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027我真没嫖,娼

027我真没嫖,娼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秦沐的眼角不知不觉流下了泪水,眼前从最开始若如河水的黑暗,渐渐的黑暗的尽头,出现一个小小的光点,那个光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慢慢的放大,从最开始的模糊,到后来的清晰。追小说哪里快去眼快

只见一个面目极黑的家伙站在自己面前,秦沐下意识的伸手去档,这巧克力色的家伙轻巧的避开,冲着一旁的人道:“他醒了。”

“沐沐……”秦沐刚刚看清眼前那抹素白,以及闻到医院特有消毒水的味道,身上就被重重的压了个东西,秦沐一口气儿没上来,差点又呛晕过去。

小白连忙站起来安抚着秦沐的后背,管家婆又唠唠叨叨的开始了:“秦沐,你不是说只是去探查探查的么?可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你这还叫只是探查探查?你丫的知不知道担心死我了,要不是后来碰上黑姐姐,把事情跟她说了……对了黑姐姐难道没有去接应你吗?”

秦沐咳了好大会儿才发现趴在自己床边的是小白,顿时头疼不已,想想刚刚看到的淑女版的黑珍珠只不过是他在做梦而已,秦沐想想也对,就说嘛,黑珍珠怎么可能有那么温柔的一面,吓死他了。

小白还在耳旁唠唠叨叨,秦沐想起这货居然敢在梦里拿白眼翻他,反了它还,顿时也没了好气,不耐烦的摆摆手:“行了,别唠叨了,我做什么不用你来管。”

“秦沐……”小白没想到秦沐这一起来就呛它,心中委屈得不行,它不过是担心沐沐嘛有什么不对,心里这样想着,眼中两大泡眼泪就在眼眶中打转,什么时候都可能落下来的样子。

秦沐看见小白这幅样子,心里也觉得自己说话说重了,不过碍于面子没有解释什么,只是摆摆手道:“我很累。”

“对啊,嫂子,秦大哥刚醒,你就不要在一旁唠唠叨叨的了,听得我的耳朵都起茧子了。”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响起,秦沐被那句“嫂子”雷的不轻,嫂子?哪里有嫂子?秦某人还未嫁娶好不好?

小白破涕为笑,当下也不再计较秦沐的态度问题,这个时候秦沐才发现,邱老六一脸**的站在床边,嘴里嫂子长嫂子短的叫着小白,这厮这几天怕是没睡好,感冒了,那声音跟个老实的庄家人一般,秦沐看了都觉得头疼。

天哪,为什么让他醒来啊。早知道外面这么乱,他宁愿在梦中面对那个淑女版的黑珍珠了。

想到眼里看见的最后一个画面,秦沐心里忍不住的抽痛。到底是为什么呢?为什么他会想和黑珍珠说“我要保护你”,为什么淑女版的黑珍珠在梦里会这样对他?

重华常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难道自己就渴望看见黑珍珠淑女的样子?秦沐被自己的想法恶心到了。

“秦大哥,不是我说你,你这也太不地道了,丢下这么漂亮的嫂子去那种地方,这怎么行?”邱老六冲着秦沐痛心疾首的陈诉,秦沐抖了抖,看着邱老六这一脸无良大叔的样子,还冲着自己叫大哥,秦沐眼角直抽。

“我去什么地方了?”秦沐被邱老六的一番狂轰乱炸弄得头晕。

“你去什么地方了?”邱老六的声音突然提高了一个八度,这厮正在感冒,声音一提高气就上不上去,末尾音已经是沙哑,那破锣嗓子冲着秦沐怒吼:“整条花街都知道了,秦沐,枉我还一直把你当大哥,没想到你居然会是这种人!”

面对着邱老六的咆哮,秦沐双手一摊:“哪种人?”

“你……”邱老六被秦沐呛得直咳嗽。

“没看到过出去嫖娼还这么理直气壮的,若是那女孩醒来,告你个强奸,你就在牢里度过下半生吧,哼!”一直站在旁边不说话的巧克力人开口了,看着秦沐的眼神是一脸的鄙夷。

“我……我……我……我什么时候嫖娼了?!哪个王八蛋说的?”这下轮到秦沐口吃了,秦沐这才看清,这巧克力色的家伙一身黑色的警服,因为这厮的脸和衣服一个色儿,刚开始的时候,秦沐一扫而过,没有仔细观察。

“我说的,我是县公安局刑警于修,你要是有任何疑问,可以去问问当时在场的刑警!我们每个人的每双眼睛都看得清清楚楚!”巧克力色的家伙义正词严的说道。

那一身正气的样子,让秦沐不禁怀疑他在昏睡的时候是不是真的干过这事儿,他可没有一点印象啊,自己累死累活的复活关雪,完事儿就晕了啊,什么嫖娼,嫖谁啊?

难道是黑珍珠?想到梦里黑珍珠一脸温柔的淑女样儿,秦沐立即把这个念头给掐死。

看着秦沐沉默不语,于修以为其理亏,冷冷的哼了一声。

“沐沐,我相信你,你是清白的。”小白握拳,一副力挺的样子。

邱老六立即感动得眼泪哗哗的,“秦沐有你这么个贤内助真乃人生一大福分……”

秦沐一头黑线,“我真没有嫖娼。”

“死不悔改。”于修面无表情的看着秦沐,这个时候“叮铃铃”的那种老旧铃声响起,于修看了眼躺在床上的秦沐:“给我老实呆着。”便出门接听电话。

“沐沐,我们赶紧逃吧,这才三楼呢。”小白眼瞅着于修消失在门口,一把拉住秦沐的手腕。

秦沐哭笑不得的拿开小白那只爪子,“我没有做过,何必逃跑?”

“哎呀,秦沐你不懂!”小白急得一跺脚:“现在这病房里里外外都是警察,他们发现你的时候,说是有个光着身子的女孩抱着已经被撕烂得像块破布的衣服痛哭不已,而你一身衣冠不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