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025拒鬼差

025拒鬼差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黑珍珠好奇的凑过去,秦沐将三只手指压在对方的动脉处,惊讶的道:“她还活着。追小说哪里快去眼快”

黑珍珠观察了半天,有些害怕的靠近秦沐,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胸前的那片丰盈正蹭着秦沐的胳膊,只是秦大官人太过于惊讶嵌在墙壁中的女孩儿,压根没有感觉出来。

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秦沐连忙看着手中的那片人皮,白叔的火焰直指女孩,坚定而非乱指,秦沐一下子惊了,他想起关雪的脸庞已经出现在小茹的脸上,若是眼前的人便是关雪,那么她脸上一定是有面具一般的东西进行遮挡了。

秦沐小心翼翼的在女孩的下巴处摸索了半天,一张类似于橡胶手套的材质的面具被秦沐一点点的撕开,不过里面的情形却吓了秦沐一跳,只见高仿的人皮面具揭开以后,露出的却是结了痂的面庞,暗红色的肌肉闪着光,连青筋都是清晰可见,两个没有鼻子的鼻孔像是在一片火红色的海洋中,突兀出现的两个洞,并且可以听得到微弱的呼吸声。

那女人的眼睛半睁半闭,似睡似醒,秦沐伸出一根手指在她面前晃了晃,她仿佛没有看见一般,脸上的表情麻木而绝望,一般只有心死了的人,脸上才会出现这样的表情。

秦沐知自己是来晚了,一个花季少女,是受到了怎样的非人虐待,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怎么把她弄出来?”秦沐回头问身后的黑珍珠,黑珍珠也是一脸茫然,看着那少女的样子,黑珍珠也觉得颇为心疼,从刚开始的害怕,转为愤慨。

秦沐顺手画了张巨力符,拍在自己身上,又在房间内找了半天,找到一个水果刀,这才冲着墙壁砍了过去。

也许是秦沐的符咒起了作用,秦沐这一刀的力气极大,如同割豆腐一般插入了墙体,再一使劲,那水果刀在墙壁上留下一个口子,只是水果刀的刀刃已经卷得不成样子。

“我来!”黑珍珠看不下去,操着她的鬼器就上来帮忙,在两人的努力下,这墙体才被挖开,然而后面的景象,饶是两个人都属于那种见多识广的类型,都被吓了一跳。

只见那少女的背后全部都是红色的、裸露出来的肌肉,青筋在上面闪闪发光,秦沐和黑珍珠在挖掘的时候不小心将碎石头弄到少女背后裸露出来的肌肉上面,少女的呼吸声立即紊乱了不少,吓得秦沐只得轻手轻脚。

小心翼翼的将女孩从墙体中取出来,秦沐尽量的让自己的手放得很轻柔,女孩除了面对外面的那截身子上有皮,被嵌在墙的背后那些,裸露的背和腿,一点皮都没有了。

甚至在她的身上,依稀的见得到取皮的刀痕。秦沐看着这些伤痕,这定是使用了某种秘法进行活取的,古代刑罚当中的确是有剥皮这么一说,甚至在遥远的古代就已经有了活剥,活剥后的人竟然还能存活。

他不明白那半脸人如何要取这女孩的皮,若是说小茹之前是因为难看,所以想要用别人的皮来美化自己,那么这个半脸的女人,难道也是需要人皮来美化自己?

想到那半脸女人手上的那些黑色的人皮符咒,秦沐就跟吞了苍蝇一样恶心,黑珍珠一脸惋惜的看着女孩身上的裸露出来的肌肉,磨磨蹭蹭老半天,这才问道:“秦沐,你有办法治好她不?”

“办法是有,不过现在没有工具。”秦沐真后悔不准备齐全了再来,不过要是他真的准备齐全了再跟来,估计这花季少女早就没了性命。

“她这个样子居然还能活着,真是个奇迹……”黑珍珠说道:“要不我们现在就把她弄回诊所,你再来进行医治。”

“她的命现在是某种秘法所吊着的……”秦沐说话间,一股红色的光从女孩的脸上偷出来,于此同时,那女孩的头部有一个面容姣好的影子从里面透出来,一脸茫然的看着周围的景象,那透出的影子的脸,正是关雪。

“糟了,那半脸女人将秘法切断了。”秦沐一看见那影子当即便明白了什么,这女孩的魂魄怕是要离体了,想想关羽那企盼的眼神,秦沐握拳,决不能让她死去。

“她的魂魄都离体了!”黑珍珠惊呼,看着那坐着的影子惊呼道。

“你来挡着鬼差,我想办法。”秦沐当机立断的说道,手中的判官笔在那坐着的虚影上轻轻一点,那女孩的魂魄便看着秦沐,眼中的神色逐渐清明,秦沐知道,若是这魂魄自己不愿意回去,强行让她回去只会留下后遗症,所以秦沐使得这魂魄暂时清明,让它知道自己的处境。

当然,若是它实在是不愿意回去,秦沐只好强行的让她复活,当然这样作的代价是比较大的。

人自身的求生意识若是激活,只要将门外的鬼差拦在外面,起死回生并不是太大的问题。

而拦住外面的鬼差,作为鬼差中的流氓——黑珍珠,不是什么大问题。

黑珍珠这边,在秦沐下令之后就盯着门外的方向,果然,在那魂魄坐起来不久,地上就传来了黑无常特有的铁链的拖曳声。

一高一矮的身形逐渐在灰尘中显现出来,由于是背光,暂时还看不清面容,本身周围空气因着黑珍珠的到来就变得很低的温度,此时又再次调低,冷得秦沐都忍不住打个寒颤。

那一高一矮缓缓的走了过来,那高个子的拖着锁魂和勾魂所用的锁链,锁链的一端连接着如黑珍珠身上那根鬼器一样的东西,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拖曳在地上,发出难听的声音。

而那个矮个子,一身素白,相对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