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女生小说>婚宠无度:这个影后不太甜>第226章 难道就不怕……她会想
小说:| 作者:| 类别:

第226章 难道就不怕……她会想

小说:婚宠无度:这个影后不太甜| 作者:折花落| 类别:女生小说

小说org,婚宠无度:这个影后不太甜最新章节!

厉曜眸色暗了暗,好一会儿才缓缓的舒了一口气,看向她的时候,眼底多了几分同情。

然而乔念却嗤笑一声,无所谓的摇了摇头道:“其实你不用这样看着我,如我当初跟你说的那样,我不需要同情。”

“你需不需要对我来说不重要,心存怜悯是作为人最基本的素养,其实……”说着,厉曜顿了顿,又接着道:“对你同情要少一些,只是觉得有些不应该,既然都瞒了你那么多年,为什么要在那个时候让你知道,十几岁的孩子,心理承受能力最敏感,最脆弱的时候,既然是为你好,为什么偏偏选在那个时候让你知道……他们难道就不怕……”

说着,厉曜欲言又止。

就不怕乔念想不开吗?

这世上,有哪个孩子不希望自己从小生活在父母身边,有人保护,有人疼爱,可以撒娇,可以任性胡闹。

乔念有什么?

有着看似自由无忧的生活?

接触的人是特定的,甚至,连生活的地方都不能自己选,从出生,一直到后来的十几年都生活在纪家,纪钧要忙生意上的事情,即便胡慧那个时候不苛待乔念,又会给她多少关心跟疼爱?

名义上的舅妈而已,又带着自己的孩子。

其实,现在想一想,也难怪乔念会那么依赖纪北。

从年龄上来看,纪北没比她大多少,可以像哥哥那样疼爱她,给予她一直想要,但一直都得不到的呵护与关心吧。

这样想着,厉曜甚至想,胡慧或许一开始并不讨厌乔念,就像乔念说的那样,纪家那么有钱,多养她一个孩子根本就算不上什么事情,是后来纪北非要跟乔念在一起才彻底惹了胡慧吧。

所以现在的胡慧恨乔念入骨,处处针对。

想着,厉曜眉眼敛了敛,缓缓道:“他们要做什么你无能为力,但,至少也要考虑下你身心健康吧?”

乔念轻笑着:“从出生开始就被关在家里,你觉得我身心会有多健康?”

厉曜视线落在她身上,眼底多了几分探寻。

乔念笑着,缓缓道:“以前不觉得,毕竟都是认识的人,后来……才发现我有极严重的社交恐惧症,在国外五年,我有三年都不敢去学校上课,很小的时候……跟轩轩一样,自闭症……”

说着,她顿了顿,嘴唇微扬着,后来又慢慢的敛了敛眉眼,随即深舒一口气,抬眼看向厉曜,缓缓说着:“其实对于我来说,从来没有什么身心是否健康,反正事情都那样了,谁也不会在乎是不是更糟,毕竟,都无所谓。”

厉曜眸色清冷,与乔念视线相对,许久都没说话。

他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就像他说的那样,她的过去即便是千疮百孔,他也无能为力。

如果给她带来伤害的,是对于她而言无关紧要的,他或许还可以做点什么,但,那些人,与乔念而言,是至亲,不管是他或是乔念,都只能这样算了的至亲。

而乔念,也很久都没有想起过以前的事情了。

即便是现在,单是像刚才那样想一想,也很容易筋疲力尽,所以晚饭的时候乔念也并没有吃多少,自然,厉曜都是看在眼里的,可就是因为知道了,他则完全不能再做什么。

安慰,或者是,强迫她多吃一点,一切都建立在他对她完全不知情,不知道她的烦闷与无奈,与她没有任何共情,现在……

想着,厉曜忍不住轻笑一声,自以为是的想着,乔念一前之所以不让他知道这些事情,是不是就是不想他跟她一起难过?

因为知道了,就会与她有共情,这样,她难受的,就会变成他难受的,安慰或者是哄她开心,都会变得言不由衷。

毕竟那些事情,即便是他也无法轻易释怀,何况是乔念呢。

凌晨,乔念已经睡着了,可厉曜却怎么都睡不着,轻手轻脚的起身取了书房,开了窗户,站在露台边上抽烟,指间里绽放着橙红色的烟火,好一会儿,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找到鹿鸣的号码打了过去。

鹿鸣早已经睡了,好久才接电话,接通,还没开口说什么,厉曜便直接道:“自闭症跟社交恐惧症,不接受治疗的话,怎么痊愈?”

