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044头在哪儿

044头在哪儿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头,秦沐好似想到了什么,开口道:“你把那女人的头藏到什么地方去了?”

秦沐不提头还好,一提头,两个一旁听着的警察皆是哀怨的看了秦沐一眼,看得秦沐鸡皮疙瘩都出来了。爬书网从他俩蠕动的喉头可以知道,这俩货的意思很明显,他们想到了厨房里那个面目安详的男人头了。

“我煮了一下,就扔了。”段姿嘿嘿的说道:“本来我想煮熟了撬开她的脑袋,吃她的脑仁,可惜啊,中年老女人就是中年老女人,平日里的包养也太差了,皮肤一煮过以后看得我都恶心了,脸上那么多油头粉刺,啧啧啧,我嫌恶心,就扔了。”

“扔什么地方去了。”赵老实连忙补充一句,这事完结后,他们得还那于冬梅一个尸体,即便是不是全尸,就是化成骨灰,也是后人的一种念想。而且一颗人头丢在外面,若是让哪个好奇宝宝给打开了,估计又是一桩新闻。

“垃圾堆。”段姿阴森森的说出这句话,听得三个大男人毛骨悚然。

段姿到了后面,那笑容简直让人看上去觉得渗的慌,于修大手一挥,说可以了,剩下的就是取证,完事就可以送这个毒妇上刑场了。

秦沐也觉得没什么可以听的了,这段姿也不需要上什么刑场,若是秦沐此次的术数没有出什么过错的话,明天大概就可以看见段姿的尸体,她背后的那两只,早已经等不及。

点点头,与赵老实一起离开了审讯室,赵老实伸出一只憨厚的手,握着秦沐说道:“真是感谢你了,你一来,她什么都招了。”

“其实也没什么。”秦沐受不了赵老实那憨实劲儿,这汉子握手不知道调整力道啊,握得手生疼生疼的,有些好奇的说道:“于修还在里面干啥呢?”

“做最后的教育呗,以往都这习惯,不管对方听不听得进去,都要说的,没事儿。”赵老实看也不看房内的情况如何,直接说道。

秦沐还是探头探脑的在外面望了一眼,虽然什么也看不见,还是小声嘀咕了一句:“别遇上什么穷凶极恶的就……”

赵老实哭笑不得:“没事了田大夫,于队能耐着呢。”

秦沐这才点点头离开,早先他就看过于修的面相,他的面相有种正气,这种正气浑然天成,鲜有妖邪能近他的身,那段姿身后的那两只早就想动手了,怕是现在因着于修一时兴起开始上思想教育课,也得退避三舍吧。

不过于修这毛病还真得改改,宁城是个小地方,倒也没什么,若真碰上那种穷凶极恶的变态,这小子迟早得出事。

后面的事情都是警察的事儿了,秦沐也是后来听于修说的。

据他所说,于修当晚发动了所有的警力,先是去段姿家附近的那个垃圾坑去找,后来发现那个时候的垃圾已经打包推走,跟着才到宁城最大的垃圾处理中心去寻找,凡是发现可疑的包装就打开来,这样,忙活了将近八个多小时,所有警力全部累趴下以后,终于在一个白色的编织袋内,看见了一只散发着恶臭的脑袋。

据古永所说,编织袋的那颗人头上,爬满了怪模怪样的虫子,这样煮熟了又混杂着腐烂的气息,进行比对,发现这近几天在厨房内的发现的干涸的血迹,经过调查以后,发现这血迹与编织袋的脑袋一模一样。经过警方的处理,将老王家里的两个,选择了火化,只留下了一坛骨灰。

后来听于修所说,所有参加过那次行动,在垃圾场内翻找了将近三天,才找到那颗白色编织袋里所装着的脑袋,所有参加行动的警察,接下来没有一个警察在这件事情发生后的三个月内,吃上一块猪肉,喝上一口汤。

而段姿,则在看守所就用自己长长的头发将自己勒死,很匪夷所思,这样长的头发有没有那韧性不说,首先,人都是有求生意识的,要自己活活的勒死自己,是非常有难度的。只有秦沐知道具体情况是怎么回事,只可惜在于修的严厉逼供下,秦沐愣是一个字都不吐,最后于修没辙,草草结案。

四个邻居只剩下一个,王大宝主动担当起了两个孩子的保姆,两间房子一卖,就奔赴了那俩孩子一起就读的学校,也不知道这下一代人会怎样看待上一代的仇恨,两个好好的家庭,因为一次意外的出轨,现在却家破人亡,不禁令人唏嘘。

至于坊间的其他传说,关于碎尸这个说法的,有些说书人甚至能说个三天三夜,这样的八卦和绯闻在宁城炒来炒去,最后一个很简单的事情,让他们炒出8个不同的结局。什么碎尸狂魔,碎尸变态,碎尸等等一系列,给多少不听话的孩子做了反面教材。

而秦沐,此时则面对的是小白的怒火。

“你居然给我吃的是泻药,枉我这么相信你。”秦沐估计错误,小白整整拉了一天,如今有气无力的趴在床上。这怒吼的诘问由此变得软绵绵,让人怜惜。

果然,秦大无良终于想起了这个倒霉的侍灵,很是怜爱的摸着小白头顶上的软毛:“小白啊,你吃下了异物,若是不给清除,你的内脏会腐蚀掉的,你是想内脏腐蚀掉,还是想就这样拉一天,把事情解决了?”

“我到底吃什么了?”小白莫名其妙,它除了比秦大无良多吃几块肉,还干什么了?为什么这样折磨它啊。

“在老王那里,吃下了人肉。”小白的眼睛越睁越大,有快要跳出眼眶的可能,秦沐连忙为其解释,关于段姿的事情,小白也不甚清楚,有必要从头到尾一五一十的跟它讲完。

小白静静的听完秦沐的阐述,鼻子里一抽一抽的,“沐沐,你们人类的感情真复杂,为什么不能好好的在一起呢?”

秦沐没有说话,只是叹了口气。

爱情,不过是人生长河当中,微不足道的沧海一粟,可偏偏,有那么多人痴情有那么多人痴恋,到头来一场空,到底,值不值得。

秦沐想起了那两个邻居家的无辜的孩子,只希望他们以后能幸福吧。

……

关于碎尸的故事,改编于当地的一起碎尸案,案件情节上基本上无改动,对的,就是在真实案件里,都是小三把正房给碎尸了。

我们总是害怕或者敬畏于未知的东西,比如鬼,比如神灵,但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莫过于我们自己。

这或许也是我写这本书的原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