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个性小说 > 悬疑灵异小说 >济世鬼医 >003鬼小吃

003鬼小吃

小说:济世鬼医| 作者:圣堂幽| 类别:悬疑灵异

在朱天看来,秦沐的那家不靠谱的小诊所坐落的位置却是极好的,出了那家诊所门前的小巷便到了闹市,霓虹灯下,来来往往的路人一脸惬意的走在路上,朱天惊讶的发现,这条小巷上的人们多是满足和舒适的,没有了那种大都市的繁忙和匆匆,每个人见面都微笑打着招呼,必是相互之间熟络的紧

或许是离着市中心太远的缘故这小巷虽然感觉上十分温暖,但落在朱天的眼里却成了穷酸,这街道两旁的小屋多是两三层的旧式小楼房虽然没有像那间诊所一般烂到无以复加,可这样老式的小洋楼,已经在市中心很少见到了,唯有这些尚未规划的老街,才会有这样的房子

一路熙熙攘攘,街道两旁摆起了夜市,一水儿的红色大蓬支起的摊位,卖着夜市上常有的烧烤,朱天那饿了两天的肚子,闻着街道上的香味,感觉饿了

“老板,这个怎么卖?”朱天随意的找了个比较清静的摊位,像这样的在街头贩卖的烧烤食物,他已是许久都不曾吃过了,随意的在摊位上看了看,指着一串小馒头问道

老板是一个头发卷曲的中年男人,脸上泛着黑乎乎的油光,不知道是脸黑还是油黑,看见朱天露出一口漆白的牙:“两块五,我这里的东西可是最便宜的,别家都要三块呢”

是了,这样的小摊卖的东西在十几年前那是又便宜又好吃,从前还在乎的问到底多少钱,现在的朱天却是不在意了,可又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刚刚会出声询问价格

“给我来这个,还有这个……”朱天已是饿急,从前他是很鄙视这样便宜的东西的,而且那老板还说了,他家的东西比别家还便宜些,可谁知当朱天看了一眼摊上的东西后,从摊位上传来令人食指大动的香味使得他有些欲罢不能,一连串的点了好多

“好嘞您稍等”有这样的肥羊上门,卷曲头发的老板乐得见牙不见的收拾着,朱天则在后面随意找了个位子坐着

不多时,老板已经做好了朱天所要的食物,一样样的摆在朱天的面前,而这个胖子已是饿得前胸贴后背,他从来都没有感觉自己是这样的饿过,飞快的消灭着眼前的食物

“老板,东西做的不错啊”朱天在消灭食物的时候不忘了夸老板两句

“嘿嘿您喜欢就好,还要来点什么?”老板咧着他那口白牙,在那一张黑乎乎的脸上格外显眼

“哈哈,吃完再说,吃完再说”朱天打了个哈哈,继续消灭食物

“老板,一份鸡蛋羹”一个冷淡的声音出现在摊位

“好嘞——您等着”老板继续忙活着

朱天埋头听着老板来回的招呼客人,很奇怪刚才还是冷清的摊位如今客人却来了一个接一个,摊位里面的座位渐渐坐满,连朱天的对面都坐着一个人

朱天终于消灭完了食物,肚子很饱,一抬头却看见一个脸色比他还要苍白的人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他穿着一件已经看不出颜色的圆领长衫,留着稀松平常的板寸,面庞清秀,在摊位那昏黄的灯光下,面庞呈现出一种活人不该有的死灰色,而他的面前放着一碗几乎没动的鸡蛋羹,朱天直觉的认为,这就是最早的那个冷淡声音的主人

见朱天盯着他,对面的人突然露出一个笑容,他的嘴几乎咧到了耳朵根,在这样死灰色的脸上,这样的一个笑容看得朱天毛骨悚然,摊位上昏黄的灯光透出他消瘦的背影,他笑得全身抖动,连影子都跟着一起摇晃

“你笑什么?”朱天莫名其妙,甚至有些恼怒的问

对面那人白眼一翻,笑声戛然而止,仿佛突然按了暂停键,一个森冷的声音从他的嘴里传出来:“下一个就是你”

“你说什么?”朱天惊恐的站起来后退一步撞翻椅子,一脸惊诧的看着眼前的人,从心底透出一股凉意来

他想起那个呆在歪歪扭扭的楼里的男人,也是这样森冷的口气对他说这样的话,朱天不可抑制的站了起来:“疯子,疯子”说这话的时候几乎在跳脚

“怎么了?怎么了?”老板慌慌张张的从摊位跑过来,见朱天.怒发冲冠的站着,另外一个面无表情的吃着鸡蛋羹,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看见朱天生着气,便赔了笑脸安慰着:“和气生财,和气生财,这位先生……”

“老板,多少钱”朱天深吸一口气,犯不着在这里跟个不知所谓的疯子一般见识,填饱了肚子,他只想快点离开这个邪门的鬼地方

迅的结了帐,朱天回头看了一眼那个依旧呆傻的看着自己面前的鸡蛋羹的男人,接过老板找的钱看也不看的一把揣在兜里,老板在一旁边鞠躬边陪着笑:“不好意思……”

“老板,这样好的摊位,别让这种疯子来糟蹋”朱天余怒未消,冲老板吼道

“是是……我会注意的……”老板说着,目送着朱天离开,不忘加了句:“您慢走”

看着朱天远去的背影,卷曲头发的中年老板直起身子,有些疑惑的摸着下巴:“啧,他怎么找到这个摊位的……不应该啊……”

与此同时,在屋内正与小白眼泪汪汪的看着某个国家拍摄的爱情电视剧的秦沐,若有所动的掐指一算,笑将开来,两手揉着小白那一脑袋的软毛:“白白,你说,为什么有人喝凉水都塞牙呢?”

小白被他肆意的抱在怀里,让他一句“白白”雷的不轻,重复一个字有种被宠幸的感觉,而小白觉得自己已经失宠多年了于是全身上下打了一个哆嗦,才问道:“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