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恐怖灵异>替魂锁>第二百五十九章多了一个外号
小说:| 作者:| 类别:

第二百五十九章多了一个外号

小说:替魂锁| 作者:凑凑热闹| 类别:恐怖灵异

“呵呵1虫王看着我,笑了笑。

我也看了他一眼,回给他轻蔑的一笑:“还不明白吗?从你出现的那一刻,我们就已经做好准备了,我们早就识破了你的阴谋。所以……你毫无胜算。”

“呵呵……就凭你们这两下子,还差远了,就算你们勉强过了我这一关,前面的你也一定过不去。”虫王依旧嘿嘿的阴冷笑着。

“光斗嘴是沒意义的。”说罢,我一个箭步冲上去,他一动不动。当我快冲到他面前的时候,突然间在他面前出现了一条蛇,冲我吐着信子。

我赶忙将身子微微倾侧,几乎在蛇咬向我颈部的同时,我躲了过去。我能感觉到蛇从我脖子旁飞过的凉气。虫王果然不是一般的角色。

在我身体轨迹稍稍发出偏移的瞬间,直接出手抓住了我的后背衣服,将我狠狠的向地上摔去。我马上就要摔倒地上,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我腾出右手,撑起上身,猛然跃起,向后闪身。

虫王沒有继续向前追我,如果刚才他继续追我,那么我几乎一直会处于被动的状态。但是他好像显示出了出奇的自信,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

人最不应该的,就是自信过头,这样就变成了自负。

我向后闪身,见虫王沒有攻过来,我落地站稳,有交易用力,继续攻过去。这次与上次相同,在我刚刚要靠近他的同时,一条赤色的蛇再次出现。

赤色的蛇,一般都是含有剧毒的,大自然的事物就是这么奇特,往往最美丽的,蕴藏的危险就越深。这也和我以前说过的那个太美的东西有毒一样。

躲闪不及,我只好用右手发动掌心雷,将蛇一掌击碎。在我即将用第二掌劈向虫王的时候,他却嘿嘿的笑了一声。我暗叫不好,在他身后,又伸出来一个舌头。

我再次闪过他身后出现的这条蛇,但是马上察觉到不对,我就地一滚,再次起身,看见第一条蛇飞落到不远的地上,依旧嘶嘶吐着信子,好像在和我示威。

“怎么样?我都沒有动地方,你都近不了我的身,我看你还是和你那两个朋友,自己跟我走吧,大家都省的麻烦。”虫王依旧沙哑的说着。

“怎么一直蒙着脸啊,还穿着黑衣服,你那么怕见人吗?是不是见光死啊?估计你好不到哪里去,就不用对我说教了吧?”我警惕的看着周围,对虫王说。

“我就看不惯你们这些人,好像自己多高尚似的,金钱不要,地位不要,名利不要。其实你要是早些和我们合作,想欧阳雪那样的妞儿,我们那有的是,你难道不喜欢吗?”虫王说着,将头上的帽子掀了起来。

我看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家伙,他的脑袋居然是舌头。我马上想起来胖子给我讲的那个故事,沒想到世界上真的有人身舌头的人。

我马上意识到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自己怎么一到关键时刻就爱胡思乱想呢?

“其实呢……我也沒你说的那么高尚、”我回答虫王,“其实以前,有人问过我类似的问題,我是这么回答的。金钱,名誉,美女。酒色财气,这几样我都喜欢,但是你忽略了一点,从你一出现,我就讨厌你。”

“看样子我们是沒得谈了,算了,其实道长最初的意思也是直接把你们处死,并不是要什么合作,算我自己浪费口舌,那么……”虫王拉着长音对我说,瞬间,地上凭空冒出来许多稀奇古怪的生物。

“让我的宝贝儿们伺候你吧1虫王将手一抬,这些东西如潮水一般的像我袭来。

“你也太高估你自己了,别以为自己被封了个乱七八糟的王自己就多了不起。”这些虫子,在我身边全都绕了过去,全部自己进到了河里。

我这招是御魂术和御气的结合版,可以扰乱一些微小生物的感官,起初沒觉得什么用,因为他对人不起作用,就像超声波似的,我只能说是类似,但归根到底,还是御气。

第一波刚过去,第二波再次袭来,这有点像玩植物大战僵尸,而且还是无尽版的,一波接一波的沒完沒了。这次和上次不同,每个虫子到我身旁不远处就自爆了,我看的有些纳闷。

这些东西再被我用御气干扰感官,也不至于到了自爆这种程度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目光扫向虫王,依旧看不见他有什么目的,有什么不寻常的举动。

我向他一步步迈进,他依旧一动不动,我知道,他肯定要做一些不容易被察觉的事,这些虫子的自爆,一定隐藏着更大的阴谋。

我向虫王一步步逼近,就在一瞬间,他突然在我眼前消失了,我能感觉到一股气悄然移动到了我的后面,当我回头的时候,缺什么也沒看见,越感觉到气再次移动到了我的后面。

我心想:糟糕,气乱了。

虽然我现在御气比以前进步不少,但还是不到家。就跟现在报的那些什么高考速成班似的,吃的都是夹生饭,想要消化好了得需要一定的时间。

我现在气刚乱,那些虫子变像我猛扑过来。这里面什么样的怪物都有,有沒有退的蛤蟆,有长腿的蛇,最恶心的是我看见,一个东西,上身是青蛙的身子,下半个却是癞蛤蟆的。

我这捉摸不透,这个虫王的审美观有问題么?我敢百分之百肯定他肯定是个bt,不然一般人谁能弄出来这么恶心的东西?

我趁自己还有一点小小的空间,用脚在地上画了一个八卦图,虽然不规则,但是看上去还凑合,用掌心雷发动这个八卦阵,暂时抵退了这些恶心的虫子的攻击。

“嘿嘿~”虫王又笑了笑,“小子,我看咱们沒机会再见面了,刚刚的步骤,不过是在举行祭祀罢了。”他刚说完,我便感觉脚下的土地在颤抖。

晃得我站不稳,身子向一旁栽去,就在同时,地面居然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猛兽的口,将我吞了进去。

我能清楚的听到虫王在笑,他将头转向胖子那边。他沒有说出来话,我知道他想说什么,但是他再也沒机会说话了,因为我一掌打死了他。

“不……可……”虫王那古怪的舌头,跟吸凉气似的说着话,眼看就归了西。

“就你这货色,还自称虫王?你照欧阳楠差远了,连御气都不会,连我的气和本体都分不出来。看来我以后又得多一个外号了,叫杀虫剂。”我对着躺在地上的虫王说。

瞬间,他的尸体发出了极其难闻的恶臭,怀了,或许这家伙留了一手,连死了也要带上老子,这气味不会有毒吧?

我刚进再次画出御风符,赶紧到对岸去,欧阳雪正在对岸冲我笑着,我冲她笑了笑。

发动了符咒,但是身子沒有想象中那样轻飘飘的,反而越来越沉重,这是怎么回事。我低头一看,虫王的尸体,就像一层茧一样,破裂了一个洞,从里面伸出来一双手,死死的扯住我的脚。

难道……这老家伙真的沒死?

  • (快捷键:←)
  • 替魂锁目录(快捷键:回车)
  •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