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055绣花鞋

055绣花鞋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秦沐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在地上,一脸黑线的看着自己的杰作,那歪歪扭扭的“纸鹤”比起小白的手艺差多了,简直惨不忍睹,厚着脸皮道:“也就凑合着用吧,这个东西比赵老实的鼻子还灵。看书神器爬书网”

赵老实回过头来嗤笑一声:“比我鼻子还灵的东西还没见到过呢。”

秦沐摸摸鼻头,貌似被鄙视了。

赵老实上前,正准备敲门,那鲜血染成一般的红色大门“吱呀”一声自动打开,露出黑洞洞的大门,借着身后那只金色的大眼睛,偶尔可以看见一些白色的绫状的东西在飞舞,一副萧条的样子,这栋宅子,除了门外看上去还那么崭新以外,门内总给人一种腐朽的感觉。

三个大男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均不敢迈出第一步。

最后还是秦沐等得不耐烦了,直接垮了进去。

刚伸出一只脚跨入大门的时候,秦沐就有一种奇异的感觉,仿佛身处一个牢笼中央,没有自由只有束缚,在进门之后,秦沐往前走了两步,偶尔有一些白绫拂过他的脸庞,院子中的萧条景色,让人顿感压抑。

“嘻嘻嘻嘻……”小女孩子嬉闹的声音传来,由远至近,秦沐陡然转身,身后那俩二货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只有扇紧闭着的鲜红色大门,秦沐走了过去,拉了拉那门,发现已经锁死了。

“于修——赵老实?”秦沐喊着那俩二货的名字,脸色微冷,明明只是一眨眼的时间,这两人就不见了,这宅子,不是一般的有问题。

“大哥哥,大哥哥……”一个娇小的女孩身着麻布衣衫娇笑连连的冲着秦沐喊,秦沐朝她看去,发现她的穿着很是久远,貌似不是这个年代的,而且不是什么好的料子,洗的发白,看不出原来的颜色。

秦沐蹲下身,与小女孩对视,想在女孩的眼里发现这么,可也只看见一片蓝蓝的天空。

天空?

秦沐倏地站起身,朝后面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天空已经回复了天亮的样子,那只金黄色的眼睛也消失不见,唯有小女孩抱着他的小腿,神色天真的问着话。

“大哥哥……你能陪我玩么?”小女孩生得极为可人,大大的眼睛扑闪扑闪,皮肤莹白如玉,五官颇为精致。

“告诉大哥哥,这是什么地方?”秦沐蹲下身子,与那小女孩平视。

“那大哥哥要陪小羽玩球小羽才会告诉你哦。”小女孩子嬉闹的声音再次响起,明明只有一个人,那声音却让人感觉周围有不少小孩子一样。

秦沐在这个小女孩一出现就觉得不对,不动声色的观察着一切,这小丫头身上的鬼气十分明显,在秦沐使用阴阳眼的情况下,那看上去粉雕玉琢的小脸上一片惨白,黑色的眼眶里跳动着的是红色的火焰,原本看上去就不怎么光鲜的麻布衣裙,在使用阴阳眼后,分明是一块破烂布。

女孩娇笑着跑了过来,手中抱着一个圆圆的木球,递与秦沐:“哥哥陪小羽玩会好吗?小羽好寂寞呢。”

这样的把戏,怎能瞒得住秦沐,阴阳眼中,那个面色苍白的小女孩,手捧一只婴儿脑袋,笑嘻嘻的道:“哥哥陪小羽玩会好吗?”

秦沐甩甩头,这用阴阳眼看世界的感觉真的挺不爽,特佩服那些一出生就开了阴阳眼的人,这样的人,若是心里素质好的就算了,心理素质不好的岂不是一辈子都生活在心理阴影中?都说先天性开了阴阳眼的人寿命极短,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被吓得。

秦沐的阴阳眼就是让重华给打开的,使用的时候若是秦沐不刻意的开启,根本不会产生作用,因为秦沐也不想自己一睁眼都是一派不同的世界。

秦沐没有伸手去接那婴儿的头颅,只是轻轻说道:“小羽告诉哥哥,喜欢妈妈多些,还是喜欢爸爸多些?

