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058尸变

058尸变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秦沐采用了一张比较大的符纸,站在那里画了老半天,才结束,将判官笔收回,三下五除二的就翻出一个小口袋,冲着诸鬼道:“成了,都进来吧。爬书网追书必备”

小丫头一脸鄙视的看着秦沐:“你能不能折的好看点?”

秦沐看了看手上的小口袋,愣了一下:“没办法啊,五大三粗的男人,我就这手艺,管他好不好看呢,你能出去才是正理,你说对吧?”

秦沐还没说完,那壮汉便率先进入缚灵袋中,有了他的例子,中阴灵纷纷效仿,不一会儿,那房间里上百条阴灵就走了个干净,谁也不想在这个鬼地方继续呆着了。

在小七的魂魄即将进入的时候,秦沐拦了一下,小七很是疑惑的看着秦沐:“上师还有何吩咐?”

“你有没有觉得自己……额……跟其他人是不一样的?”秦沐斟酌着词语,毕竟这小七迷糊得紧。

“上师在说什么,小七不懂。”小七低下头,看着那个缚灵袋有些难过:“是不是小七做了什么惹上师不高兴了。”

呃……秦沐一愣,哭笑不得:“我不是不让你进入,好吧,你进入这个符鸟就行了。”秦沐指着半空中的符鸟道。小七点点头,很是顺从的进入符鸟了。

那缚灵袋中传来壮汉的一声调笑:“上师,你莫不是看上小七了罢,为什么她就如此不同?”

“你跟她待了那么久,我就不相信你看不出来她的魂魄是残缺的。”秦沐笑笑,将缚灵袋收入怀中,缚灵袋中众鬼魂嬉闹一阵,不再言语。

秦沐走出屋子,那天空恢复了只有一只金色眼睛的模样,黑幕般的天空中,秦沐与那只看似无辜的金色眼睛对视一眼,无奈笑道:“看了这么多年,终究没看透?”

那金色眼睛眨了眨,看了眼无边的黑幕,又盯着秦沐。

秦沐摇摇头,符鸟在半空中盘旋着,忽然朝着一个方向快速的飞了过去,秦沐紧随其后。

那是一片湖水,符鸟奔过去的方向还有另外一个东西在心无旁骛的往前蹦,借着金色眼睛的光,秦沐清楚的看见那个东西的样貌——司空文征。

此时的司空文征蹦来蹦去的更像僵尸了,秦沐追到跟前,大吼一句其名字,司空文征一转头,那金色的光芒打在他的脸上,与天空中的金色眼睛一对峙,司空文征便张口凶狠的吐了口气。

獠牙!

秦沐心里骤然一惊,刚开始的时候这司空文征还不是这个样子,怎么这才一会的功夫,就长出了标准僵尸才会有的獠牙?

僵尸的形成条件还是蛮苛刻的,若是形成条件简单,那满大街都是这玩意了,一般来说,天然的僵尸大多是在养尸地中形成,养尸地是指那种土壤土质酸碱度极不平衡,不适合有机物生长,因此不会滋生蚁虫细菌,尸体埋入即使过百年,肌肉毛发也不会腐坏,有些资料显示尸体的毛发,指甲会继续生长。风水学中亦有此一说。

秦沐小时候听过重华提及过僵尸,只是一笔带过,说是生于红沙日,死于黑沙日葬于飞沙地者就会成为僵尸。

这个飞沙地其实就是指的养尸地,都是一回事,而对于死者的要求也是极为严苛的,像什么历史久远的乱葬岗,是极容易出现这些东西的,若是停尸在家,也有几样东西尸体是碰不得的,比如闪电,或者大肚猫跳过尸体,则会导致尸变,引起诈尸。

袁枚《子不语》中所述:人之魂善而魄恶,人之魂灵而魄愚,魄主宰人身,当魂离开人体,便会沦为恶鬼僵尸。

而司空文征的魂魄还在身上呢,他那种情况最开始的时候也就属于借尸还魂之类,这才短短几分钟不到,丫的就进化了?比达尔文还达尔文啊。

最奇怪的是,司空文征的尸体,一没被雷劈,而没有猫经过,就是放在那么冷的冰窖里面,居然没被冻僵还能活蹦乱跳的到处跑,就已经是怪事了,除了借尸还魂,没有什么能够解释。

况且那司空文征身上还有重华以祝由之术的保护,想起他身上这层乌龟壳秦沐就气得牙痒痒,这样的情况下,司空文征要是还能尸变成僵尸,那可真就逆天了,可以记载为僵尸史上的一朵奇葩!

