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053司空府

053司空府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有效?本以为司空文征的身体上附着的不是本人,秦沐愣了愣,将手中的怀表放在司空文征手上。去眼快

那血红色的眼睛里血光减少了些许,露出一丝缅怀的神色,打开怀表看着怀表内的那个女人,司空文征摩挲了几下,叹了口气。

“文秀……”司空文征喃喃的念着这个名字,不知道是不是舌头和喉管已经开始腐烂,以至于司空文征说话的时候唇齿不清,若不是秦沐离着他最近,根本就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

这灵魂已确定是司空文征本人无疑了,只是他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从他的身体里透射出来的巫力和纯净的死气又是怎么回事?

司空文征淡淡的看了秦沐一眼,收起手中的怀表,转身离去,走路的时候依旧是很僵硬的样子,几乎是条直线,那边的警察没有一个敢阻拦,纷纷让道。

“怎么办?”眼瞅着司空文征就要离开,赵老实急了。

“跟上。”秦沐无奈,既然没办法阻拦,那么只有跟上去看看,这司空文征到底还有什么心愿未了,要如此的执着。

于修立马做出了安排,由他和赵老实还有秦沐跟在后面,其余的人原地待命。

司空文征走得很快,至于后面有没有人跟着,他根本不管,也不看,这就方便三人正大光明的跟在后面,不远不近。

古永待三人走远,一屁股坐在地上,呼呼的喘着气,周围的十几个警察均是这番做派,那个朝司空文征丢大蒜的家伙,手中紧紧的攥着一条十字架项链,瘫坐在地上,一股难闻的尿骚味儿从他身上传了过来。

周围的警察都没有避开,现在瘫坐在地上的,谁不是身上一股味儿,要么是尿骚味儿要么是汗味儿,被外面的风一吹,那味道倒是散了不少,只是冷的慌。

古永做了个散了的手势,这一晚上的刺激实在是太多了。

话说秦沐和于修跟在那东西身后,只觉得那司空文征是越走越快,赵老实一身敦实的肉跑的有点慢,不一会就落在最后,就是跟在最前面的两个人也发现司空文征的速度有了明显的变化,好像是刚刚适应了僵硬的身体,跑起来健步如飞。

身后传来“突突突”的声音,秦沐一回头,发现是赵老实不知道从哪弄来一辆电动车,车灯闪动,不一会儿就到了秦沐跟前。

“有你的啊。”于修笑骂道,“平日里看上去挺敦厚的一个人,也会用这些法子。”

“俺不傻,俺才不会跟个怪物比赛跑步呢。”赵老实此言一出,于修脸黑了。

电动车有些狭小,三个大男人挤在上面难受极了,尤其是赵老实那厚实的身板儿,占了不少位子,秦沐排在最后,于修在中央,秦沐只能死死的抓住于修,省得被赵老实给甩下去。

电动车驮着三个大男人连速度都变慢了,此时三个人哪里管得了这些,聚精会神的跟在司空文征的身后,丝毫不敢大意。

“哎我说,这不是去你那小诊所的路么?”于修惊讶的说道,秦沐也是为之一愣,一向比较路痴的秦沐这才发现,这司空文征竟然走向了花街。

“他该不会知道你的老巢,上去杀人放火去吧?”赵老实身材宽厚,间接为身后两个家伙挡风挡雨,说话声音极大,要不这样,就冲晚上这风,也压根听不见。

“去你的,安心开你的车,别老往颠的地方跑。”秦沐坐在最后,真是服了赵老实那车技了,一路上就没安稳过,好像整个宁城的路都是稀巴烂似的,颠得秦沐肝儿都要吐出来了,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

“你们这条街道这么晚了,还有这么多夜市啊。”于修坐在电动车上穿越人群,这会已经是凌晨,街上的行人少了很多,但是摆摊的小贩们还是不少,没事相互扯皮两句,开开玩笑,这已经是花街夜市的一个特点。

“这一块地方一向如此。”秦沐看着花街颇感亲切,但也不忘了嘱咐在人群中穿梭的赵老实,“仔细点儿,别跟丢了。”

“放心,这王八犊子。”赵老实使劲摁着喇叭,由于在这种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尽管没有那么多的人,司空文征的移动速度还是慢了下来。

过了夜市那条街,司空文征拐进一条小黑巷子,赵老实紧随其后,这司空文征走的方向,竟是冲着宁城的那块最脏,最乱,最穷的街道去的,这条街道,曾经秦沐同关羽那个小男孩来过,这就是宁城素有贫民窟之称的地方。

“他来这干什么?莫非他住在这?”于修连发了两个疑问,只是没得到任何一个人的回答,若是之前赵老实是专门挑颠簸的路行走,而如今是专门挑好的路走,却一样的被颠的说不出话,这贫民地带,想要找到一片好路,是很难的了。

夜晚的风不知何时停止,天空也逐渐明朗起来,寥寥的几颗星星装饰着大得有些过分的月亮,与刚刚在警察局对峙的时候,繁星点点有很大的区别,只不过三人都在闷头追赶,根本没有发现天空的变化,只觉得周围的可见度不是那么差了。

周围的房子是越走越破旧,也寂静得出奇,刚进贫民区的时候,依稀得还能听得见花街这边热闹的声音,而现在却是什么都听不见,只有耳边偶尔传来赵老实那小破车在路上的突突声。

又跟了一段距离,赵老实停了车,于修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前面的路越来越不好走,那犊子就跟超人似的,就咱这小破车,还真追不上,还不如用跑的呢。”赵老实弃了车,“我鼻子灵,大约能知道他去哪了。”

经赵老实这么一提醒,秦沐和于修倒是反应过来,而后都是赵老实在前面辨认方向,而秦沐和于修则在后面猛追。

不知过了多久,赵老实却突然停了下来,此时三人身处于一个狭小的巷子中,其宽度仅足一人通过,三人本是纵队行走,却因为赵老实的突然停下,后面埋头赶路的于修直接撞到赵老实的身上。

于修捂着鼻子直叫疼:“你丫的说停下就停下,打声招呼行不行?”

赵老实回过头,秦沐隔得最远,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两抹幽幽的光,好似猫的眼睛,赵老实嘴上挤出一个难看的微笑:“于队,那东西进了去以后就没了气息了。”

“什么意思?”于修朝赵老实所指的地方看了一眼,愣了一下,喃喃道:“这东西怎么会进了那里?”

“什么地方?”秦沐排在最后,前头两个大男人将本就不宽敞的单人小巷子档的严严实实,他在后面根本什么都看不见,听得两人的对话,好像是什么了不得的地方。

“于队……要不咱回去吧,算了……”赵老实在面对司空文征那具“僵尸”的时候都没有吓哭,如今说话的时候却带了哭音。

“这……”于修看了眼身后的秦沐,犹豫不决。

“到底怎么了?什么地方?”秦沐听得两个人的对话,仿佛是想放弃,直接把他俩挤到一边,只见小巷子的前方是片宽阔的空地,两方黑色的石头狮子狰狞的对着他们,那扇朱红色的,好似永远都是新的的大门紧锁,门匾上上书三个字:司空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