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重生九零之军长俏娇妻>第1440章:申请
小说:| 作者:| 类别:

第1440章:申请

小说:重生九零之军长俏娇妻| 作者:八匹| 类别:

赵教官紧拧着眉,看着李月华也不说话。

李月华知道他想说什么,“教官,我知道这需要合作才能完成任务,也要看到抓到的人多少而决定成绩,只是大家对我的情况有意见,我也不能因为自己影响到大家,我也不相信一个人就不能出任务。如果我抓不到人,成绩不好,那也是我自己的问题,与领导们没有关系。”

“山上很危险,虽然由我们布置了,坏人也是我们装的,不过一个女人在野外生活原本就危险,你还有两个孩子要照顾,没有必要这么拼。”

“教官,咱们部队里的人,就那么容易被伤到,那还是啥军人,你就批准吧,以前我自己在山上也呆过,这点我有经验,我也不可能拿自己的安危开玩笑。”李月华见教官并没有咬死,也敢说了。

“这事我要和上面汇报一下,明天早再给你消息。”赵教官想了想,“你若是想,我可以去找她们们谈一谈。”

“教官,还是不用了,总不能勉强了别人。”李月华笑了笑,“那我明早等教官的消息。”

敬礼,人退了出去。

赵教官哪里敢做这个主,当晚就把电话打到了上面,李云雷得了这个信之后,当场就暴露如雷,要不是两个小外孙在一旁,他早就吼了出来。

“都是什么素质,为了成绩,连品行都不要了吗?还是军人吗?看到战友有困难,不是应该伸相帮吗?”

“首长,这事是我们处理的不好,我现在就让他们去处理。”

“不用,既然这样,那就让娇娇一个人一组,我的女儿我相信。”李云雷也憋了口气,就不信自己的女儿压不过她们,到时看打谁的脸。

那边一愣,“首长?”

“就这么办了,让娇娇自己一组,自己完成的任务算自己的。”

那边还没有从这消息中反应过来了,见首长已经把电话挂了。

半响才相信自己是真的没有听错。

营地那边,李月华晚上回到营房,回到自己床铺时,旁边的徐艳冰小声问她,“教官那边怎么说?”

其实上铺的张芳和宋初也没有睡,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听到下面有动静,也紧憋着呼吸侧耳听着。

“明天说。”李月华指了指外面。

徐艳冰点点头,这才躺下。

看着李月华的情绪不错,徐艳冰就放心了。

上面的宋初却睡不着了,就像有一只小手在抓她的心,怎么也睡不着,第二天起来的时候,人都没有什么精神,晨跑过后,大家散了去洗漱,赵教官过来了。

也带了上面的决定,这个决定是当着徐艳冰这个班长的面说的,徐艳冰惊呀,“教官,这样太危险了,这样怎么行。还是我和李月华一组吧。”

“不用,就这样吧,你们正常分组,李月华自己一组。”赵教官绷着脸没有多说,就走了。

徐艳冰一看就是领导对他们一班有意见了,“这才一周,咱们一班就这么多的事,也难怪让人喜欢不起来。”

“大家是什么样的人,心里都明白,做好自己就行。”李月华安慰她。

“你看的明白,可有些人就是看不明白。”徐艳冰都不明白宋初闹的这一初初是为了什么。

让人眼红的事多了,难不成她都要去针对?

就不累吗?

李月华到觉得宋初不会累,就看大家收拾整挤往山上去的时候,宋初知道李月华是一个人一组的时候,眼里的笑都掩饰不住了。

“你一个人行吗?”张芳见关系闹的这么僵,心里有些过意不去,过来想缓和一下关系。

哪知她刚开口,宋初就在那边道,“张芳,现在可不是心软的时候,要看个人能力的。自己不能,总不能靠别人一辈子,在家靠父母,在外面就只能靠自己。”

“宋初。”张芳是真的生气了。

事情闹成这样,没看别人怎么打量他们一班吗?有男有女的训练,她们一班又全是女的,结果还闹出这样的事,又不是小孩子,也不嫌弃丢人。

“我说的又没有错。”宋初见身边人都看向她,摸摸鼻子,才没有再多说。

心里又觉得是李月华的错,要不她,大家怎么会用这样的眼神看她。

李月华可没有理会大家的同情和担心,或者幸灾乐祸,到是觉得能一个人体验一下大自然的生活也不错。

大夏天的,山上的景色很美,等到了山下的时候,众人就分开了。

李月华一个人一组,也不着急,大家为了找线索,都已经快步的上山去了,等快到中午的时候,李月华才到了半山腰,她先了一条小路,最后就成了没有路的地方,一个人往上爬,感觉到累了,这才停下来休息,打量四周之后发现有一块大石头,就决定晚上在这里扎营。

帐篷支好,李月华看着带着的压缩饼干,只觉得没有胃口,到是可以打只野味烤一下,李月华此时无比想念杨斌,若是他在这里,那就好了。

想起杨斌,李月华忙翻开自己带着的小包裹,那是杨斌给她装的,说是让她野外训练的时候再打开,当时带东西到营里的时候,不合格的东西都被拿走了,杨斌这个包裹也是她进营里之后,一个小战士给她的,训练一直很紧,她一直也没有打开看过。

这时一打开,看到里面有一包盐之类的一些佐料外,还有一部手机,李月华激动的掏出手机,直接按开机就给杨斌打了过去。

那边很快就接了,杨斌的声音也透着笑意,“到山上了?”

“你算的很准埃”李月华躺在睡袋上面,“还准备了那么多的佐料,是知道我要打野味?”

“在哪个方位?”

“你要过来?”

“或许。”

“那可不行,这是违规的。”李月华没告诉他。

杨斌只能诱惑她,“这次你们要抓的坏人,可是我手下训出来的兵,你觉得好抓吗?”

李月华哼了哼。

杨斌又道,“你被踢出来一人一组,就不想打她们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