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051重华,你究竟要干什么?

051重华,你究竟要干什么?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秦沐暗道:当然不是巧合,一个命盘完完全全被打断了的人,居然还能活蹦乱跳的到处跑,这本身也就是怪事了,重华的巫术比秦沐高明不少,再加上死者本身就有强烈的执念,出现这样的情况倒也不是什么偶然。爬书网

见秦沐沉思,于修试探着问了一句:“你怎么就不像上次那样用一碗水和一首歌给解决了?”

秦沐愣了愣,他倒是想,只是他一身的巫术都是重华教的,他用巫术做什么,难保加持在司空文征身上的巫力不会反噬他,他只能采取最为保守的方法。

秦沐没有回答于修,只是道:“我先出去溜达一会吃个饭,快到晚上了我自然而然会来的。”

……

晚上8点的时候,秦沐一个人守在冰棺前,赵老实守在放冰棺的那个房间的门口,古永和一干值班的刑警守着大厅,而于修一个人给自己安排了一个最轻松的活——看监控。

大约是晚上10点30左右的样子,秦沐觉得有点困,和赵老实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废话,此时的赵老实正在一脸兴奋的说着自家从小就喜欢爬的歪脖子枣树,小时候穷,那会子正是物资最为贫乏、嘴又是最馋的时代,那会家里能有颗歪脖子枣树已经是件值得像全村小朋友炫耀的事情,估计小时候的赵老实得到了这颗枣树不少的优惠,一提起当年的事情兴奋得手舞足蹈,不能自已。

“俺家门口那颗歪脖子树,每年成熟的时候,俺就在下面这样……这样摇晃它……”赵老实抓着门框,做摇晃状,本来秦沐就想睡,被赵老实这么一唠叨,更想睡觉了,偏着头看着赵老实跟熊似的摇晃着门框,那门框年久失修,加上赵老实这力气本就不小,这么一摇晃直掉灰,发出“砰砰”的声音。

“你就别摇了,房子都快垮了。”秦沐听得此声,吓了一跳,困意也稍微驱散了些。

赵老实放下那蒲扇大的手掌,挠挠头,道:“这房子不至于这样不结实啊?摇晃两下怎么会发出这样的声音。”

说着手没闲着,复又抓住门框,这还没晃,就听得“砰砰”的声音,响彻屋宇。

聊天聊得高兴的两人这才发现,那声音并不是从赵老实那里发出来的,而是从离着秦沐最近的那只冰柜里面发出来的。

于修为了不重蹈覆辙,加强了锁的强度,什么锁链啊统统不要,换成了一只有小拇指粗细的大铜锁,最老式也是最经用的那种,若不是怕尸体腐烂,于修真想直接锁进保险柜。

如今冰柜外面的那只铜锁不断的发出“砰砰”的响声,赵老实吞了吞口水:“这东西不会这样……”

秦沐紧盯着那只铜锁,没有言语。

随着“砰砰”的声音的频率越来越快,那块铜锁很快的就出现了裂纹,在秦沐和赵老实两个人惊讶的眼光下,彻底碎裂,这程度,比起上次的锁链铜锁有过之而不及。

从冰柜里面冒出丝丝黑气,那冰柜无声的打开,黄色的尸袋早已被拉开,秦沐离的最近,清楚的看到司空文征挣了眼睛,一脸茫然的看着天花板。

赵老实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窜出来,一把将那冰柜给推了进去,于此同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来一根锁链,企图将里面那东西锁在冰柜里。

冰柜与赵老实抗争着,饶是赵老实这样大的力气,都镇压不住那冰柜,秦沐上去帮忙,死死的抵住冰柜,而赵老实则用锁链绕在冰柜把手上,强行封锁。

黑气一点点的从冰柜的缝隙中渗透出来,此时的司空文征像是早上刚刚起床后彻底苏醒过来,一下比一下撞击的猛烈,秦沐死死的抵住冰柜,不知道为什么,潜意识里不希望司空文征就此出来。

“怎么样了。”于修冲了进来,赵老实一愣神,那冰柜拉开了一个口子。

因为大部分力量都是赵老实给顶住的,秦沐用的力量毕竟少,赵老实一愣神,手下力道一轻,那冰柜就被挤开了。

赵老实和于修看不见,秦沐是看得一清二楚,从冰柜里渗透出来的黑气,在半空中凝练出一只黑色的大手,拉扯着冰柜,于修看着那尸体又打开了冰柜,并且很蛮横的伸出了一只胳膊,于修连忙冲了过去,将那尸体的胳膊塞了进去,于此同时他身上所带着的正气稍微冲散了那黑色手掌些许,于修一使劲,那冰柜又关上了。

赵老实连忙用锁链继续捆绑在冰柜上,却不知道怎么一用力,冰柜的把手同锁链一齐掉了下来,秦沐则挡在黑色大手与二人中间,这黑色的气体对普通人还是有一定的影响的。

赵老实拿着绑着铁链的冰柜把手有些傻眼,秦沐清楚的看到是一道黑色的气息,从冰柜里面延伸出来,弄断了把手,还忖道,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了么?

当即不管三七二十一,口中喃喃有词的念着咒语,单手剑指,在冰柜上画起符咒,一气呵成,就连于修和赵老实此等凡夫俗子都能看见冰柜上闪闪发光的符咒,顿感手上的冰柜力气一轻,松了口气。

这道符咒的功效只是暂时的将那黑气封回对方体内,由于司空文征到底是鬼魂借尸还魂,生魂在刚死的时候是不动的如何使用鬼气的,而在修炼过一段时间的鬼魂是会使用一些简单的,以鬼气为辅助的术法。

秦沐没有想到,眼前这个死了不到一个月的生魂,居然这么快就会使用术法,而且还颇为成熟。

难道,此时附着在司空文征身上的魂魄并不是其本人?

“你丫的,能镇压为什么不早用,累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