那边的鹿鸣沉默了好久,才缓缓道:“没有接受过药物治疗的话,一般就是家人陪伴之后的,不过这些耗费心力太大了,但是无时无刻的陪伴着一点就很少有人做到,毕竟现在人都那么忙,还有就是时刻注意她心理变化,普通对心理学不是很懂的人,没准那件事那句话没说对,很容易让对方产生逆反心理,会越来越严重的。”

厉曜安静的听着,半天,不动声色的嗤笑一声。

那些年,纪北做的事情,还真不少呢。

鹿鸣没听见厉曜说话,声音里带着点疑惑,追问了一句:“是你老婆出什么问题了吗?”

厉曜的情况他了解,加上前段时间他带着乔念去过他那里,所以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乔念。

而且,能让厉曜大半夜的打电话过来问他这些的,大概也只有乔念了。

厉曜深舒了一口气,缓缓道:“她现在还好,愿意跟我说之前的事情了,所以我才会知道,她曾经有过自闭症跟社恐症,不过,想来应该很早以前就好了吧,毕竟我认识她的时候,没觉得她有什么不对的。”

鹿鸣起身,从手机里听见他点烟的声音,抽了一口才道:“其实很多有心理症状的人看起来都没什么问题,所以……有的时候出了事情,身边的人都完全不明白好好的一个人为什么会那样,以前不焦虑,现在着急了吗?”

“其实那也很有可能是,你以前根本不在意她,只不过现在越来越在意,不是她跟以前不一样,也不能证明她以前的精神状态就很好只是,你的心境变了而已。”

厉曜无言,昏暗的夜色里,眉眼微微敛着,好久都没说话。

鹿鸣又抽了一口烟,才缓缓道:“我觉得你老婆应该有她自己的心理医生,所以她对我们那一套很了解,因为我这里是你带着她过来的,所以对我……估计挺有戒心的。”

“怎么可能……”

鹿鸣:“怎么不可能啊?患者不配合医生治疗的事情,很少见?”

厉曜无言以对。

沉默了一会儿,又问了一句:“如果她有心理医生,能强大到连我都查不到的人,你知道是谁吗?”

鹿鸣想了好久,语气有些无奈:“这个我还真不知道,不过我可以帮你问问,毕竟我也是圈子里的人,我可以用别的手段查一查,你的话……你老婆还是有些背景的,一般的心理医生她不会用,而既然是用了的,她应该有把握不被泄密。”

厉曜应了一声:“恩,那你查吧,尽快。”

“这我怎么可能跟你尽快?医生最基本的职业操守就是保护患者的隐私,正儿八经的去问,谁会告诉你?也就是闲聊的时候给你打听打听,还不能说名字,只能假装是讨论病症那样的套套别人的话,等同大海捞针了,你还想快?你告诉我,怎么快?”

厉曜没说话,而是直接把电话挂了。

说了也是白说,何必跟着浪费口舌?

厉曜回到卧室的时候乔念还在睡,轻手轻脚的上床在她身边躺下,乔念眉心紧拧着,一如既往的睡得不安稳。

伸手抚平她眉心的起伏,小心翼翼的让她枕在他手臂上。

乔念无意识侧身圈住他的腰肢,安稳的靠在她怀里,安静乖巧的像个小动物似的。

“念念……”厉曜小声叫着她,知道不能打扰她,但,还是忍不住想要叫她,她没应,沉默了一会儿又叫了一句:“老婆。”

乔念大概是真的睡熟了,厉曜似乎也不奢望乔念回答,低头在她额头上吻了吻,原本只是浅尝辄止的,但,嘴唇从她额头上离开的时候,无意间落在她的嘴唇。

就好像是,开启了某种开关一样,一碰到她,就忍不住的,不想停下来。

怕吵醒她,又想吻她,所以,忍耐着,清浅的吻着。

温柔又安静的亲吻着,像是对待自己爱不释手的宝贝一样,怕她碎了,怕她受伤。

乔念到底还是被他给弄醒了,惺忪的眼睛睁了睁,正好与厉曜的视线对上。

厉曜有一瞬间的迟疑,不过下一刻,狠狠的吻上她的嘴唇,十指紧扣的握着她的双手,将她牢牢的压在身下。

“念念……”厉曜声音里压抑着浓烈的情欲:“给我……”

对于他热烈而缠绵的攻势,乔念显然无法拒绝。

而且,她也的实在没有拒绝的理由埃

厉曜说的对,小别胜新婚,何况他离开的那几天,乔念几乎每天都在想他。

即便是她的小心思这次没在厉曜身上发挥作用,甚至是,牢牢的被他克制着,一点挣扎的能力都没有。

没有气急败坏,反倒是,有些惶恐。

对他的想念,也显得那么热烈。

乔念紧紧抱着他,沉醉的眉眼,媚眼如丝的看着他:“厉曜,我好想你……”

这话,应该在他从意大利回来的时候就跟他说的,却不知不觉的拖到了现在。

Ps:书友们,我是折花落,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