“小羽没有妈妈,也没有爸爸……”女孩提及这一点,十分伤心。也不再提及让秦沐陪她玩的事,抱着那颗婴儿的头颅,难过得快哭了,那婴儿头睁开一只眼睛,无声的,咯咯的笑着,露出一排细细的牙齿。

“大哥哥,小羽好孤单,陪小羽玩吧……”小女孩一派天真的看着眼前的人,手中的婴儿头颅兴奋的张开了嘴,冲秦沐吐着舌头。

秦沐叠的那只鸭子不像鸭子,仙鹤不像仙鹤的东西不知道什么时候飞了过来,一把停在那小女孩的头上,浓重的黑气很快污染了那白色的符鸟,在半空中扑腾了几下,摇摇欲坠。

秦沐伸手过去点了一记,那符鸟又盘旋起来,秦沐站起身,不再理会这个小丫头,在他眼里只不过是个未成年的小鬼罢了,她的记忆永远停留在那个失去生命的下午,不断的重复着生前的事情,连完整的记忆和灵魂都不曾拥有。

“哥哥……哥哥……”进门以后,司空家像是一个巨大的迷宫,除了院子,其他的地方皆以回廊的形式将好几间房子联系在一起,秦沐抬脚朝回廊走了过去,小女孩可怜巴巴的跟在后面,不断的重复着“陪我玩”的话。

“啪!”不远处的房间突然亮起了烛光,人影绰绰,窗子上映出一个下跪着的女人身影,另外一个用鞋底之类的东西不断扇着那女人的脸,秦沐后退一步,听着屋内逼真的“啪啪啪”打耳光和凄惨的女人叫声。

一转身,那空荡荡的院子里哪里还有什么小女孩儿,光秃秃的青色砖石上偶尔有一些青黑色的苔藓,象征着这栋房屋的古老。

“少奶奶,求您开开恩,饶了小七吧,小七真的没有做过,没有做过啊……”凄厉的叫声在那个打人的人的动作停止以后想起,秦沐转过头,这个声音似曾相识。

更加大力的打人的声音传来,秦沐仔细辨认着那被烛光晃花了的影像,发现打人的那位换了工具,貌似是……鞭子?

被打的那姑娘抱着身子在地上打滚,配合着那明晃晃的烛光,在秦沐看来,竟是鬼影憧憧,薄薄的窗户纸被一根玉臂捅破,与此同时,一个**着上半身的女子倒载着掉了半截下来,自脖子以下血肉模糊,脸上的表情呆滞而痛苦,眼睛瞪得大大的,瞳孔已经扩散,竟是活活被打死了。

而那张对着秦沐的面容,正是先前在警察局厕所里找到的那个女鬼——小七。

“少奶奶,骚蹄子这么不经打,怎么办?”从破了的窗户里影影绰绰的看到一个昏暗的人影,房内传来某个人似有似无的叹息,道:“还能怎么办,断了她的手脚,找个会看事的,叫她永世不得超生。”

女尸一点点的被拖回,头颅被磕在床沿上一颤一颤,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秦沐看到那女尸的眼睛好似冲着他眨了一下,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秦沐走了过去,伸手推开那扇房门,房间里面破败,灰尘遍布,床上还挂着灰白的帐子,桌子上,随意的摆放着些只有电视上才能看见的女孩子家用的物什,一面铜镜,一把箅子,几盒灰尘满满的胭脂盒。

秦沐冲着那梳妆台走了过去,房间四处都是灰尘,但摆放还算整齐,似乎是有人要刻意摆放成这个样子,可又偏偏不去日日打扫,任其灰尘遍布。

这房间哪里哪里有什么丫鬟,哪里有什么少奶奶,哪里有什么活活打死人的惨事,只有一件灰尘遍布的屋子。

秦沐伸手拿了桌子上一盒胭脂,吹了吹,那灰尘差点呛死自个儿,轻轻的动了动,发现这盒子竟然还能打开,秦沐将其扭了开来,那胭脂盒里并没有什么胭脂,只有一只红色的蟑螂,也不知道是在这里面呆了多久,在秦沐还以为是只尸体的时候,那鲜红色的蟑螂竟然动了动身体,灵活的翻了个身。

秦沐赶忙把盒子盖紧,嫌恶的丢在一边。

又在桌子上转了两圈,没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秦沐有些失望,转头就走,头却碰到了一个东西,秦沐停了下来,发现是一双悬在半空中的绣花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