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046司空露

046司空露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说白了,秦沐这次,又给他师父抓去当苦力了。爬书网

没有问一句为什么,小白就照做,不到两分钟,小白的身体也缓缓倒下,头枕在秦沐的膝盖上,好似已经睡熟。

那开车的司机,有些警惕的问道:“秦大夫困了么?若是困了,可以先睡一会,这离目的地还远呢。”

秦沐早看出来了这货一直都在绕圈子,此时听得对方这么一说,也不点破,点点头,装出一副很困很困的样子,也渐渐的进入“梦乡”。

车内有一股很好闻的香味,这种香味闻起来沁香汀甜,只是闻了一会,便让人昏昏欲睡,起初的时候,车内是没有这样的味道的,当车内有这种味道的同时,秦沐就明白了对方的用意,于是将计就计。

而那司机好似在事先就吃好了解药,就他一个人一点事都没有,小白按照秦沐所说趴在他怀里装死,而秦沐在闭气一段时间以后,那车内的香味已经变得若有若无了,明显是事后那个面色冷峻的年轻人将那香水味道给驱散了,同时秦沐心头也疑惑,这对方的警惕心思也太重了吧,若不是重华直接下的命令,就冲这点,秦沐都想甩手走人。

车子大概行驶了四十分钟左右的样子停了下来,此时车内完全没有那那股汀甜的香味,秦沐知道该醒来了,只是依旧闭着眼睛装睡。

“秦医生,秦医生……”感觉身边像是被推了一下,秦沐装模作样的抬起头,揉了揉眼睛,冷峻年轻人的脸印入眼帘,秦沐不好意思的笑笑:“对不起,太困了。”

“没有关系的。”冷峻年轻人让开,示意秦沐下车。

秦沐摇摇小白,小白也一副睡梦初醒的样子,一脸茫然的看着秦沐,秦沐无语,这孩子装得可真像。

小白若是知道了秦沐的想法,定会大喊冤枉,它是真的睡着了啊,本来是想装睡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趴在秦沐身上闻着秦沐身上的味道,突然觉得很有安全感,就这样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秦沐下了车,被眼前这栋房子给惊着了。

那是一栋欧式风格的别墅,大约五层,占地面积极广,浪漫与庄严的气质,挑高的门厅和气派的大门,圆形的拱窗和转角的石砌,尽显雍容华贵。清新不落俗套,白色灰泥墙结合浅红屋瓦,连续的拱门和回廊,挑高大面窗的客厅,让人心神荡漾。文雅精巧不乏舒适,门廊、门厅向南北舒展,客厅、卧室等设置低窗和六角形观景凸窗,餐厅南北相通,室内室外情景交融。

白木栅栏,尖耸的褐红色屋顶,青绿草坪,充满异国情调,别墅内欧式壁橱、古典风格的暗格酒柜,设计之独具匠心从这一处处细节可见一斑。

最令秦沐眼红的还是门口的游泳池。

这尼玛是秦沐心中最美好最美好的愿望之一啊。

小白下车的时候也惊呆了,拉拉身上看不出腰身的白色连衣裙,小白突然觉得非常非常的不搭调。

冷峻面庞的年轻人,按了几下门铃,那高挑的大门缓缓打开,年轻人做了个请的姿势,小白和秦沐便走了进去。

里面的景象更为奢华,黑色大理石铺成的地板,明亮如镜子的瓷砖,华丽的水晶垂钻吊灯,玻璃的纯黑香木桌,进口的名牌垫靠椅,精美的细雕书橱,整个房间一派唯美,就是金色年华室内的装潢都从未给过秦沐如此的感受。

秦沐观看完周围,目光定格在高大落地窗背对着自己的那个娇小的身影,冷峻年轻人走过去跟其耳语了几句,对方缓缓的起身,转过身来。

要见过这种女孩,才知道什么叫天生尤物——而且是尤物中的尤物,她完全属于那种让男人第一眼看到就会两眼充血,恨不得眼珠子夺眶而出贴到她身上去的那种女人;一般人见到她第一次,都会忽略了她的长相,因为她的身材实在太火辣太抢眼了。坦白说,在身材好到无话可说之外,这个女孩的容貌也可以说是上佳之选,也许没有太惊人的秀丽,但是大眼瑶鼻樱桃小口,即使在秦沐这样见多了美女的人眼中,也不失为一位美女。

美女微微一笑:“怎么样,秦医生,这里是不是符合您心中的标准?”

秦沐的心思被说中,开始想好的那套说辞烟消云散,连连咳嗽掩饰尴尬。

除了被小白和黑珍珠刻意勾引,还从未在哪个美女面前如此失态过。

那女子笑了笑,没有说话。

秦沐咳得双颊通红:“这天气还真不怎么好哈,有些感冒了。”

小白在一旁听得恨不得找个地儿钻进去,要说前几日的天气确实不咋好,可您也天天呆在被窝里啊,几时受过凉了?

美女微微一笑,并没有拆穿秦沐的谎言:“家父与您恩师是八拜之交,这屋宇便是您恩师所赠……大恩不言谢,当年,您恩师所说这里必是他未来徒弟最喜爱的地方,所以家父做了一个决定……”

美女的话有些绕,秦沐大致明白重华和眼前这位少女的父亲有很深厚的关系,否则,重华怎么会舍得使用灵力与他联系,要知道,巫祝对于灵力的回复速度,可不怎么快。

“家父决定,若是以后您恩师的徒弟来至此,则这屋宇将还于您恩师,以表我司空家的感激之情,我叫司空露,您好,秦沐。”女子走过来,伸出一只手。

秦沐傻乎乎的跟司空露握了手,只感觉到手上一抹滑腻,司空露迅速收回了手,秦沐顿感觉手中空空荡荡好似少了什么似的,尴尬的收回,有些讷讷的说道:“这房子我不能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