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071挤爆

071挤爆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小丫头,别信口雌黄了,这东西会是那黑色木偶?”巨汉的声音不屑的响起:“我当年看到的不过是个干瘪小人,头大身子小,样子很凶而已,哪里这样肥壮了?”

小丫头的声音沉默了下来,有些迟疑,一个不曾听过的中年女人的声音响起:“我也是隐隐约约的看到过一回,倒也不是这样胖,也不是什么干瘪,很正常的一个小人,看上去就像一个几个月大的小婴儿,那个时候是老夫人所供着的……奴婢以为是老夫人想念孙子,特地命人雕刻一个……”

下面的话隐隐约约听不清楚了,貌似一群鬼说道这个份上,一齐探讨去了,自信听来密密麻麻都是说话声,分不清楚孰是孰非。看完美世界最新章节,去眼快杠杠的。

秦沐看了已经惊呆了的司空文征一眼,二话不说的就在其身上施加一个符文,然后拼了命的把这货往缚灵袋里面塞。

这是硬塞,丝毫不顾及司空文征的感受,想想缚灵袋就巴掌大小的地方,愣是把一个成人大小的司空文征给塞进去,司空文征那张脸都给挤得变形了。

“要帮忙吗?”巨汉在缚灵袋里面说到。

“把他给我看紧了。”秦沐随口嘱咐一声,将司空文征全部塞进去之后,连忙将缚灵袋拉紧。

“遵命!”巨汉大吼一声,隐隐约约还能够听见司空文征的咒骂秦沐的声音。

秦沐一把将那缚灵袋塞进怀里,对上的则是紫色巨婴那双血红色的眼睛,一片血红的眼睛传达着愤怒,盯着秦沐很是不满。

“呃……”秦沐愣了一下,此人反应极其迟钝,怕是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

紫色巨婴不干了,尖声的咆哮着,这种婴儿叫喊尖锐而嘹亮,刺激着秦沐的耳膜,秦沐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他把人家的零食给抢了。

再抬起头,赫然对上的是紫色巨婴那张靠近的巨脸。秦沐手中的判官笔突然涨到最大,在紫色巨婴惊愕的眼神中,秦沐一个窜身,几个起落跳到那巨婴的背脊上。

“天枢!”秦沐大吼一声,那涨的三尺长的判官笔,对准紫色巨婴的背脊就插了下去,现在的紫色巨婴,身上纵使有鳞片挡着,还是让秦沐扎了进去,那看起来软绵绵的笔毛,在秦沐灵力的滋润下,坚硬如铁。

那紫色巨婴疼得满地打滚,疼得到处奔跑,边上的树木都遭了殃,倒了一片,它晃动着身子想把秦沐从身体上甩下去,却任它如何扭动都无法将秦沐彻底丢掉。

反而在移动的过程中,秦沐猛地抽走那只判官笔,那种感觉就跟刀子扎进去又猛地抽出来一般,那紫色巨婴疼得嚎叫,那道伤口约碗口大小,从里到外,闪烁着白色的光芒。

老和尚见状,复又开始念经,此时金色的眼睛再次把其金色的光芒照射在大地上,那紫色巨婴在这样的光芒下显得迟缓起来,偶尔那血红色的眼睛对上了天空中那只金色的眼睛,还被刺激得半天睁不开。

“天璇!”又是一次狠狠的穿刺,紫色巨婴再次发出嚎叫,满场奔跑起来。

秦沐紧紧的抓住判官笔,挂在上面两脚几乎腾空,底下的文秀自然不会准许秦沐这样欺负紫色巨婴,可是她根本不能动,那金色的眼睛所射出的光芒,她根本无法抵抗,想了想,似乎是几个手印下去,周围的地面又蠢蠢欲动起来,仿佛是什么东西即将破土而出。

“这次又是什么?”秦沐纵使在那巨婴的背上,都能感觉到冲天的怨气,这天空中散发着不详与不幸。

只见那白玉回廊周围的那些桃树,开始散发着冲天的怨气,这样的排列,正好形成一个奇怪的阵法,秦沐看着有些眼熟,可又想不起来是什么。

天空中形成了一个黑色的漩涡,漩涡的中心正是那湖心小岛,黑色的鬼气在空中翻滚着,咆哮着,仿佛随时都能冲出来的样子。

这迫使秦沐加快了步伐,只看见一个虚影在紫色巨婴身上快速移动,听得秦沐一声声爆喝。

“天玑!”

“天权!”

“玉衡!”

“开阳!”

“摇光!”

随着秦沐最后一声,秦沐每念一次,就在紫色巨婴的背后留下一个碗口大小的伤口,这样的伤口很奇怪的没有流出血来,和第一个伤口一样,闪烁着白色的光芒。

紫色巨婴疼的遍地打滚,黑气在空中盘旋着,与地面上那是几棵桃树结合起来,风中,似乎响起了不知道谁的喃喃私语,缓慢,沉重,仔细听来,竟是重复念着一个“死”字。

老和尚吐出一口鲜血,整张脸灰白起来,他知道秦沐此时一定是想布下什么阵法,之前秦沐所念及的名字倒是耳熟,是北斗七星的名字,而秦沐在紫色巨婴身上所留下的那七个闪着白光的伤口,排列方法,正与北斗七星一模一样,丝毫不差。

“天地万法,斗转阴阳!”秦沐看着那越来越凝重如同实质般的黑气,正一点点的修复和吞噬着紫色巨婴背脊上的“北斗七星”,纵使体内的灵力已经空荡荡了,还咬着牙,吟唱道。

秦沐吟唱至此,那紫色巨婴只感觉到自身好像千疮百孔都有蚊蚁在噬咬一般,万分的疼痛,身体中所包含着的生机正一点点的流失,通过那七个碗口大小的洞。

“缚!”秦沐双手结印,从那七个碗口大小的洞里面,伸出白色的触手,很快便蔓延整个紫色巨婴的全身,并且紧紧的勒着,有些地方已经勒出了血,他的血呈现出一种紫黑色,并散发着一股恶臭,除此之外,那血液跟唾液一般,貌似还有腐蚀的作用,只是秦沐造成的伤口中伸出的白色的,带着光的“绳子”,并不是一个区区腐蚀,就能够消灭掉的。

那些白光只是闪了闪,反而勒得更紧了,那婴儿身上大部分肉都挤在一起,仿佛随时都可能被挤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