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女生小说>寂寞宫花红>番外
小说:| 作者:| 类别:

番外

小说:寂寞宫花红| 作者:尤四姐| 类别:女生小说

贵妃封后不算什么了得的大事,因为只是继皇后,身份虽同样尊崇,到底体制上差了一程子。无非进宗庙,授金印,大赦天下,历朝历代都没有按帝王家大婚礼,百里红妆从午门迎娶进宫的道理。

不过老例儿归老例儿,承德爷威武,偏爱反其道而行,昭告所属各国来贺,声势闹得极大,大婚当天华盖、宝扇、华幢、信幡、旌节、銷金龙纛、纛旗、乐车、御仗……赫赫扬扬直铺排了大半个四九城,郑重其事把这位慕容皇后请进了帝都中宫。

锦书坐在喜床上,真如待嫁的少女一样紧张得手心流汗。低头一瞥,瞧见了石青朝褂上的正龙团花,游移的神思才清明起来。

如今是名正言顺的了!她有些欢喜,又有些难过,一时五味杂陈掺在心头,也品不出什么味道来。

三层金凤朝冠压得头昏脑胀,她惦记硕塞,他懂事之后头回入宫,人生地不熟的,皇子们都大了,都知道他的身份,怕是不好处,万一哪里受了委屈,比割她的肉还疼。

她挑起喜帕往外瞧,精奇嬷嬷笑着蹲福,“皇后主子别急,万岁爷过会子就来。”

她颦了眉,“见着小王爷了么?”

封后敕令颁布那天,永昼也追封了恪亲王。她知道皇帝的用意,人死了,身后的功名都是虚妄,真正荫及的是硕塞。子袭父爵,纵然将来做个没有实权的闲散亲王,好歹保证他锦衣玉食,安乐无忧。

红漆插屏外有悉嗦的脚步声,司礼太监高唱起来,“万岁爷驾到1

锦书放下手一凛,胸口扑扑地跳,视线被百子袱挡住了,只看见一双金丝嵌米珠龙靴踩上脚踏,身旁的褥垫微沉了沉,皇帝便和她并肩坐在一处。

靠得那样近,膀子接着膀子,膝头触着膝头。她恍惚想起头回跟他出宫时的情景,车子里空间窄,他们也是这样坐着,叫她浑身起栗,连动都不敢动一下儿。

称杆子小心的揭开盖头,皇帝摆手把人都打发了出去,他看着她,嘴角略微的扭曲。

他说,“锦书,咱们成亲了。”

她的眼泪落在金龙襽膝上,没想到会有这天,蹉跎了四年,竟等来了一场朝野震惊的大婚。

他伸手替她掖了掖,指腹有茧子,刮在她脸上刺刺的。

“硕塞叫奶妈子带着,这会子在耳房里,明儿一早来给你请安。”他有些拘谨,无意识的摆弄腰上的火镰包,“我同他说过了,从今往后他是朕的义子,朕亲自教养他。”

锦书颇意外的抬起头来,皇帝眼角带着温暖,视线与她相交错,尴尬的红了脸。

锦书嗯了声,瞧着他,觉得既陌生又熟悉。

他调整一下坐姿,摘了她的朝冠,体恤道,“今儿辛苦你了,原不想叫你累着,又怕哪里不周全,慢怠了你。祖制繁杂,一整套的礼儿令儿,好在挺过来了。”他干咳了声,觑她脸色,谨慎道,“以前的事儿都忘了吧,今天起一切重新开始,咱们重新认识,好不好?”

她无言望着他,他也不嫌扫脸,自顾自道,“我叫宇文澜舟,今年三十三了……配你有些儿老,你别瞧不上,男人年纪大会疼人,我一定好好待你,再不叫你受委屈。”

她瘪了瘪嘴,“你又何苦……”

他摇头,“我这会子且高兴着,这辈子有这一刻也足了……”

红烛高悬,照亮他俊秀的侧脸。他眉梢儿扬着,眼里却是深不见底的苦涩,凝视她,慢慢浮上了雾气,勉力笑了笑,“你呢,也叫我认识认识你。”

她强自咽下疼痛,一面暗笑他孩子气,只道,“我叫慕容锦书,今年二十岁,孤身带着侄儿过日子,将来少不得要给你添麻烦了。”

皇帝靠过去揽她,“不是这话,你嫁了我,我该当为你挡风遮雨。以往做得不够,我对不住你,只感激你还愿意给我机会……”他哽咽着,深吸了一口气平复心情,“咱们这姻缘险些就断了,得来太不容易,我欠你的用后半辈子慢慢的还。你瞧着我,要是再叫你伤心,我的佩剑在那儿挂着,”他指了值西墙的如意雀屏,“你一剑杀了我,我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她别过了脸,酸溜溜的说,“再叫我伤心,大约是不要我了。我也没那么厉害能舞刀弄枪,那时候你自有去处,喀尔喀贵妃那儿夜夜红灯高挂,你还杵着叫我杀么?”

他心里甜起来,窝着身子把脸贴在她颈子上,喃喃道,“再不会了,我只是觉得她长得有些像你。如今你在我身边,那些个赝品还要来做什么?自此后/宫无妃,唯你一后,咱们夫妻天长地久处下去,于我来说,尽够了。”

她辛酸一叹,“慕容皇室叫你收拾了个干净,如今只有硕塞一根独苗,我别无所求,只盼他平安。”

他也没法子分析太多长远的隐患了,一味的点头应承,“你放心,我自然保他周全。”说罢拿起喜盘里的西洋小银剪,勾起一缕发剪下来,兀自道,“结发为夫妻,白首不相离。虽说咱们祈人老例儿不让削发,可今儿是喜日子,也学学古人的作派。咱们活着把信物供在密匣里,死了带进棺椁里,成全这一世的佳话。”

锦书看着那一簇乌发落在红漆盒里,他满怀期待的把手里的剪子递了过来。仿佛是蛊术一样,她半点没有迟疑,解下额上金约和燕尾,挑着脑后一束长发剪落,并排和皇帝的摆在一处。

这四年想的太多,顾忌的太多,活得太累,没有一日是松快的。如今既然到了这一步,也为自己活一回吧!横竖她从头就糊涂,她那样期待有个归宿,虽不能像春桃木兮她们似的圆满,至少在遇着过不去的坎时,知道还有一副肩膀可以依靠。

皇帝郑重把锈满双喜的红丝带递给她,“我瞧着,你来系。”

锦书捏着那两簇发,百般滋味在心头。仔细结个同心结,小心翼翼摆在锦盒里,皇帝落了锁,捧着送上柜顶,边道,“这是个凭证,再不许反悔的。”

锦书点了点头,“不反悔。”

他转身,轻轻的吻她,像春风拂面。

  • (快捷键:←)
  • 寂寞宫花红目录(快捷键:回车)
  •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