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070命盘

070命盘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秦沐一愣,心说手边也没有什么收魂魄的,想了想,从怀中拿出那个缚灵袋,微微打开一个口子,对准司空文征的魂魄,与此同时右手以剑指,飞速的在缚灵袋上画下一个符文。看小说首发推荐去眼快看书

一股巨大的吸力从缚灵袋上传来,司空文征的魂魄不可抑制的朝秦沐飘了过去,文秀先是一惊,然后便扯住司空文征的一只衣袖,一时间,两人竟然呈现出一种拉锯的模式。

“臭娘们,给我放手。”秦沐眼见着那司空文征有一种要分魂的趋势,口不择言,忍不住将手里唯一两张唤雷符都丢了出去,两道拇指粗细的雷电迅速缠绕住文秀。

文秀“啊”的惊呼一声,同时使劲一扯,司空文征的左臂被生生撕开,这种灵魂上的撕裂不比爬书网,爬书网上只是疼痛,而灵魂则是虚弱,那种生机一点点的从身体中抽离的感觉并不好受,当司空文征被秦沐像擒小鸡般的抓在手里的时候,脸色发绿。

司空文征的左臂很快的“长”了出来,只是他的魂体看上去比先前透明了很多,仿佛一阵风都能吹跑似的。

“你……又是你!你师父好好的,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弟子?”司空文征看了秦沐一眼,不过以他现在的状态,没法从秦沐的手中挣脱出来,只得跳脚骂娘。

更让人吃惊的事情发生了,那文秀抢夺了司空文征身上的一只左臂,紧接着就是送到那紫色婴儿的嘴边,那婴儿吧嗒吧嗒的吃掉,只是一瞬间,周围的黑气便浓重了许多。

“文秀……”司空文征脸色惨白,不过他本来就已经死了,从脸色看不出什么,“你怎么……”

“我怎么?”文秀温柔的抚摸着紫色巨婴粗壮的小腿,以她的身高只能到这里,“你不是说很爱我么,连这点小事都不能帮我了?”

司空文征被噎得一愣,紧接着诺诺的说道:“我爱你,我……我愿意帮你做任何事情……”司空文征闭上眼睛,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身上有种东西被渐渐玻璃,一时间的虚弱让他有些受不了。

那紫色婴儿吧嗒吧嗒的“吃”完了司空文征的左臂,舔了舔嘴唇,尖啸一声,很是贪婪的看着司空文征。

此时,秦沐发现,这紫色婴儿在吃下司空文征的左臂之后,他的身上覆起了一层类似于铠甲的紫色甲片,牢牢的把全身的皮肤都裹在里面,包括脸上的,这么看上去,这货陡然间恶心了不少,可是却不惧怕金色眼睛的光芒了。

这真是个奇怪的现象,天空上有这么多黑气所凝聚的魂魄这熊孩子不吃,唯独吃司空文征的?难道只是因为文秀的嫉恨?这也说不通啊。

而且司空文征的魂魄是补品么,就是吃下这么一只小小的左臂,都能让他这样嚣张。

“小施主难道没有观看此人的命盘么?”金色眼睛的光芒奈何不了他,老和尚索性收了攻势,微微的喘着气,秦沐猜想他是为了下一次攻击做准备。

“此人的命盘我看了,生生被打断了。”秦沐老老实实的交待。

“呵呵,也就只有你会这样认为,此人的命盘奇特,若那道打断的裂痕,作为人王亦不为过……”老和尚徐徐而道:“只可惜……”

秦沐了然,司空文征命盘奇特,若是没有那裂痕,必有一番作为,这样的命盘,若是放在古代,不是帝王就是掌握了实权的宰相或者大臣,放在商业界,必是一代翘楚,亿万富翁。

只是他的命盘,是打断了的。

“小施主可知人的命盘和气运是固定的?一生下来皆如此。但是可以后天进行一定的影响,只是这种影响,并不会造成太大的出入……”老和尚道。

老和尚的话秦沐点头表示赞同,他有时候收取病人身上的气运作为诊金的时候,会清楚的感觉到,在收取一部分之后,对方的气运只是变得稀薄,而不是完全消失,这样稀薄的气运,在其生活中会慢慢增加。

而司空文征却是生生打断。

“那女娃娃爱你是不错。”老和尚冲着司空文征说道,此时他被秦沐倒拎着,挣扎着,都无济于事。秦沐有些疑惑这老和尚还真赶时髦啊,这么大把年纪了,还爱呀爱的,修佛之人不是禁六欲的么?

“只是她爱你身上的灵魂,胜过爱你。”老和尚双手合十,佛号了一声,道:“你身上的气运和命运,对于她来说,可是大补之物。”

秦沐恍然,难怪那紫色巨婴吃下司空文征一只左臂会如此强悍,可话又说回来了,他变得这样强悍,该怎样对付呢?

“不……不可能……”司空文征一脸呆滞。

“你还不明白么?我都明白了。”秦沐叹了口气:“当初重华在你身上种下固若金汤其实就是这个意思,希望这个去保护你,其实师父他考虑的很多的,主要是为了救你,你的命盘属于天定,却遇上邪恶之人,生生的改了你的命盘,。”

其实秦沐也吃不准重华的意思,重华或许也对这魂魄敢兴趣,想要这魂魄做他的侍灵,所以才会这样下“血本”。

老和尚说的没错,这样的魂魄,若是放在古代,定位人王,如此的气运,对修为有很好的帮助,纵使他本身没有什么能力,若是做了重华的侍灵,重华的修炼之途,也能坦荡许多。

但是以秦沐对重华的了解,若是单纯的为了司空文征的魂魄,却是不可能,或许真的是重华的怜悯之心一发而不可收。

这被生生打断了的命盘,还能存活这么久,一多半都是重华的功劳,他把这女人和司空文征分开,女人也是为了司空文征身上的气运,所以才出手生生截走了司空文征的命定。

紫色巨婴爆出一声不爽的尖叫,文秀连忙安慰。

缚灵袋还开着一个小口,巨汉的声音在场中响起:“那女人,那女人怎么还活着……她就是当年司空文征的老婆,怪异的女子,供奉那黑色木偶……”

秦沐脑袋嗡的一声,当年?他当然知道巨汉所说的当年是什么意思,司空文征,这个名字,也是司空家的最早家主!急忙问道:“那紫色巨婴是什么?”

“……”缚灵袋里沉默一阵,一个小丫头的声音响起:“就是那个黑色木偶,我见过的就是这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