那种眩晕感让自己想闭上眼睛,可又偏偏死扛着,结果导致那眩晕感的后面还跟了个恶心的感觉。

眼前骤然一黑,脑中那眩晕感格外强烈,接下来的事情秦沐也就不知道了,好像是睡着了,只是没有做梦。

这个觉是自然醒的。

再次醒来,眼前多了个模模糊糊的黑影,秦沐揉揉眼睛,全身上下说不出的一股舒畅,毕竟很久没有这样肆意的休息过了。身边却传来一种冰冷的触感,惊得秦沐浑身一个激灵,眼前的景物也渐渐的清晰起来。

那是一个头发及腰的女人,低着头,所有头发都挡着自己的脸,穿着病号服,正一瞬不瞬的看着秦沐。

“你……你是?”秦沐愣了一下,这女人这造型让他第一个反应就是死在医院里的鬼魂,这毕竟是医院,再好的医院里,都会有一些在梦中,因为疾病死去的病人,茫然不知自己已然死去,而到处游荡的魂魄。

一般来说,像医院这种地方,附近一定会有一个黑无常或者白无常,值班。要知道黑白无常的勾魂数量,可是决定他们每个月工资多少的一个标准,不是所有的黑白无常都像黑珍珠一样,有个无敌的老爸,可以不用勾魂,随心所欲的四处游荡。

灯光下,依然有那女人的影子,秦沐看着被子上的影子,无声的乐了,自己睡糊涂了,这女人,怎么可能是鬼。不过这人身上的寒气很重,正常人,哪里有这样重的寒气,话又说回来了,正常人怎么会进医院。

“我……我想……跟你换……换床位……我不喜欢……有……有窗户……的……”女人说话断断续续,声音沙哑到跟个破旧风箱似的,话还没说完,秦沐就懂了。

看了一眼窗户上那几盆开败了的花,秦沐疑惑道:“这窗户旁不好么,风景不错,空气也新鲜。”秦沐瞅了一眼那女人,估摸着这就应该是于医生所说的,下午新进来的那个病人吧,难道现在已经下午了?

这女人看上去不像是有什么大病痛的人,应该不会半夜里闹得别人睡不着觉吧。那于医生,也太夸张了。

女人听罢秦沐的话没有言语,只是冷冷得注视着秦沐。

秦沐被这目光看得极为不自在,女人浑身散发的冷气让他颇为不舒服,对视了一会便败下阵来,秦沐无奈道:“我跟你换。”

女人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移到一旁,静静的看着,似乎等着秦沐下床。

这有点赶鸭子上架的感觉,这样的逼迫,秦沐颇为不爽,可看对方是个女的,觉得自己这一大老爷们去计较这个实在是有点那啥了,便不再言语,乖乖的收拾东西,挪到了窗户边上的那个床位。

秦沐忙活来忙活去,把小白他们几个带给他的水果和鲜花安顿好,折腾了老半天,一回头,得,那女人直挺挺的躺在床上,被子也不盖,穿着个病号服,头发全部盖在脸上。

若不是这女人的双手交叠盖在腹部,秦沐会以为这家伙是直挺挺的趴在床上的。

瞅着那女人那双白皙的双手,秦沐琢磨着应该不算是一个丑女,怎地要天天把一张脸给遮住,再说了,这头发全部都梳到前面的样子,太吓人了。

“你……在……看什么……”女人说话的声音传来,依旧嘶哑,正全神贯注的打量人家的秦沐惊了一跳,暗忖道这女人不是把脸都盖住了么,她怎么知道自己在打量她呢?

“额……咳咳咳……”秦沐脸皮不是一般的厚,咳嗽了老半天,把话题岔过去了:“今天天气不错哈。”

秦沐话音刚落,窗外“轰隆”一声,像是对应着秦沐的话一样,哗啦啦的下起了大雨,宁城的天气,向来是这样的阴晴不定,想下雨的时候便下雨,没有半点预兆。

秦沐尴尬的摸摸鼻头,不知道为什么,竟不敢看那平躺着的女人,听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秦沐的思绪却不知道飘到了什么地方。

那个梦境太真实了,为何会在医院进入这样的梦境?秦沐一愣,找出那几颗舍利子。在睡觉之前,他是把这些舍利子放在自己的枕头下面,本想着去缅怀大师,却不想竟做了这样的梦。

由于秦沐的手机在司空府的湖水中浸泡过,基本上如同铁板一块,报废了,秦沐找了一圈,都没有发现能看到时间的东西,这医院也是奇怪,病房里都不挂个钟,连着睡了多久都不知道。

小白事无巨细,竟然忘记了把他的手机给拿过来,倒是给他带了判官笔过来,秦沐现在在医院,就他那身体状况,刚把东西收拾好,折腾完,累的手直发抖,秦沐深吸了几口气,因着外头突然落了雨,秦沐只好哆嗦着手尝试关上窗户,不然到了晚上,那床就别想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