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贴士:弹窗广告的确很讨厌,不过登录后不会再出现弹窗,建议先登录再阅读.
您的位置:爬书网首页 > 女生小说 >星际之大帅威武 >小包子——贝星安

小包子——贝星安

小说:星际之大帅威武| 作者: 啃公主的毒苹果| 类别:女生

小包身上时时刻刻都散发着一股奶香味,闻着就让人感觉心里软软的,可他总在无意识的状态下尿尿或粑粑,没两天,就被贝怒西斯嫌弃了,于是在咨询过蓝家奶奶以后,贝怒西斯决定给小家伙洗澡。~

一只大大婴儿用浴盆摆在床边,盆里装了大半的热水,海诺雅在蓝家奶奶的帮助下,小心的解开襁褓,将小包托在腿上,小心的先帮他洗头,小包很乖,闭着眼睛哼唧两声并没有哭,洗好头,海诺雅这才将小包的衣服脱掉,一只手托着他后脑勺,一只手托着他的小屁屁,先将他的小脚慢慢放进水里。

闭着眼睛迷迷糊糊的小包刚开始瑟缩了一下,扭着脖哼唧两声,等到整个身体都浸入水里以后,他才不甘不愿的睁开眼睛,黑漆漆的小眼睛眨啊眨的溜来溜去,不过据说这个时候的婴儿眼睛可视距离是非常有限的,蓝家奶奶抓着小毛巾轻轻给他擦洗,他两只小脚丫在水里瞎蹬乱踹,小爪也挥来抓去的,时不时的哇哇两声,感觉不像在哭,而是在撒欢。

贝怒西斯目睹了全过程,觉得很有趣,心里痒痒的,便也凑了上去,他蹲在浴盆另一边,伸手抓着小包的脚丫摇了摇,就见小包的小**突然抬了起来,一条水线轻柔的滑过一道优美的抛物线,正中傻爸爸坚挺的鼻梁,糊了他一脸的童尿。

我勒个去~!

我捂着肚笑倒在床铺里,一手握拳死劲捶床,海诺雅低头抿嘴,表情严肃认真,但肩膀却不住的哆嗦抖动,蓝家奶奶几乎笑抽过去,忙不跌的将黑着脸的贝怒西斯拽开,“童尿好啊,大富大贵。多福多寿!”

一句话将贝怒西斯心中憋屈的火焰给生生压了回去。

不过,从此以后,这两父真心是杠上了。

小包白天睡得越发昏天黑地,晚上越发闹腾得地动山摇。贝怒西斯的生物钟几乎快要颠倒过来,这还不算,小包清醒的时候,只要傻爸爸出现在可视范围内,他绝对哭得惊天动地,好不容易贝怒西斯哄得他睡觉了,只要一放手。他立马醒过来继续哭得惊天动地。

不到一个礼拜,永生不死的亲王陛下就仿佛一下老了十岁,那个憔悴哟……,我看着都有些心疼!

好不容折腾到满月,我重获自由,立马抱着小包出门去显摆,先是去兽族领地溜了一圈,兽王们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婴儿。~满脸的稀奇,狼王将爪尖缩回肉垫里,用比小包脑袋还大的肉爪爪轻轻碰碰他肥嘟嘟的脸蛋。小包立刻咧嘴一笑,粉嫩嫩的小舌头都翘了起来。

兽王们立刻兴趣大起,排着队来各种触碰抚摸,无一例外的都将爪尖收了起来,那叫一个小心翼翼。

小包也不认生,只要不弄疼他,他绝对不哭,跟面对他亲爹时简直是另一个极端。

闻讯而来的凶兽越来越多,到最后,连图坦和坦图都来了。爱笑的小包得到了所有非人类的喜欢,他的人气很快就超过了我这个纯种人类……,说起来,他也算是纯种人类丫~!

等回到城堡后,傻爸爸不爽了,“你怎么带他跑那么远去。也不怕那些粗鲁的凶兽们伤到他。”

我也不生气,只是笑眯眯的望着他,实在不忍心说小包只有在面对他的时候才会哭。

“哇啊啊——”

看吧!!

贝怒西斯手忙脚乱的把小包抱起来,又拍又哄的,可是哭声还是不止,急的贝怒西斯满头大汗,我忍不住提醒了一句,“他估计是尿了!”

贝怒西斯僵了一下,眼巴巴的望着我,“你来。”

我:“……”

无奈的叹了口气,我伸手去接,结果小家伙一到我手里,他的哭声立刻上升了好几个分贝,只要不是聋就能听出他的不爽,于是,我将小家伙塞回贝怒西斯还没来得及放下的臂弯里,送给他一个同情的眼神,贝怒西斯的脸立马黑了,僵了又僵,最后认命的找个地方坐下,把小家伙放在腿上,扒尿片。

尿片上一片金黄金黄的半固体映入眼帘,望着贝怒西斯纠结的眉头以及嫌弃隐忍的表情,我嘴角微微一抽,原来是粑粑了,难怪黏着他爸不放,丫是故意的吧故意的吧~!

等到小屁孩半岁的时候,蓝家奶奶终于大发慈悲的给贝怒西斯解了禁,当天晚上,我洗好澡出来,刚坐在床沿,贝怒西斯就光溜溜的扑了过来,忍了一年半啊有木有,别说他,连我都有点那啥了。

前戏做足,炙热滚烫的棒槌抵在我双腿之间,我们一起期待着最后临门一脚的时候……

“哇啊啊——————”

贝怒西斯的脸瞬间黑了,他浑身僵硬的杵在那里,额头冒汗,那咬牙切齿的样仿佛恨不得吃人,我不由得捂嘴偷笑,拍拍他肌肉鼓动的臂膀,翻身下地,把小屁孩抱起来喂奶。

我坐在床沿,低头望着小家伙狼吞虎咽的样,突然,一条火热的臂膀卷上我的腰,我不由得扭了扭,“别闹,等一会儿就好了。”

“等不了了。”贝怒西斯低哑的吼了一声,一手搂着我的腰,一手托起我,找准位置,直接放了下去,身体的重量使得我们契合的部分深入得有些过分,我忍不住一颤,不可抑制的溢出一声呻|吟。

贝怒西斯背靠床头,我躺在他怀里,小家伙被我牢牢的抱在手上,正吃奶吃得欢的他丝毫不受影响。

贝怒西斯隐忍着停了一会儿,见并不会影响小家伙进食,大腿微微一动将我顶了起来然后骤然放下,身体的重量令我们再次契合到了最深处,我勒个去,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