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004冥币

004冥币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女人顺从的答应,跟着依然是四肢着地的形态,缓缓的在地上爬动着,爬动的时候故意扭着丰臀,从朱天这个角度看过来的时候是风情万种

可惜现在的朱天可没心思观看这样的画面,他陷在沙发里,想着2天前的那封该死的邮件,若不是那封邮件,他本来平静的生活也不会是现在这幅模样

2天前他正在干嘛呢?朱天拍了拍那脑满肠肥的脑袋,想了想,是了,他正在办公室享受来的小秘书的服务,正将那风骚的小美女压在办公桌上的时候,那封邮件便不期而至了

没用公司外部的邮箱,而是直接发到他的私人邮箱里面,起初他以为是一些垃圾邮件便没有管,后来在小秘书出门以后,他无聊的浏览网页的时候才想起了这么个事情,随意的点开那封邮件,而里面的内容却只有一行字,几张图片

“下一个就是你”

在这句莫名其妙的话之后,跟着的是三张图片,极为逼真,第一幅是一个男人拿着斧头砍向自己的脑袋;第二个是一个男人喝下滚烫的铁水;而第三个男人则面无表情,周围是蓝色的气泡,像是躺在液体中

朱天浏览完图片,没觉得有多奇,这样的合成图片,在网上大把大把的都是,也就是博人眼球而已,没多大的意,朱天正准备关掉这封邮件,三个名字却突然跳到他的脑中

简晨,连向南,钱山

这三个快要淡忘的名字再次出现在他的脑海,朱天将那几幅图片放大了摆在桌面上,这三个图片,正是那三人

“下一个就是你”一种诅咒的味道,朱天打了个哆嗦,这三人跟朱天什么关系怕是只有他们四个才能明白,看着第三张图片里,钱山那痛苦的表情,朱天第一个反应就是去打电话……

此时陷在沙发里回想过往的朱天打了个哆嗦

钱山

他一个鲤鱼打挺从沙发里跳了出来,钱山刚刚在吃夜市的时候,坐在他对面的那个面无表情的清秀男人,那个人就是钱山那是钱山二十多年前的样子

朱天晃了晃他那肥头大耳,心中的寒意让刚刚在女奴身上取得的暖意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的提醒自己,这种事情怎么可能,那个人也只是长得像钱山罢了,况且在那样的灯光下,根本什么都看不清楚

而心中的另外一个声音却清楚的告诉他,那个就是钱山,他一脸活人不该有的死灰色,那就是死人

这样的想法让朱天这个大胖子全身都颤抖起来,哆哆嗦嗦的从裤兜里掏出一根烟,手心中沁满的汗水让他几次都没能打燃手中的打火机,反而没拿稳,将香烟掉在地上

朱天不死心的再次掏出烟,此时兜里装着的什么东西跟着一起掉落在脚下,朱天僵着脑袋地下了头,几张怪模怪样的钱币掉落在脚下,朱天顺手捡了起来

眯着眼睛仔细看了看,朱天像是捏了个烫手的山芋,赶紧丢在地上

冥币,竟然是冥币

哪来的冥币?

加上钱山的冲击,朱天的脑袋都已经木了,他说不清楚应该是恐惧还是愤怒,他一向不相信有什么鬼神之说,只是后来做生意的时候才拜拜关二爷或者财神,骨子里,他对于这样的鬼神之说都是嗤之以鼻的

只是今日接连遇见的事情让他忍不住往那方面去想,朱天仔细想了想,除了在老板那里吃了餐饭,找了零钱之外……

零钱……夜市钱山

朱天想到这里一阵头皮发麻,心里生出一个奇怪的念头,难道那夜市根本就不是给活人吃的,而是给死人吃的?这个念头一旦滋长起来,就如同野草一般席卷了朱天全身的每一个角落,从接到那封莫名其妙的邮件开始,他的人生就处于极端的恐惧当中

没了烟草的麻痹,已经处于极端恐惧下的朱天,环顾了四周,忽而警觉起来,静,太静了那女奴去洗澡,房屋内该有的水声,空调声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身处一个真空地带

“莉雅?”朱天喊了一声,这声音让朱天感觉仿佛不是自己的,声音尖细而恐惧,在这样空旷的屋内,非但没给自己壮胆,反而吓了他一跳

朱天愣了愣,慢腾腾的挪到卫生间门口,看着从卫生间门缝内流出来的粉红色的水大惊失色,似乎是在畏惧着什么?右手颤抖着推开了门,门内的景象却惊得他跌倒在地上

浴缸内,莉雅光着身子浮在水面上,本来挂着浴帘的铁丝不知道为什么会缠绕在莉雅的脖子上,血透过铁丝一点点的渗透在她身下的浴缸里,而正对着门的那一面浴室的墙上,用鲜血写着几个大字:

“下一个就是你”

朱天呆呆的看着眼前这样的画面,似乎是愣了很久,紧接着一声大吼,眼前的这幅画面跟记忆中的某副画面重合,封存在心底的记忆被唤醒,一种绝望的感觉从心底曼出来,像海草一般抚过全身,朱天大吼一声,屁滚尿流的从地上爬起来,冲出房门

她回来了,她回来了

心中的恐惧越来越大,他终于想起来困扰他两天的问题是什么了,原本以为自己已经远离那个地方,换个地方改名换姓之后,一切都将过去,却始终都是在自欺欺人而已

没有搭电梯,朱天迈动着粗短的小腿在楼梯间奔跑起来,仿佛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他想尽快的逃离这里,然而身体的重量让他跑几步就累得气喘,这该死的楼梯怎地这样长,这样无尽头?

终于,在朱天快要绝望的时候,他闯出了那栋居民楼,小区内散步的人们皆是不解,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