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064对峙

064对峙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那白衣女子一口鲜血吐在自己衣襟上,看上去有些可怕,司空文征此时也缓过劲来,但明显不如原先灵活,看见白衣女子吐血,登时不乐意了,挣扎了半天朝那老和尚蹦过去,看那样子是打算拼命,看着司空文征有些别扭的样子,秦沐想,莫非是尸体腐烂的太过于厉害,或者是僵化了?

老家伙蹦跶了半天,还没摸着老和尚的衣角,老和尚又是轻描淡写的一挥,那司空文征一个倒仰,这次倒是没飞出去,身上亮起一个淡淡的金色光华,虽然是抵挡住了攻击,可这冲击力倒是不小,让司空文征差点没站稳。追莽荒纪,还得上眼快。

秦沐一看,那金色光华比起秦沐动手的时候黯淡了不少,且在接下老和尚一记之后,出现了裂缝。

司空文征明显是尸体用了好久,僵掉了,连带着脑袋也转不过弯来,明显看见固若金汤已经出了问题,还执着得朝着老和尚那里蹦,一副凶狠的样子。

秦沐赶忙跑过去拦住这二货,那老和尚看起来挺厉害,又是会气功又能瞬发符咒,若是司空文征真挂在他手上就麻烦了,毕竟秦沐是被司空露委托来寻他的父亲司空文征的。

可秦沐的阻拦司空文征压根不放在眼里,心无旁骛的往前蹦,秦沐执着且三番五次的挡在他的面前,司空文征一把捉住秦沐的双肩,好不留情的就咬了下去。

秦沐的力量跟已经异变了的司空文征根本不是一个段数,只觉得司空文征那两只手如同两只钳子一般,像两只锁链牢牢的锁住自己,动弹不得。

情急之下,秦沐手持判官笔狠狠的朝对方的后心窝刺了下去。

司空文征的身上再次亮起固若金汤,抵当住了判官笔的攻击,震得秦沐虎口发麻。秦沐看见这巫术,胸口就憋着一股气,嘴对着司空文征的耳朵,一声尖啸从口中发出。

因那司空文征离着秦沐最近,这音爆的威力让他一愣神,耳朵里缓缓的,流出殷红的血,趁着这个空隙,秦沐一扭身脱离了司空文征的钳制,冲着司空文征心口就是一脚。

司空文征还处于呆愣的状态没有反应过来,秦沐一想到这货身上重华所下的巫术,反而反过来“欺负”他,气就不打一处来,想也不想,张口就开始吟唱。

这是三十三篇章巫歌当中的第11章,当初对着朱天使用过,秦沐也只是用了11章巫歌的前半部分,趁着对方还处于呆愣之中,直接催眠他了事。

巫歌一响起白衣女子和老和尚皆是一愣,老和尚眉头一皱,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而白衣女子则是更加怨怼的看着秦沐,那眼神,仿佛要把秦沐的背后烧出一个洞来。

秦沐的巫歌属于那种无差别攻击,在场的,除了他自己,几乎全中招,白衣女子脸色发青,笼罩在阁楼前面的水幕已经没有了,她几乎全力抵抗着秦沐的巫歌,就算把耳朵捂上,都无济于事,一股浓浓的睡意袭来。

而老和尚则是佛号一声,双手合十,闭上双眼开始念经,话说,这声音,在白衣女子听来,和催眠曲没有任何区别,反而更想睡觉了。

秦沐的灵力不足以支撑这首巫歌太久,当司空文征彻底闭上双眼的时候,秦沐累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满头大汗。

“终于睡过去了,这僵尸的抵抗力难道比人的厉害?”秦沐这声嘟囔不算太大声,可是在场的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老和尚一听得秦沐此言,便挣了眼睛,冲着秦沐一声“阿弥陀佛”。

秦沐擦着汗,转过头讪笑一声:“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在这样厉害的老和尚面前,秦沐突然觉得自己有种鲁班门前弄大斧的感觉,要是重华知道,秦沐居然对着一个外人,还是不同道的产生如此强烈的羡慕之情,不知道会不会气死。

“施主与我佛有缘,甚是聪慧。恕老衲冒昧,施主是否和第十四代巫祝有些渊源?”老和尚说话很慢,让秦沐听着有些不习惯,尤其是那老和尚说话半文半白,听起来尤其别扭。

“正是家师。”秦沐也被老和尚给传染了。

“原来如此,真是英雄出少年啊。”老和尚的一句话,让秦沐老脸通红,不过这厮脸皮还不是一般的厚,一般人听到这等赞美之词,多会谦虚一番,毕竟华夏素来如此。

而到了秦沐这里,居然听得此言后,这厮连声说道:“应该如此,应该如此。”

老和尚听得此言,笑而不语。

倒是白衣女子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许是看秦沐不爽,在秦沐说完之后一声冷笑:“重华当真是收了个好徒弟。”

“你……”好在秦沐不笨,听出了她这话的嘲讽之意,不过他有些奇怪为什么眼前这位也知道重华,听那语气还很熟。

不过她有点低估秦大官人的脸皮厚度,只听得秦大官人幽幽的说道:“那当然。”言语中毫不吝啬得意之情。

“你……”这下轮到白衣女子气结了,随即冷笑一声:“重华要是知道他这徒弟连一群水猴子都对付不了,还要借助外力,真不知道要气成什么样。”

说的好像有多了解重华似的,秦沐实在是反感眼前这女的那口气,不知怎么的,又想起了那个在金色年华处处克制自己的半脸人,秦沐口不择言道:“说的好像跟我师父有多亲密似的,若是你真的跟他亲密,也就不至于让师父单身多年了。”

是啊,秦沐在心中补上一句,吃了重华做的二十年的饭菜,那滋味,还不如吃二十年方便面呢。有多少个夜晚,秦沐想过,重华该给自己找个师母。

白衣女子让这句话给噎了半天,指着秦沐半晌说不出话来,秦沐好整以暇的在下面打坐恢复灵力,那白衣女子指着指着突然笑了,看得秦沐打了个激灵。

一道黑色的光华如同射线一般,直直的,在没有任何预兆下从白衣女子的指尖里射了出来,直指秦沐。

秦沐一愣,都说女人心,海底针,这要打也不说一声,想打就打,慌忙拿着判官笔就要阻挡,只见一道金色光华与那黑色光华对上,开始是势均力敌,渐渐地金色光华那边变得弱小起来,黑色的光华开始吸收天空上弥漫着的黑色气息,变得越来越强大,那道金色光华不由得渐渐往后退着。

秦沐顺着那金色光华看去,是老和尚状似随意对上的一掌,看着金色光华慢慢后退,老和尚脸上没有应有的慌乱,而是不慌不忙的对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