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078梦境

078梦境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秦沐好奇的跟在那小孩身后,因为这是一个人的记忆,所以秦沐的存在近乎透明,这里任何人,都不会发现秦沐的存在,包括这梦境的主人。追小说哪里快去眼快

小孩子很是雀跃的向前走去,大概是走到一半的时候不再动了,站在河边溜达了几圈,显得十分焦灼的样子,四处喊人又得不到回应。

秦沐只是远远的坠着,并没有靠近,此时见那小孩一脸焦急的样子甚为有趣,这小屁孩儿能有什么事情,让他急成这样?

秦沐走了过去,只见那看起来不深的河水里,漂浮着一个身着轻纱的女人,那女人一袭青色轻纱,轻纱内竟然什么都没有,因为打湿了贴在那女人胸前,隐隐约约仿佛还能看见胸前那两点嫣红。

“姐姐——姐姐——你不要站在水里呀!姐姐——”孩童着急的在岸边喊着,迈着小短腿儿着急的在岸边跑过来跑过去,他甚至跑进了河里,只是他那小短腿,刚一进去,就已经没入了膝盖。

“姐姐——你站着不要动,小文救你。”小屁孩强忍着对水的畏惧,一点点的走向了那个站在河中心的女人,那女人一直低着头,头发垂下来遮住了面容,秦沐也看不真切,究竟是怎么个样子。

在那小孩快要靠近那女人的时候,此时的河水已经没入他的胸前,连秦沐都为了他着急,在岸边转来转去,在小孩的意识中,秦沐属于那种并不存在的东西,这里是他的梦境,他就是这梦境里的神,他说谁存在就存在,不存在的,永远不存在。

秦沐走过去,徒劳打抱起河水中心的那个小孩,他的手生生的穿过那小孩的身体,无济于事,苦笑一声,明明早就想到了的。

只是无意间瞟了一眼,那旁边一直静立着的女人,此时女人微微昂起了头,漆黑如墨的头发下面,是一张无比熟悉的脸。

文秀。

记忆中的某张脸,终于与那小孩吻合,这不就是司空文征的缩小版么?只是梳着那样的总角发髻,有些认不出来罢了。

联想到文秀曾经说过,因为爱司空文征,才会舍弃了修为跟他在一起,也就是说,很早之前,文秀只是一个鬼物。

想到这里,秦沐倏然一惊,再看向那小孩之时,明明水位已经没入胸口,却还执拗的抓着文秀的衣襟不放,纯真的小脸上没有一丝杂质,眼睛清澈见底。

文秀勾起一丝嘲讽的笑容,伸手摸向孩子的额头,却被这样纯净的目光看得有些犹豫。

河底仿佛某种东西发出难听的尖啸声,秦沐一愣,想起在湖心小岛遇见的紫色孩子来,还真让秦沐给猜对了,文秀先前和那紫色巨婴是一体的,属于鬼嗜的变体。

听着这样的声音,文秀目光一派决绝,仿佛是下了某种决心,手臂搭上小孩的肩膀,只是那一瞬,河水涌动,文秀的背后升起了血盆大口,小孩只是看了一眼,便身如抖筛。

“姐姐,快跑!”小孩咬着牙,强忍着恐惧说道,明明自己都那么害怕了,还拖着个人跑,在这样的河水里,怎么可能跑得脱。

秦沐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眼见着小孩被血盆大口吞入其中,和紫色巨婴战斗过,知道那巨婴就是不咀嚼,其舌头内都有腐蚀性的东西,这样的东西那小孩若是沾染上了一点,都可能命丧黄泉。

然而秦沐所担心的,最终没有发生,在最后关头,女子猛然将那小孩推出水面,自己带着下面的东西,沉入了河底。

只留孩子茫然的神情,在河上哇哇啼哭。

周遭画面一阵扭曲,并且泛着强烈的白光,在这样强烈的光芒下,秦沐不得不闭上双眼,再度睁开时,发现依旧是那条小河,那个孩子长大了些许,正趴在地上对着那片河流说话。

“姐姐,今天夫子夸我了呢。”

“姐姐,你好漂亮,为什么不从这里离开呢?”

“姐姐,这是娘亲做的馒头,可好吃呢,你尝尝可好。”

“……”

秦沐站在男孩的身边,最开始的时候,文秀只是如同第一次一般静立在水中,后来便慢慢靠近,同男孩嬉戏玩耍,而男孩,每天的来来往往,上学前或者放学后,都要在这条河边,同文秀戏耍一番。

有许多次,文秀都有机会出手吃掉这个孩子,可每每到最后,却看着孩子的纯净的面容,不肯下手。

而每当他走后,文秀总是静立于水面,久久的望着孩子离去的方向,眼神从最开始的不解,到最后的依依不舍。

从男孩最开始稚嫩的面容,渐渐长大,成为一个带着羞涩笑容的少年,秦沐站在路边,犹如那些沉默的树,默默的看着孩子的成长,唯一不变的,是他一如既往的身影。

别说那文秀了,就是秦沐,都感动。

就这样的日子,不知道过了多少年,男孩从最开始的稚童,长成了翩翩少年,那日,他穿着新衣,背着新做的书包——是用竹子拼凑起来的,言笑晏晏的来到河边,告诉那个从小陪他长到大的女子。

“姐姐,我要进京赶考了,等做了大官,就迎娶姐姐回家。”

那日文秀没有浮出水面,她躲在水下静静的听着孩子的誓言,孩子执拗的在河边等着文秀现身,可这一等便是一个晚上,到了天亮,孩子无奈的离开。

文秀笑着摇头,看着孩子怅然的背影,泪水溢满眼眶,望着男孩离去的方向,她知道自己的身份,知道两人永远不可逾越过去的鸿沟。

之后的很久,男孩都没有来过。

文秀经常趴在岸边等,等了好久好久,从春天到冬天,从冬天到夏天,一年又一年,路边的叶子黄了,又绿了,岸边的杂草深了,又浅了。

一年年,一月月,男孩终究没有出现。

看到这里,秦沐恍然,这哪里是司空文征的梦境,司空文征那老货喝过了孟婆汤,再次投胎于司空家,他怎么可能记得从前的事情,唯一的可能,这是那鬼嗜文秀最后的梦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