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科幻小说>江流万界>第034章 抓僵尸
小说:| 作者:| 类别:

第034章 抓僵尸

小说:江流万界| 作者:白衣叹青山| 类别:科幻小说

江清波想到的夫妻二人,正是和曲三同出桃花岛门下的黑风双煞,铜尸陈玄峰、铁尸梅超峰。黄帅哥门下六大弟子曲陈梅陆武冯,个个都是身手不凡,奈何陈梅二人盗走九阴真经之后老黄大发雷霆,将剩余四名弟子都打断腿逐了出去。师兄弟几人散于各处,受了这无妄之灾却依然感念师恩,心中自然将这一腔忿恨丢在了陈梅二人身上。

曲三曲灵峰乃是大弟子,说起来原本是未来最有可能接续老黄衣钵的人,自然受害最深。他离开桃花岛后即便自己不能重归门下,依旧心念师门,人有了孩子后又自然想法不同了,因此来到这刘家村外住下开了这间酒肆,不为别的,正为了能寻着机会潜入皇宫,盗取一些文玩奇物,只待有朝一日能献给老黄,至少能为傻姑谋个出路。

江清波见曲三神色,心中也略有不安,陈玄峰与梅超峰二人得了真经之后要练九阴白骨爪和摧心掌,曾出没嘉兴一带这是他知道的,柯瞎子兄弟二人正是嘉兴柯家村人士,上去找这夫妻二人的麻烦被打的一死一伤。现在曲三得知了二人消息,会不会像他师弟陆乘峰一样也去报仇?那样就又生了变数了。却见曲三眉目纠结了几分,露出了一丝咬牙切齿的表情,但最后却又摇摇头脸色灰沉了下来,自己喝起了闷酒。

郭爸杨爷却没发现他二人各有心事,只是在聊着这件奇事,杨铁鑫更是趁着酒兴说道:“这等奇闻也算少见吧?这嘉兴府离此也就二百余里路程,不若我等前去看看热闹?”郭笑天也颇为意动,他二人自觉也略有武艺,又知道曲三是个大高手,虽然不知道江清波此时已经开始习武,但想连巡更的人见了僵尸也好端端的,想必也没太大风险,二人便将四只眼睛看了过来。

江清波听这两个中二青年提了这个意见,当即吓了一跳,心想这莫非又是受了我的干扰?正想出言打消,却听曲三先开了口:“这等传言有甚好去看的,我自有酒肆幼女要照顾,郭兄夫人有有孕在身,江大哥更不似我等泥腿子,依我之见只在家吃酒谈天,岂不更好?”

这倒反而让江清波更好奇了,曲灵峰的武功乃是桃花岛门下第一,多了不说,从他双腿断了还能潜入大内多次来看就知道武功还是存了一半的。陈梅夫妻入门比他晚,年岁也比他小,盗了真经更是自己在瞎胡练,陆乘风召集了一帮太湖土匪都能把二人赶跑,曲三要是想报仇,又有郭杨助力,该不是太难埃为何听他言论竟然不想报仇?要知道若是拿下了陈梅夫妇,将真经拿到手,回归桃花岛的事可以说是板上钉钉。

郭爸杨爷见曲三不想掺和,知道几人里以他武功最高,又想他说的也对,也自不再去想。江清波这一刻却想好好理理思路,慕容后人的身份他只打算用一次,而且老洪乃是丐帮帮主,知道这些隐故是正常的,曲三陈梅却多半不知道。他见烧烤架子上食材不多了,便起身去了店内,一边切着肉,一边脑子里却在打转。

既然曲三不愿意去,估计原本这事就发生过,倒是未必受了自己影响,但陈梅二人身上毕竟有半部九阴真经呀,可要是自己一个人去掺混水,结局妥妥的就是几百年后成了一个脑门上被戳了窟窿的骷髅架子。不过不论怎样,郭杨二人是要让他们置身事外的,不然出了点问题玩笑可就闹大了。

江清波想到这里也就先打住了,端了几盘新切的菜上来,几人吃的浑身冒汗,曲三一直不说话只是喝酒吃菜,郭爸杨爷知道跛子性情古怪也没在意。又喝了几杯之后,江清波却起了一个新话题。

“我见曲兄弟的腿,却似外伤导致,因当是伤的较重,腿骨粉碎了,因此未曾接好。但如若每日只用这双杖行走,终究不便,待得时日久了这双腿便会更加衰弱,不若加以调养,日后即便不如常人,缓慢行走倒是可以的。”

曲三听了此话倒是心中一动,他这双腿断的时日也没几年,但几年下来的确觉得腿上筋肉还不如初断之时,现代人自然知道这是肌肉长期不用退化了。便问道:“江大哥还懂医术?”

