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同人竞技>快穿攻略:花样男神求推倒>第二零三九章 官家恶女VS武状元
小说:| 作者:| 类别:

第二零三九章 官家恶女VS武状元

小说:快穿攻略:花样男神求推倒| 作者:蓝桥玉| 类别:同人竞技

“小姐怎么突然叹气了,您可是有福气的人。”

柳叶笑着替刘芸插好发簪,她嗯了一声,心中依然萦绕着许多愁苦。

想到待会儿就要见到韦公子了,刘芸神情中又多了几分甜蜜。

舒安歌窥探了一会儿,觉得没什么意思,将瓦片放上,决定到周府其它地方转转。

她首选的就是兰香苑,这是周令蓉的住处。

幽兰苑宽敞明亮好几间屋子,是除了老夫人和老爷夫人住处外,最敞亮幽静的地方。

园中种着许多名贵花草,幽香扑鼻,清景无限。

舒安歌这次没藏在屋顶上,因为周令蓉母女,在蔷薇架下说闲话。

她直接藏在枝繁叶茂的树上,翘着脚尖,悠闲的听墙角。

“娘,您看我新得的银珐琅彩吉祥如意手镯,瞧着怎么样?”

汤氏手中精巧的小团扇,慢悠悠的扇着风说:“蓉儿长的灵巧毓秀,戴什么都好看。”

周令蓉亲昵的扑到汤氏怀中,仰着头眼巴巴的说:“娘亲将我当个宝贝,其他人未必呢。”

她皱着小巧的鼻头,痴缠着撒娇,眉眼好似玉雪捏成一般。

“你这丫头,周府上下谁人不疼你。她宰相府嫡出的孙女儿,爹爹在朝中任官,只有你嫌弃旁人的份儿。”

汤氏话语间有几分傲然,她平生最厌的就是自己出身不显。如花似玉的年纪,只能给人做填房,还要捏鼻子养前边夫人留下的孩子。

她的女儿就不一样了,矜贵的嫡小姐,谁敢慢怠她。

慧空大师批过命,她家蓉姐儿,这辈子注定富贵荣华福泽子孙。

想到这里,汤氏笑吟吟的捏着女儿的手。

人的命天注定,想当初她在闺中时,几人看好她的婚事。

当年她嫁给堂姐夫做续弦,被后说闲话的人不知多少。再看今日,她是周府堂堂正正的大夫人,她女儿是人人称赞的嫡小姐。

她的儿子,更是周府未来的主人。

汤氏每每想到此处,心中便觉痛快。

“娘待我真好,唉,女儿真想一辈子陪在娘亲身边。”

“你这傻孩子,再过几年,娘就是想留你,也留不住了。”

“娘,您又拿女儿取笑了。娘,您为什么要让我劝仪姐姐讨好韦公子,这门亲事退掉的话……正好磨磨她的性子。”

周令蓉靠在汤氏怀中,眸中闪动着狡黠的光芒。

在自己别院中,她可以放松身心,不去跟那个刁蛮恶毒的大姐,虚以委蛇假装姐妹情深。

“傻孩子,周家的女儿荣辱一体。她若是被退了婚,对你将来订婚也有影响。我家蓉姐儿,可是有大富贵的人,怎能被一个恶女耽搁。”

汤氏提起周令仪,语气是十分不屑的。

舒安歌闻言,唇角略弯,神情有些不屑。

为了打压继女,抬高自己的女儿,汤氏可真是机关算计。

又要让周令仪恶女之名传遍灵州,衬托出周令蓉贤淑雅丽,还不能让韦家退亲,影响周令蓉将来说亲事。

“哼,她哪里能耽搁到我,娘,您不是说……”

周令蓉眉眼中透出几分小女儿的羞意,汤氏按住她的唇,微微摇头:“此事--

放到肚里,莫要向其他人提及。”

这母女俩还真够小心的,身边都是自己人,还不将话清楚。

舒安歌瞧着光景,差不多到了交荷包的时候,轻巧的离开了兰香苑。

她到角门处没多久,一个脸生的小丫鬟,打开角门,抬眼望着舒安歌问:“你可是王三娘?年纪有些不像……”

看来这小丫鬟,脑袋还算机灵。

舒安歌羞怯一笑,将包袱从怀中取了出来:“我是王三娘的女儿,这是她为大小姐做的荷包。“

她将两个荷包拿了出来,小丫鬟将荷包拿到手中,仔细看过之后,从袖子中掏出两串铜钱。

“这是两百文钱,这是下次要做的荷包绣样和针线布料。”

“多谢姑娘,家母特地嘱咐小女,谢过大小姐恩德。”

丫鬟笑了笑,有些傲气的说:“我家小姐心地最善良不过,你回去告诉你娘,替小姐做荷包之事,一定要保密。要是传了出去……”

她瞪圆了眼睛,半恐吓的说:“咱们周府可不是普通人家——”

舒安歌故作害怕的说:“民女明白,一定不会告诉外人的。”

小丫鬟点点头,收了东西扭身关上了角门。

天还早,舒安歌想到在海棠苑听到的话,决定到碧荷园一趟。

刘芸想和韦青鸿眉来眼去,她偏要横插一杠,给俩人添点儿堵。

原主性格刚强,不是为了讨任何人喜欢,她也没想将强行坚持与韦府的婚事。

韦青鸿这人,心中喜欢着刘芸,又劝服不了家人。

为了自己跟刘芸终成眷属,与汤氏联合起来,毁了周令仪的身份,害的她含冤跳湖。

这样一个心狠手辣的男人,不教训一下,舒安歌手痒。

碧荷园中游人如织,有文雅秀气的书生吟诗颂花,还有靓装丽服的女子笑语连连。

刘芸带着珍珠和柳叶,一起到了碧荷园,心中总有些慌乱不安。

能进碧荷园赏玩的人,要么家中富贵,要么有真才实学。

她以前每日砍柴,辛苦劳作,从未来过这样高雅的地方。

“令仪妹妹,几日不见,你又漂亮了许多。”

韦青鸿目光灼灼的望着刘芸,带着小厮,大步流星的走近了她。

他是节度使家公子,平日舞刀弄棒,最不喜满身酸气的穷书生。

以前周令仪跟他见面时,时常说些让他听不懂的话。他总是听不懂,她还劝过他多读书。

他又不打算考状元,为什么要多读书。

还是现在的未婚妻更可爱些,每次见了他,总是用崇拜的目光望着他,也不会说那些文绉绉掉书袋子的话。

“令仪见过青鸿哥哥。”

刘芸粉面含羞,手不知该往哪儿摆。

庄子里的管事和小厮,还有庄子附近的村民,一个比一个粗俗鄙陋,哪儿能跟韦公子比。

莫说男子,她从前见过的女子,也没几个比韦公子容貌好看的。

这样一个俊逸优秀的男子,含情脉脉的望着自己,刘芸怎能不沦陷呢。

舒安歌揉了揉身上的鸡皮疙瘩,刘芸和韦青鸿哥哥妹妹的往来,实在太寒掺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