司空文征回头看了秦沐一眼,就转过头去,秦沐奇怪的发现这厮竟然不喜欢那金色眼睛所带来的金色光芒,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难道说这金色眼睛的光芒是克邪的?

怎么可能?回头看了眼那只状似无辜的眼睛,这东西,看上去虽然邪门的紧,可也并不会让人赶到十分的不舒服,大多数邪物或者脏东西,首先会给予人视觉上的冲击,和心理上的压迫,而在观察这金色眼睛的时候,秦沐却没有这样的感觉。

摇摇头,不再观察这东西,秦沐总感觉与之对视的时候,对方不是一个毫无意识的玩意儿,但是又说不清楚究竟是什么东西。

看向司空文征,这厮已经蹦到了湖边,在湖边蹦来蹦去,急着向前,却又因湿了脚,而蹦回来。

秦沐眺望了一阵,觉得这司空文征的目标,应该是不远处的那个湖心小岛。

要说司空府,采用古代庄园式的建法,这当然与司空府先前的底子有些关系,在后世司空文征进行翻修的时候,有了更好的指引,全园景色简洁古朴,落落大方,不以工巧取胜,而以自然为美。所谓自然,一是不矫揉造作,不亡加雕饰,不露斧凿痕迹;二是表现得法,力求山水相宜,宛如自然风景。

园景因地制宜分为东西两部,中以复廊相隔,廊壁花窗,沟通东西景色,得以增加景深,廊东以庭院建筑为主,曲廊环绕亭院,缀以花木石峰,从曲廊空窗望去皆成意蕴丰富的国画。

廊西为全园主景区,湖水环绕,湖中有一湖心小岛为全湖点睛之笔,湖水中部聚集,东西狭长,湖边依稀还有船舶停留,可以秦沐的眼力看去,这小船,还没到小岛上估计就得游过去了。

司空文征在湖边徒劳得跳了一阵,停留了一会,像是在思考。

秦沐悄悄的猫过去,准备来个致命一击,把这玩意直接带回去给司空露交差得了,这鬼地方天空上一个星星都没有,还挂着一只奇怪的眼睛,怎么想怎么渗人,赶紧跑路了得了。

秦沐只顾着观察司空文征,却没注意脚下,像是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秦沐差点一个狗吃屎栽倒在地上。

听到身后动静,司空文征神色暴躁的回头看了秦沐一眼,秦沐连忙躬身猫到一旁,半天了,大气不敢出一声,这才看见司空文征复又怔怔的望着那片河水,继续思考。

思考,秦沐自嘲的笑笑,他竟然会觉得一个还处于混沌状态的家伙会思考。

秦沐挪动了一下,低头看向那个绊倒自己的东西,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了一跳,只见绿色的草地上,静静的躺着一根大腿骨,而秦沐此时就站在人家的身上,一只手还好死不死的摸着人家光秃秃的脑袋。

秦沐惊得一松手,那骷髅头在地上打了个转儿,空洞的眼眶对着秦沐,秦沐赶忙双手扶正对方的脑袋,作了个揖,口中连连说道:“得罪得罪。”

这才打量着眼前的尸骨,那尸骨身上披着一件有如烂抹布一般的破烂道袍,圆圆的骷髅头旁边歪歪斜斜的放着一顶道冠,喉咙上插着一把小型的桃木剑,看得秦沐觉得背后冷飕飕的。

眼前这个尸骨竟然是个道士,而且这个道士居然还是被自己的桃木剑所伤,这真是太奇怪了。

秦沐念了一句咒语,判官笔虚空微点,空气中起了一丝涟漪,然而过后,除了风声,身边依然没有一丝动静。

奇怪?判官笔有叫魂的功用,秦沐刚才施的法术,就是叫那道士的魂魄,一般来说,人死以后,魂魄会长时间的停留在自己的身体周围,把这里就当做自己的“家”,纵使尸身腐化成骨,也应该有魂魄在旁才对,除非已经步入轮回,或者魂魄被人收取。

不过这个鬼地方,常年被浓重的黑气所笼罩,所有死在这里的人均不能离开,这道士的魂魄既然不在周围,那又是谁收走了呢?

秦沐想着,符鸟摇摇摆摆的降落在骷髅头的上面,小七的声音清楚的从里面传来:“上师,我认得这个道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