江清波笑着说道:“不敢说精通,只是略知一二。不才家道未曾中落时,也做过医馆药铺的买卖,岐黄之道略有粗通。譬如我方才见了郭家弟妹,见她面色红润,额头光洁,鼻无暗影,眼尾无黑丝,郭贤弟日后必定是得一个男儿。”

郭爸听了自己老婆怀的是个男儿,自然大为惊喜,杨曲二人听了江清波这么说,也是信了几分,先是给郭爸道了喜,吃了几杯。然后杨铁鑫又耐不住问道:“那依大哥所言,曲三哥的腿又要如何调理?”

江清波皱皱眉头苦思了一会,先问道:“不知曲兄弟这腿伤已有多久时日了?”

曲三答道:“约莫两年。”

江清波说道:“可否让我捏一捏伤处?”

曲三应了,江清波便附身按了按他的腿,只觉得小腿胫骨处有严重的扭曲,手按上去明显内部凹凸不平,的确是属于粉碎性骨折。他坐起身来又沉吟了一会,说道:“我有一个偏方,又有一个负重之法,倒是有些用处,只是却有些其他难处。”

三人听他这么说,也是又惊又喜,赶着问道:“大哥有何妙方?又有何难处?”

江清波说道:“这方子却是容易,外敷的药物乃是刺激曲兄弟腿上穴道筋脉的;负重之法是在双腿上加上配重,便如习武之人用石锤石锁长自身力气一般,来让曲兄弟腿部筋肉强化不至萎缩。难处此时却不方便言说,须得我回临安城中再做思索。”

郭杨二人听了又对曲三道了喜,四人吃到日头西移便相互作别,各自回家不语。

江清波回了屋中开始取纸笔写方子,这个药方到不是他杜撰的,乃是洪九指见他习武太晚,筋膜韧带早已长成不如少年人柔软,特地传了他自己用的。曲三和他目前只能算是有些交情,而且此人被逐之后独自隐居,到底性情还是孤僻,也就是郭爸杨爷之前撞见了他杀了宫中的班直,三人这才能说说话,要说这就收服了曲三让他为自己出力,这倒是还差很远。时间上没几天就要到十一月里了,被老洪耽搁了许多天却也无可奈何,江清波左思右想,只觉得要下重手。

第二日一早,江清波又去寻了房东女婿,说自己听闻得了友人在嘉兴府的消息,再度借了匹马出城直奔刘家村而去。到了村头也不去寻郭杨二人,直奔曲灵峰酒店而来。

傻姑正在门前戴着面具玩耍,见他到了十分亲近,上来要吃食,江清波自是带了,摸摸傻姑头上两个叉包发髻问道:“你家爹爹可在?”

傻姑听他来寻爹爹,便一手拉着他向店内跑去,口中只叫:“爹爹,江伯伯来了。”曲三正在后厨,听了此言连忙从内转出,问道:“江大哥怎得今日这般早便要吃酒?郭兄杨兄呢?”

江清波从怀中取出了两页纸张,连着几包药材放在桌上,说道:“今日却不是来吃酒的,也与他二人无关,倒是专为了给曲兄弟送这方子药材而来。”曲三听了大为感激,心想这江大哥为人确实没说的,为我一个伤残之人如此奔波。他拿起方子观看了一番,桃花岛下杂学也是众多,见其中药材确实配比精妙,又暗自感恩不已,便收了东西招呼江清波吃茶。

江清波却摆手推辞,却道:“昨日里说到兄弟这腿伤尚有一件难事,我回去以后思索了一番,却发现正有法子可以解决,这便要趁着天色尚早跑一趟嘉兴府,不便吃茶了。”

曲三一听他要去嘉兴,心中大惊,想着那两个煞星此刻便在,江大哥若去若是有了闪失如何了得,紧张问道:“我这腿伤怎生劳得大哥惊动如此,且慢慢调养便是,到底有何难事,为何要惊扰大哥去那嘉兴府?”

江清波答道:“兄弟有所不知,此事说起来也有些不合礼法,我虽略晓岐黄之术,然后毕竟未曾亲手实施过。须知人之骨骼筋肉自有不同,当年家中有一名老医生,曾言但要行医须得多做比较,他曾为了行医治病,寻那尸首骸骨,学那仵作一般进行分辨。动人尸骸终归是惊世骇俗之举,无异于辱人祖先,也是昨日听杨兄弟说道嘉兴出了僵尸,这尸首已落入了荒郊野岭,又是精变之物,我去抓来看个究竟,却是不妨。”

  • (快捷键:←)
  • 江流万界目录(快捷键:回车)
  •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