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062上岛

062上岛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秦沐任凭那黑色怪物发泄,不予理会,赶紧上浮至水面,大口大口呼吸着水面上的新鲜空气,一上来就看到天空上的金色大眼睛,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秦沐跟它一对视的时候,在它的眼神中看到了恼怒。www.pashuw.com

而且这金色大眼睛的光似乎黯淡了不少,在它周围似乎有很多黑气,其中竟有一些已经漂浮在他的跟前,像一层薄雾一般,笼罩住了他。

秦沐胡乱抹了一把脸上的水,迷茫的看着周围一阵,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那些水猴子在不远处叫嚣着,为秦沐突然停下来感到气愤。

似乎是那水红色的眼睛被秦沐拿了会对他们有什么好处,秦沐轻蔑的看了远处那帮跳脚的家伙们一眼,突然拿出判官笔,此时的判官笔个头已经恢复到原来的样子,秦沐沾了一下那湖水,一把拉开自己的领口,用判官笔在身上开始画符。

画下一个巨力符,符文完成之时,一阵白色光华闪烁,那符文直接进入秦沐的体内,顿时四肢百骸都暖和起来,双手充满着力量,感觉力大无穷。

这种符咒能维持的时间并不长,且有副作用,这个副作用要看身体的强度,若是健壮点的,这点副作用几乎可以无视,可秦沐这种,估计事后要在床上躺几天了。

想想一个从来没怎么运动过的人,突然做了那么剧烈的运动,事后肌肉不拉伤,不痛,那才叫奇怪了。

不过现在的秦沐没空去想那么多了,他又在自己身上画下一个水息符,这样一趟趟的上来换气实在是太麻烦了,使用这样的符咒,可以让人在水下自由呼吸,当然,效果也是只能持续一段时间,这种符咒确实没有副作用的。

做完这些,秦沐这才轻瞥了一眼那些闹腾的水猴子们,心说小爷一定要给你们好看。

再次潜入水底,秦沐直接冲着佛像的脚部游了过去,拨开那些漂浮的水草,秦沐在最底下看见了这个佛像的底部,一个差不多一张双人床大小的金属底座。

这佛像是右脚着地,另外一只脚在半空,做飞天舞蹈状,秦沐此时抓着佛像在水底站稳,伸手敲了敲那佛像的底座,看上去还挺厚,听着那声响闷闷的,该不会是个实心的吧?

使用巨力符所做的运动有多剧烈决定着副作用有多厉害,秦沐琢磨着这尊佛像少说也有一吨了吧?人托着一个一吨重的金属疙瘩在水中行走,饶是再健壮的人,也没那本事把,那副作用是不是会很大?

不过也没时间去计较这么多了,秦沐双手发力,抓着那金属底座道一声:“起!”这佛像在水底晃了两晃,连带着的灰尘和浑浊的水呛了秦沐一脸,屏住呼吸,愣是把这尊大佛举了起来,有了巨力符的帮助,轻而易举的扛在肩上。

那大佛“哗啦”一声,头部上凸起的发型小半个露出水面,整个湖底的水猴子都在嚎叫,几乎是呈现暴走的状态了,要是他们会说话,恐怕会破口大骂秦沐这个无赖。

秦沐一脚深一脚浅的扛着这尊大佛在水底下行走着,朝着那个湖心岛的方向,有了巨力符的帮助,扛着重达一吨左右的大佛倒是不成问题,只是这湖水淤泥居多,垃圾也遍布,毕竟是这么多年了,瞅着上面还算清澈的样子应该是活水,也不知道其源头在哪儿,反正秦沐在湖底甚至看到了旧皮鞋。

那帮水猴子是彻底无语了,那佛像所带着的威慑范围等于在不停的移动,任由他们上蹿下跳是拿秦沐没有一点办法——它们根本无法靠近。

秦沐很是无耻的借着佛像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湖心小岛处,将那佛像小心翼翼的放下,“锵”的一声,又溅起不少灰尘,在湖水深处翻滚出来浑浊的水。

秦沐回过头,发现那帮水猴子一路小心翼翼的跟了过来,本来那黑色怪物本体是在靠近湖心岛的地方,因着秦沐直接把人家大佛给扛过来了,它不得不让位,一路尖叫着一路避开,听那声音,怎么都有点伤心的意思。

秦沐游上岸,一身衣裤早已湿透,一上岸被那冷风一吹,浑身一个颤抖,打了个寒噤。

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秦沐麻利的从身上搜出一铁块,晃了晃,好像还能听见那其中的零件声,秦沐苦着脸将那铁砖头贴近耳朵,事实证明是秦沐多想了,那铁块里面根本不见得有什么零件响动。

秦沐在上面某个按钮上长摁了很久,依旧不见亮光,看着还在远处各种闹腾的水猴子们,心里泪汪汪的,这才买不到一个月的手机,就这样报废了。

湖面上扫过一缕阴风,不知道是不是全身湿透的原因,秦沐觉得那风是透着身子骨直接过去的,彻骨的寒,来不及多观察下湖心岛上郁郁葱葱的环境,秦沐连忙原地盘腿打坐,用灵力蒸干身上的衣物。

不多时,秦沐便睁开眼睛,打量着这块远看就巴掌大的小岛。

要说从前的司空老爷倒也还真会享受,小岛上郁郁葱葱,都是些常青的树木,配上现今南方的天气,显得格外苍翠,偶尔还有些会开花的树木藏在其中,粉嫩嫩的花骨朵,一上岸,空气里便飘着一股格外清甜的香味。

这香味甚是好闻,吸上一口感觉是上了瘾,秦沐也不懂花草树木,只是直觉的认为,这香味来自于小岛深处。

司空文征比他先上岸,他的痕迹倒是很好辨认,因为这厮走过去的时候是一蹦一蹦的,所以地面上的痕迹也是十分明显,一个坑一个坑的。

这地上除了司空文征的痕迹以外,貌似还有其他人的,想到之前小七说有其他的道士和和尚也来过这里,秦沐顿时释然。

突然想到小七,秦沐一愣,环顾四周,发现那只长得极为不和谐的符鸟正蹒跚着飞过来,秦沐笑笑,没想到这小七还挺机灵的嘛,连自己都没有发现她是怎么跟过来的。

贴身的衣物都已经湿了,被灵力蒸干以后,那缚灵袋里传来壮汉戏谑的声音:“怎么着,上师,拜托您下次洗澡的时候能不能先把缚灵袋拿下来,都涨水了。”

秦沐老脸微红,没有答话,只是顺着司空文征所留下的痕迹一点点的搜寻过去,一路上树木不少,司空文征一路蹦过来怕是糟了不少罪,树皮上,沿途矮小的木丛上,都留下了这厮执着的痕迹。

大概走了十分钟左右的样子,秦沐终于从一片荆棘森林中挪了出来,终于看见了司空文征的背影,这厮还在一片青草地上蹦,而远处的景象,纵使是跟着重华见多识广的秦沐,都有些发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