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顶点小说 - 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035暴打道士

035暴打道士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可秦沐完全忽视了对方的小眼神,眼瞅着小白快要吃饱,“王大宝,不就是住在我左边的那位么?段姿的老公?”

邱老六点头:“是啊,不然段小妞怎么那个年纪了都那么……那么……”邱老六想了半天,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词,双手在空中比划出一个葫芦的形状,然后嘿嘿直笑。追小说哪里快去眼快

“他道士已经请过来了?在什么地方?”秦沐继续询问道。

“就在花街的街口,好多人围观呐。”童成立马答道,那星星眼一眨不眨的望着秦沐,仿佛在说,快带我去吧。

可惜他注定要失望了,小白差不多已经吃完,秦沐一手拿着最后的几只包子,一手扛着小白,就往街口走去,邱老六忙不迭的跟在身后。

邱老六的包子铺大概在街尾的位置,花街的街口一出来就是一条国道,平日里车水马龙,如今是老远就能看见街口围着一大圈人。

都是些熟稔的老街坊,见秦沐挤了进来,纷纷让道,有些爱开玩笑的还跟秦沐打着趣,说怎么没把他那小娘子带过来云云。秦沐都报以微笑,他只是想看看围观的对象。

秦沐好不容易挤到前面,邱老六还在人群里挣扎,只见人群中央一张长案台,一个身着土黄色道袍的中年人挥舞着一把桃木剑,大汗淋漓,口中还似喊口号似的在喊什么。

邱老六挤了老半天,终于挤了进来,瞅着眼前的倒是,也有点发呆,随意扯了旁边的一人,道:“这就是王大宝带的道士?”

“对啊,有几个昨晚上见到鬼的都喝了符水呢,你昨晚上如何了?”说话者好奇的问道。

邱老六一脸冷汗,看了一眼秦沐。

秦沐会意的点点头:“老六昨晚也见到了,该去喝点符水。”

此话一说,那说话者非常热情的拉着邱老六的手走向案台,冲着正在挥舞桃木剑的道士说道:“道长,我们这里还有一位街坊也看见了。”

道长点头,在案台上拿出一张已经画好了的符,桃木剑横向一摆,将那符绕在剑身之上,借着空气的惯性,随意的在空中挥舞了几下,而后拿下来在手掌心随意一搓,那符咒竟然自燃。

由于隔得较远,秦沐也没看的清楚那符咒上面画了些什么,他自己是属于那种懒惰派的人,多次斗法所用的符咒,都是现画的,若是平时他才懒得画。

自燃的符咒被放置到一只瓷碗当中,渐渐的染成灰烬,那道士手一震,本来无水的空碗渐渐的从碗底出现水,而且逐渐升高与碗口平齐。

人群中爆发出一声好。

就连秦沐都挑起了眉看着这一幕,这一手,他自问做不到。

邱老六来不及看秦沐一眼,就叫那热心人将那一满碗符水悉数灌了下去,呛得他直流眼泪,一旁观看的小白蹲在秦沐的肩膀上,眯着眼直乐。

桃木剑在空中划了几个圈,竟然脱离了中年人的手直指小白,小白吓得躲到秦沐的脖子后面,秦沐伸手抵挡住桃木剑,却惊讶的发现这剑的分量还不轻,似乎非桃木所做。

“兄弟你什么意思?”摸不清对方来路,不过中年道士的这一做法,让秦沐有些发怒了。

“尔等妖孽,竟然大摇大摆的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待贫道收了你!”桃木剑被秦沐档回,用了五分的力,中年人接过的时候,还是蹬蹬的后退两步。

“妖孽?”秦沐眯起眼睛,“兄弟说的这话当真是好笑。”

中年道士没有说话,手中的桃木剑再次挥舞了两下,喃喃有词得似乎是念着什么,声如蚊蚋,比老和尚念经还难听。

“沐沐,我疼。”小狐狸软趴趴的趴在秦沐的肩头,随着对方的念咒,小白的脸色越来越痛苦,秦沐赶紧把小狐狸抱在怀中,指腹画着奇异的纹路,轻轻的按摩着小白的小肚皮。

小白的脸色在秦沐的按摩下,渐渐的恢复正常,那道士正看见这一幕,险些吐血:“你这妖人,竟然养妖,天理难容!”

秦沐总感觉和这中年道士对不上话,如今老道士这一开口,秦沐发现原因了,这厮就感觉是哪个古代穿越过来的,说话半文半白。

中年道士一口舌尖血喷在那桃木剑上,“今日除妖,替天行道。”说着就拿着桃木剑朝秦沐刺了过去。

秦沐周围的人群立即散开好大一块地方,这么多年的街坊,秦沐还是很得人信任的,周围的街坊虽说闪开了,但嘴上依旧不忘说道:“道士先生,田医生可是个好人呐!”

“不过是妖人使用的妖术罢了,如今我让他现了形,你们就知道了。”那道士听得周围人的话语,气得大嚷道。

“你才妖人,你全家都妖人,你个死人妖!咳咳咳……”邱老六终于把那口气给咳匀了,吐着满口的符水,一股烧火的怪味儿萦绕在嘴里,颇为不舒服,与此同时,秦沐在老远的看见,邱老六嘴里的怨气不再是呈条状的逸散,而是呈现出雾状,从邱老六的嘴里喷出来。

那些雾状的怨气从邱老六的嘴里出来以后并没有消失,而是薄薄的覆盖住邱老六的全身,秦沐一看就怒了,这一层薄薄的怨气看上去并不可怕,可这足以要了邱老六的命啊。

“你给他吃了什么?”本来抱着看戏心态的秦沐突然怒了,小白从他怀里跳出来,秦沐直接冲上去。

“妖人别走!”中年道士的桃木剑横亘在秦沐的面前,秦沐看也不看一手挥过去,只感觉手上一麻,手臂上一股焦糊味儿传来,秦沐仔细一瞧,只见睡衣的半截衣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