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女生小说>半城繁华>容与布暖后续
小说:| 作者:| 类别:

容与布暖后续

小说:半城繁华| 作者:尤四姐| 类别:女生小说

烈日在头顶煌煌照着,扑面而来的,是黄沙里一蓬蓬难耐的热风。人渴了,骆驼也乏了,在这荒茫的戈壁上艰难行进,像是鬼门关上走了一遭。

商队领头的紧了紧腰上的束带,仰起头看看天,枯黄虬结的胡子在日光下颇显寂寥。回身吼了一嗓子,“再加把劲,日落之前一定能赶到乌拉城。”

说起乌拉城大家都知道,那是商旅途中的一个歇脚处。原不在行进的路线上,只是大漠莽莽,尤其是炎夏时节,不寻个地方稍作整顿,当真很难一气儿到玉门关。所以很多人愿意绕道,多赶上二十里路,到那里打个尖,喂喂牲口,歇上两晚再走不迟。

乌拉城里有家叫腾格里的客栈,汉人开的店子,掌柜和跑堂的都操一口金陵洛下音。塞外听见乡音分外感觉亲,那店主尤其好说话,若是手头上不方便,少给几个大钱也是可以的。走单帮的人知恩图报,常会顺道带些中原的东西作为酬谢。一来二去,大家混了个脸熟。

近天黑好歹进了城,城东头就是腾格里。领头的打发人上前摇铃,一会儿门开了,里头跑出两个杂役来牵骆驼引路。十来个人站在檐下拿掸子掸尘,这才鱼贯入堂内。

屋里早掌了灯,烛光照着,掌柜的身影落在墙上,一芒一芒拉得老长。看见人进来,拱手笑道,“赵老板,长远不见,这一向可好?”

领头的忙还礼,“劳郎君惦记,很好,很好。”

那掌柜三十不到模样,生得一表人才。谈吐也非俗,进退有度的聪明人,从不打听他们做什么买卖。上来就是清点人头,拨屋子让伙房备酒菜。话不多,他们胡天胡地的瞎扯,他只在柜后含笑听着,也不询问中原的事。仿佛他出了大唐,那些便再不与他相干了。

一帮子大老爷们儿在厅房里围坐下来,咋咋呼呼的怨天热,怨通关文牒难批办。赵老板脱身出来,拎着一袋子菱角放到柜上,“今年的米菱个头比往年大,就是路上不好带,戳得骆驼撂蹶子。东西少,给娘子尝尝鲜。我下月还要跑一趟,娘子吃得好,我再想法子多带些。”

掌柜的唷了声,满脸的感激,“多谢多谢,已经够了。她也就闹个新鲜,不敢叫她多吃。”

赵老板笑道,“郎君真是仔细人,只一位夫人好照应。不像我府里女人多,哪里还管得上她们吃喝1想了想又道,“上年途径这里,那时娘子有孕在身。如今呢?生的是儿是女?”

“是个男孩。”掌柜的说起儿子便笑,“要满周岁了,正学走路呢1

赵老板打哈哈,“儿子好,将来回中土去,考状元,做大将军,光宗耀祖。”

掌柜应道,“凭他自己的意思吧!我如今也不知中土时局怎么样。”

“太子贤废黜,流放巴州去了。”赵老板摇摇头,“生在帝王家荣华享尽不假,可是殒命也在旦夕之间。有个那样强势的母亲,那太子位,岂是轻易坐得的1

掌柜的听了微叹,“存亡只在一念之间罢了。”

“李贤若能继位,定是个圣主明君。”赵老板倚着柜台道,“可惜镇军大将军流放途中坠崖了,北衙如今落到一帮内官手中。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阉人多奸佞,武后如狼似虎,正做了她铲除逆旅的爪牙。”

掌柜的垂眼翻案上的账册子,灯火照亮他的半边脸。他淡淡的,对这话题有点心不在焉,只道,“谁在那个位子上都一样,北衙原就是替当权者扫清障碍的,镇军大将军坐镇,未必就能比宦官们做得好。”顿了顿复一笑,“我前几日得了坛好酒,过会子叫人给您那桌送去。路远迢迢还特地给内子带吃食,我心里过意不去。”

赵老板推辞两句,到最后便也笑纳了。脚夫们长途押运辛苦,草草用了饭便纷纷回屋里歇息。大堂里只剩几个伙计打扫,也该打烊关门了。掌柜的收了算盘,身后的帘子一挑,出来个窈窕美人。倚门笑道,“掌柜的今日多少进账?”

掌柜的过去携她,“当家娘子要来查账了么?”

她嗤地一笑,看他鬓角汗水晕洇,抬手给他拭了拭,“这天气,这样热1

他吹了柜上烛火,两口子走出客栈。外头月光皎洁,他低头看看她,“温其呢?先回府了?”

她挽着他,软糯的嗯了声,“乳娘先领他回去了,在我跟前只管闹,没见过这么刁钻的孩子1她摇摇他,“莫非你小时候也这样么?知道母亲这里要断奶了,愈发的黏人。”

掌柜的没正经起来,“我要是有个这么美的母亲,也要黏着不撒手的。”

她有点脸红,所幸隐匿在黑暗里看不见。两个人并肩沿着夯土路走,今晚的星月出奇的辉煌。她把脸靠在他的肩头,“才刚又有中原的马队么?不知道长安如今怎么样。”

“长安?”他比比天上,“长安也是这片月罢了。暖儿,到漠上三年了,你想家么?”

