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科幻小说>终极小村医>第一千七百九十二章 道场
小说:| 作者:| 类别:

第一千七百九十二章 道场

小说:终极小村医| 作者:箫声悠扬| 类别:科幻小说

第一千七百九十二章

“混蛋1

晴子气的眼泪涌出眼眶:“为什么要把他绑起来,既然他不愿意就不要勉强他埃”

“哟西!我的手都被打断了,你居然还怪我,这样精神失常的危险人物,就应该送到警察局关起来。”

吉田忽然惨叫一声。

被晴子一脚踢在迎面骨上,整个人摔倒在地。

“喂,你想干什么?”吉田旁边的那个白大褂连忙起身大喊,但是这时候晴子已经跑出了收容所。

“哑巴哥哥。”

晴子眼眶红润,看着四周的街道,她一边跑,一边喊。

但是,四周没有任何回应,她跑了很久也没有看到哑巴流浪汉的身影,最后,晴子蹲在路边哭泣起来。

她觉得是自己的过错导致流浪汉走失了。

明明昨天看到收容所里的状态了。

还把他留在里面。

结果让他受到不公的对待,现在他一个连吃饭穿衣都要别人教的人,流落在外会不会遇到危险,如果再遇到昨天那帮人该怎么办。

晴子担心无比。

鹿岛市不算大,但是一个人要是走失了也是人海茫茫,大海捞针。

但是她又不敢报警。

现在哑巴哥哥把收容所的人都打伤了,如果报警的话,就算找到他也很可能被关押起来。

哭着哭着。

晴子忽然起身,坐上了饶车。

在港口下车,她再次来到了发现哑巴的地方,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她记得他就是坐在那里,对着海面发呆。

所以她再次来到了这里。

她也知道这种希望很小,毕竟,这里离收容所有十几公里,一个没有自理能力流浪汉,怎么可能穿过整个鹿岛市走回这里。

陡然,她的眼睛瞪大了,心脏好像要跳出胸口一样。

她飞快的沿着港口的台阶跑下去,来到了海边的礁石旁,大喊道:“哑巴哥哥。”

在海边一块凸起的礁石上,一个人背对着她坐在那里,看着远方,晴子见他没有什么反应,而海水不断拍打着岸边,水花都溅到他身上了。

她连忙快步踩着礁石跳过去,来到那块流浪汉坐着的石头上。

“哑巴哥哥。”

晴子忽然顿住,她看到流浪汉望着远方,一动不动,清澈剔透的眸子中流露出一丝迷茫和挣扎。

晴子想到自己两次见到哑巴,他都望着海的那面。

这次从收容所出来,他又跑回了这里。

难道那边有什么东西让哑巴哥哥连失忆了都“念念不忘”。

晴子也竭力眺望远方,但是看到的只是海水而已。

海那边,有什么呢?

晴子摇头,她想不通,不过她知道不能让哑巴哥哥再留在这里了,这里晚上要涨潮的,会把他淹死的。

“哑巴哥哥。”晴子轻轻碰了一下流浪汉的肩膀。

哑巴猛的反手,抓住了晴子的手。

晴子疼得大叫了一声。

“哑巴哥哥,是我1

流浪汉看到眼前的晴子,眼神波动了一下,然后他放开了晴子的手。

虽然还是没有说话,但是晴子发现哑巴的眼神不像昨天那么木然了,她甚至能从对方眼神中看到一点歉意。

尽管很少,可是这个发现还是让晴子欢喜,连自己手上的疼痛都忘记了。

“哥哥,你还记得我,是不是?”

在晴子的连番追问下,哑巴终于点了下头。

“太好了。”晴子连忙道:“我带你回家,好不好?”

见哑巴不说话。

晴子连忙道:“我说的不是昨天那个地方,是我的家,对不起,昨天是我错了,我不该把哥哥你扔在那个地方的。”

这一次,晴子发誓不会再让哑巴流落在外,也不会送他去收容所了,尽管家里很可能会大发雷霆,但她还是决定要把哑巴带回家。

晴子一边说,一边又流下了愧疚的眼泪。

她是个很坚忍的女孩子,修炼剑道,就算再辛苦也不会流泪。

但是今天却几次落泪了。

忽然脸上传来一点温热,她看到哑巴居然把手放到她脸上,帮她擦去了眼泪。

“哥哥。”晴子有些羞涩又非常高兴。

她觉得哑巴开始有人情味起来,不像昨天,好像只是一具空壳,没有灵魂在里面一样。

“哥哥,我们走吧,海水很快要涨上来了。”

晴子一边说,一边拉起哑巴的手,这次,哑巴并没有反抗,被她拉着一直走回了岸边。

晴子带着哑巴走出港口,坐上公车,穿过半个鹿岛市区,下了车后,眼前就是一片密集的房子,巷子很狭小,路边都是电线杆子。

这里是鹿岛市平民区,居住在这里都是比较贫穷的市民。

晴子在巷子里左拐右拐,然后,在一个大门口停下,这座房子的门面开的比较大,虽然也很陈旧了,但是比附近的房子明显要大气一些。

在门口有一块匾额,上面写着“立花道潮。

里面还隐约有一些呼喝的声音传出。

晴子推开门,带着哑巴走进去,入门就是一个破旧的院子,放着一些人形靶子,还有三五个小孩子在那里拿着竹剑挥舞。

在里面房子门前的台阶上,坐着一个穿着长袍,表情有些颓废的中年人,手里拿着一根竹剑和一瓶酒,一边喝一边指指点点。

看到晴子进来,立刻大喝道:“晴子,为什么又这么晚回来,难道你想逃避修炼吗?”

“父亲。”

晴子弯了个腰,这时候,哑巴也跟了进来。

中年人看到哑巴,立刻警惕的走了过来:“他是谁?”

“父亲,这是我的一个朋友,他没有地方住,我想让他暂时住在道场内。”晴子说道。

“放肆1

中年人大吼起来:“晴子,你居然敢带着男人回家,难道你忘了家训吗?难怪这两天你一直魂不守舍的,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快让他滚出去。”

中年人举起手中的竹剑,对准哑巴。

“父亲,请您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子,他只是我的一个普通朋友……”晴子连忙抓住中年人的手,恳求道。

“我不需要听你解释,滚开。”

中年人推开了晴子,然后一剑朝着哑巴挥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