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043碎尸

043碎尸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然而在老王宴请街坊给自己过36岁生日的时候,于冬梅却突然爆发了。看书神器爬书网

那个时候段姿正和邱老六打牌,说是累了,就出去走走,实质上是于冬梅想起了这隐忍的十年,颇为不爽,给段姿发了短信,而段姿说是出去走走,实质上是趁人不注意,在外面绕了一圈以后,又折回来,到了楼上。

两人因为感情的事情在楼上起了争执。

“那女人看不好自己的老公,凭什么找我来理论?”段姿说道这个的时候非常气愤,三个男人大气不敢出,这会子的段姿表情太可怕了:“她说她隐忍了十年,可她还是老王的发妻,就是她什么都不懂,衣着邋遢,一脸黄斑她依旧是老王的发妻,我呢?我藏头藏尾的藏了十年,我的委屈谁知道?”

秦沐想起了那个纯朴憨厚的农村妇女,想起了平日里常常在夜晚听见老王对这个妇女的辱骂声,秦沐觉得老王并不喜欢这个女人,可是一路走来,一路扶持过来,难道一点感情都没有?

“她推我,还骂我,我当时被她推倒在地上,地上有一只打开了的工具箱,当时我头脑一发热,就提起了工具箱里最大的那把斧子,朝她脸上劈了过去。”段姿把头深深的埋在自己的双手中,肩膀微微的颤抖着。

于修听着前面的话听得两只眼皮在那打架,然而忽然听了这句话,差点咬到了自己的舌头,赵老实也记录至此的时候直接惊讶得抬起头来,以至于那笔芯都划到了了自己的手也没发现。

“你不知道杀人犯法么?”于修咬牙切齿,声音阴沉。

“我知道又怎样?我能控制得住自己么?你知道她用多难听的字眼儿形容我么?她说我是破鞋!破鞋!她凭什么这样说我?”段姿的声音癫狂,状似跟于修吵架。

“而且……我从来没有想过她会死的……”段姿说到这里,声音变得很小,“我只是想让她闭嘴,谁知道她那么没用,碰一下就死了……死了!哈哈哈哈哈……”

秦沐闭上眼睛,他只觉得耳膜被段姿那笑声刺激得嗡嗡作响,没想到这个段姿竟然是这样癫狂的人,段姿的声音渐小,秦沐睁开眼睛,与于修对视一眼,皆看见对方眼里的寒意。

赵老实还在发呆,于修敲了敲桌子让他回神:“记。”

“哦。”赵老实连忙奋笔疾书。

“后来呢?”于修双手交叉放在下巴上,这会子,他是一点睡意都没有了。

“我那个时候是在楼上,楼下就是那些吃酒的人群,我决不能让楼下的人知道楼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把于冬梅搬到床底下,和往常一样下了楼,同那些牌友继续打牌。”

“后来我与老王联系,我跟老王说我错手杀死了于冬梅,他起初是不信,后来见到了于冬梅的尸体以后,彻底的吓傻了。”段姿说到这里,嗤笑了一声:“平日里威风八面的男人,就是在看见死人的时候也会吓得发抖,他都忘记了,他平日里怎么教训这个给他丢脸的农村妇女的?”

“我与老王愣了一阵,这么大具尸体,不是说处理就能处理的。那个时候,老王能想出的办法只有碎尸,而碎尸后的东西丢在哪里,唯一的地方,只可能是厨房。”

“于是,我和老王将于冬梅的身体切成了一小块一小块……”段姿说道这里的时候,双手飞快的击打着桌子,有点象菜刀剁排骨的声音,赵老实正在记录,被这声音引导得不知道想到了些什么,紧绷着一张脸,仿佛张口就能吐出来一样。

“老实点!”赵老实又发出了他那招招牌技能。

段姿被赵老实这么一打断,停了下来,像是唱歌唱到一般戛然而止,三个男人一脸阴沉面面相觑,甚至都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声。

“哈哈哈哈……”一阵高亢的笑声从段姿的嘴里发出来,尖锐得磨破人的耳膜:“这就是你们男人,害怕了,只知道怒吼吗?”

“我为了他错手杀死了于冬梅,和他一起碎了尸,然后把那些东西做成菜放于酒宴当中……可最后……他受不了噩梦的纠缠,居然让我去自首?碎尸的主意是他出的,吃饭的时候也属于他吃的最欢,他最讨厌的人就是那农村妇女,他嫌她的出身,嫌她没有文化,最后吃她肉的时候是那样的畅快……”

“可就是这样一个男人,居然也会害怕,因为做了几次噩梦,说是看到一个会飞的脑袋在天上乱飞……就因为一个噩梦,就让我去自首?凭什么?”

“我为了他做了那么多!凭什么!”

段姿像一头被困了的野兽,发出非人的嚎叫,为了自己的私欲,她已经人不人,鬼不鬼。

“你破坏了别人的家庭,最后还夺走了别人的生命,你凭什么?!”于修气愤的压着自己心中的怒火。

“我破坏他家庭?要说破坏也是他找我破坏的,那个时候我们多么恩爱,若不是那个农村妇女占着妻子的位子不肯走,能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吗?若是她再隐忍一点,息事宁人,她不在楼上刺激我,她会死么?我恨她,但是我从来没想过会杀死她,你明白吗?”段姿形容癫狂,那些黑色的死气,已经缠绕住她的脖颈,好像一使劲,那宛若实质般的死气就能活活的勒死她。

于修跟这种人没什么好说,犯了罪的人,大部分都不会轻易的意识到自己的罪行,只是觉得那样的,这样的理由,这些理由,足以支持他们犯罪,好像全天下都欠着他一样,他怎么做都是应该的。

段姿见于修不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