她显得有些怅惘,“想是想的,可是有了你和温其,我的家就在乌拉城了。这三年来我过得很好,就只一样不顺心,做什么老有佃户想把女儿塞给你?我知道了很不欢喜。”她嘟起嘴,“你记着没有下回了。再叫我听说,我可是要撒泼的。”

他停下来把她搂在怀里,“我何尝愿意这样!是你自己要挣贤名,倒弄得自己憋屈。再有人寻你求情,不要客气,直接撵出去就是了。”

她圈着他的腰,把脸靠在他胸口,“我的夫君是我一个人的,不同别人分。”

“我多早晚要你和别人分来着?这样傻1他在她颈间温腻的皮肤上轻捻,贴近她低声道,“今晚月色好,咱们到城外走走。好容易得着空的,明日有见素替我,也不用早起。”

每对夫妻都有些私房的小秘密,她和容与也有。乌拉城外两里地有个卢梭湖,湖水碧蓝,牧草丰沛,那是镶在绿洲里的明珠,有戈壁滩上难得一见的旖旎景致。说来不好意思,温其就是在那里怀上的。他开口要去,她总是免不了扭捏。好歹推脱一番,最后还是妥协。

他们调转方向出城,城门外早停了一驾慢暗笑他心怀不轨,还是款款登上脚踏。

回想想这三年的塞外岁月,当真是神仙似的日子。她也许是世上最幸福的女人了吧!有房有地,有夫有子,连那城宇都是她荷包里的产业。只是闲的久了有些百无聊赖,便夫妻联手开了家客栈。不图赚钱,权当打发时间用。开始的时候她也在店里张罗,后来有了孩子,奶孩子、带孩子,一刻不得歇,就退到帘后去了。

不过这样的生活她觉得好,他未必满意。他是空中的雄鹰,生生被她折断了翅膀,困在这城廓里。她唯恐委屈他,愈发纵着他,简直就像对待独孤温其一样。

到了地方,他抱她下车。远处连绵的祁连山脉在天边堆叠出幢幢的黑影,衬着这湖水镜面一样澄澈。卢梭湖是个融雪湖,常年温度都不高。奇怪的是容与总爱在那里头洗澡,他说是早年行军时养成的习惯,冰天雪地里也敢露天沐裕她蹲下来划划那水,冰冷的,直刺到骨头上去。回身要找他说话时,他却已经从另一边趟水下去了。

她捂着脸,这人倒从来不吝展示他的好身材!明月当空,满世界灼灼的白。他解开束带,乌发披散下来。潜水下去,头发湿透了,缎子般服帖披在背上。她在一方平坦的石头上坐定,托腮观赏,美人出浴,果然赏心悦目。

可是这样的夜色,总叫人心里发毛。她看着他再次潜下去,这回却半天没有浮上来。她慌起来,惶惶瞪着湖面。静的,没有半点涟漪。恐惧无限扩大,像一团棉花堵住了嗓子。她简直要晕厥,失措的喊,“容与……”

然而没有回应。

她吓得魂飞魄散,奔下河滩尖叫,“容与,你在哪里?”

她的呼声在广袤的空间回荡,卢梭湖寂静如初。她哭出来,觉得天要塌了。她跑下去,也不管自己懂不懂水性,她要找到他。

突然湖心一阵波动,他向她游来,边游边道,“上去,怎么下来了?”

她泪流满面,触到他,在他胳膊上重重掐了一把,“你要吓死我么1

他嘶地吸口气,“又没什么事,平常不也这样的么1

她把他往岸上扯,“我要回去,现在就走1

他摸不着头脑,只好匆匆穿好衣裳随她上了禄匚诶堑穆飞纤谎诿婵蓿θ恿吮拮庸窗参浚岸圆蛔。乙皇蓖嫘舜螅说迷读恕!

她哭得直打噎,还不能从梦魇里挣脱出来。死死的抱住他,埋在他的颈窝喃喃,“你答应我,咱们再不去卢梭湖了。我好怕,若你有个闪失,我和温其怎么办?”

他怔了怔,“我知道了,以后再不去了。”好言劝了半天她方好些,他作势无限惆怅,“怎么办,我还想要个女儿呢1

她闻言立时擦干眼泪,一把将他推倒在车厢里。贴身过来上下其手,“要孩子我给你,又不是非要在那里1

他窃笑,他这小妻子什么都好,就是房事上放不开。眼下这样真是百年难得一遇的,看来策略用得很是对路。

他托起她,让她缓缓坐下来。她仰着天鹅样的脖子婉转吟哦,他探手捏住她的下巴,将她勾得俯下身。用力吻她,带着狂野的气息。

“记住你今天的话。”他贴着她的唇,“我要,你就给我。”

她婉媚的一嗔,“没羞没臊,又说这个做什么1

他了悟,不必说,只需做便是了。

  • (快捷键:←)
  • 半城繁华目录(快捷键:回车)
  •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