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024鬼将

024鬼将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鬼将同鬼兵一样,都是由最开始的生魂炼化而成,只是这炼化的条件比起鬼兵来说更为苛刻,一般说来,鬼将的生成还对死者的死法有严格的要求,包括怎么死,什么时候死,因为什么事情死去,都有严格的限定。看书神器爬书网

而符合这些条件的鬼魂必是相当凶恶的,怨气也十分的重,这样的鬼魂炼化成为鬼将的概率更为大一些,因为越是凶恶的鬼魂,在吞噬其他鬼魂的时候才显得更加的绝情。

炼化鬼将的过程有些类似于炼蛊,蛊是用一堆毒虫放在一起撕咬,而鬼将则是用一堆的生魂放在一起撕咬,以凶恶的,凶狠的吃掉弱小的生魂为界,单纯靠吸收别的魂魄的鬼力而提升修为,从而炼制鬼将。

鬼将也有可能是鬼魂自己修炼而成的,这样的鬼将更加难对付,如果说那些炼化的鬼将是属于揠苗助长的话,那么这些自我修炼而成的鬼将则是一步一个脚印成长起来的。

不过这些鬼将一般都是阎王坐下的亲兵,很少出没于人间,换句话说就是官方子弟,而眼前的这三只很明显的都是人为的揠苗助长起来的,空有强大的鬼力,而实力只能算作一般,比厉鬼稍微强点吧。

此时三只炼制的鬼将将秦沐和黑珍珠围在中央,一个未准备充分,一个不学无术,怎么看怎么令人担忧。

黑珍珠把腰间的那根棍子拿了下来,那是黑无常专门用来勾魂的棒子,长得有些奇怪,却是地道的鬼器。

秦沐则是运用判官笔趁三只鬼将还在打量之际飞速的在空中飞舞着,黑珍珠只是扫了一眼就明白秦沐想要做什么,当即出手,一条铁链连着那根棒子,黑珍珠挥舞着铁链,冲着一只鬼将就打了过去,那动作毫无章法,甚是难看。

秦沐无暇去鉴赏,他的工作就是在黑珍珠拖住这几只鬼将的时候完成眼前这个号称雷域的灭杀阵法,一次收拾三只鬼将就是他也有些吃不消,只有靠着阵法才能够完成,而发动这样的阵法,如今最重要的则是时间。

黑珍珠干架完全是流氓打法,想打哪打哪,没有一点美感可言,索性的是这家伙或许在鬼界就是一欺行霸市的主儿,打起架来毫不含糊,况且三只只是智力低下、空有其表的鬼将,黑珍珠游刃有余,拖了好一会儿,倒也没怎么受伤。

“成!”秦沐落下最后一笔,累得气喘吁吁的直接坐在地上,判官笔混合着灵力,在空中留下的黑色的墨水印记很是玩好的留在半空中,黑色的线条错乱复杂,每一根线条上又不断地闪着小电弧。

黑珍珠给了三只鬼将最后一下,立马撤退,这灭杀阵法不分敌我,唯一的阵眼就是秦沐,黑珍珠将三只鬼将打得稍微后退一步,这才一脚踏入了秦沐的阵眼,此时秦沐的阵法才算作真正启动了。

“你丫的能不能有点出息。”黑珍珠一进来就很不客气的将秦沐挤到一边:“累死姑奶奶我了,我看老白当初和重华合作的时候也没那么累,你到底是学艺不精啊,你说你出来居然什么都没带,就带着一只破判官笔,要不是我刚好去你那破屋,还不知道这样大的事情的。”黑珍珠一进来就絮絮叨叨个不停。

秦沐听得阵阵苦笑,他只是想探探路的,没想到莫名其妙的拐进来不说,还要聆听黑珍珠姑奶奶的唠叨,真是可怜。

此时,地底三层的灯突然全部都熄灭,整个雷域中蓝色的电弧和电流交织在一起,整个阵法所在处一片蓝光,金色的符文在蓝光里面依稀闪烁,听得那三只鬼将痛苦的哀嚎声连绵不绝,秦沐和黑珍珠这才满意的笑了。

“哎,你说,那个女的到底是什么人啊。”看着局面逐渐的稳定下来,黑珍珠突然想起这三只鬼将就是那该死的半脸人丢过来的,脸色一沉,烦躁的说道。

“我也不清楚,不过听她自己说好像是我师父的旧情人。”秦沐摊了摊手:“不过师父他老人家注定没有老婆的,而且师父也从未把儿女私情放在心上。”

“你怎么就知道人家没有把儿女私情放在心上?你做重华的徒弟的时候,重华都快60了,你怎就知道他没有动过凡心?”黑珍珠嗤笑一声,回头就和秦沐呛上了。

秦沐:“……”

秦沐发现,根本就不能和黑珍珠讨论如此深奥的问题,这丫头能活活气死你,在他的心里,从未怀疑过师父的话,而师父也以身作则,可如今事实如此,这半脸女人的确跟重华有密切的联系,否则,连巫歌的打断方法怎么都教给她了?

秦沐只是下意识的相信心目中的那个完美师父,不会做这样的事情而已,其实白叔一早就说了,要秦沐碰上这个使用黑色的人皮符咒的人,要放她一马,若是以后再见面,则杀无赦。

白叔跟着重华的时间比自己要早得很多,他做过重华一段时间的侍灵,对于这些事情他应该清楚得很多。

而且,秦沐注意到,自己的音爆是在重华离开后逐步的参悟出来的,而那女人似乎也会音爆,她打断自己的方式,虽说不能算是音爆,但是也很有杀伤力,至少理论上和音爆是差不多的。

难道,当年重华并没有完整的教他巫歌,或者是他还没来得及教,就踏上了征途,五年一去不复返了?

后者的可能性更大,毕竟当年重华的离家,也是非常突兀的。

雷光灭杀阵的威力还算不错,不到一刻钟,那片儿地连同地板都被轰成了渣渣,更不要说三只鬼将了,如今灰烬里也只剩下三张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