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玄幻魔法>与萌娃的文艺生活>409、虎山行(3/3)
小说:| 作者:| 类别:

409、虎山行(3/3)

小说:与萌娃的文艺生活| 作者:剑沉黄海| 类别:玄幻魔法

时间进入12月,粤州虽然位处华夏南方,但是冬天的海风依然寒意十足,11月还是鲜花灿烂的粤州,仿佛一夜之间进入隆冬,各种花都谢了,包括生命力极其顽强的蓝星花。

在遥远的华夏西北之地,早已是凛冽寒冬,狂风呼啸。《英雄》剧组已经进入拍摄地,但是因为大风的原因,连续两天没能拍摄,一大帮人只能宅在酒店。

取景地在西北的一处自然风景保护区,但是平时居住在西北明珠——楼兰城。

这座城市是中亚一带规模最大,最为繁华的现代都市,地处古尔班通古特沙漠。西北荒凉,为了繁荣经济,华夏政府在楼兰古城旧址,花费巨资平地起高楼,沙中建都市,被成为世界第九大奇迹。

虽然地处沙漠,但是楼兰城已经成为世界娱乐之城,每年有3000多万游客专程来到这里度假。赛马、博彩、美食、购物是其四大经济支柱,尤其以赛马和博彩业为世界之最。

古尔班通古特沙漠的边缘是一片繁茂的胡杨林,穿过这片胡杨林,就是肥沃的西北大草原,那里有大量马群,提供源源不绝的优质马源。

张钰等人在酒店呆的无聊,相约到酒吧喝一杯。

“梁乔不来吗?”张钰问组织者甄厉。

甄厉摇头说:“阿健说在梁哥在打坐冥想,一时半会儿出不来。”

阿健是梁乔的经纪人。

演技有很多派别,最主流的是方法派和体验派,梁乔就是体验派的集大成者。

所谓体验派就是要将自身代入到角色,以第一人称视觉演戏,这种方法优点和缺点都很明显,入戏难出戏更难,搞不好陷在角色里无法自拔,精神错乱。

梁乔有一套自己的方法,那就是每天打坐冥想。光自己静坐还不够,每年7、8月份的时候,他会花费十天半个月的时间,遁入庐山东林寺,修身养性,清理一年来积蓄的烦恼丝。

他的这个习惯张钰等人都知道,见怪不怪。

张钰看了看,除了她和甄厉,还有李应、陈明,以及张益达。

张钰:“那我们走吧,阿厉你带路。”

来之前甄厉说带大家去一家很有特色的酒吧,不一定要多么高大上档次,对他们来说,这些已经没有吸引力。

甄厉爱玩,也很潮流,找来一个当地的导游,这类导游在每家大型酒店门口有不少,一行人戴着鸭舌帽,兜兜转转,来到一家藏在巷子里的酒吧,室外安安静静,一进入里面,立刻传来尖叫声。

张钰眉头一皱,甄厉说:“先进去看看,不好我们再走。”

陈明看着酒吧门口挂的匾额,走的是中国风,笑道:“酒吧取这种名字的真稀罕。”

几人闻言看去,龙飞凤舞的“虎山行”三个大字挂在头顶。

这家酒吧竟然叫虎山行!

导游是个18、9岁的小伙子,介绍道:“这家酒吧在我们楼兰是相当有名的,几位客人看到的虎山行三个字,既是酒吧名字,也是老板的一首歌名,相当的了得,许多人专程从外地来这里听老板唱歌,尤其是这首《虎山行》,说是镇店之歌也不过。”

甄厉笑道:“老板还是个歌手?照这么说,他每天驻店唱歌?”

导游:“唱歌是唱歌,但每天就唱一首,唱完就拉倒,怎么请也不唱了。”

甄厉对张钰等人说:“这就是饥饿营销,一次性满足了大家,大家就不稀罕了。”

导游:“稀罕,稀罕,听呼延老板唱歌,听不厌滴。”

陈明:“小哥听你口音,江南人?怎么到这里谋生来了?这大老远的。”

导游:“这位客人好眼力,我江南浙省人,楼兰是个好地方,趁年轻过来拼一把喏。”

陈明:“刚才你呼延老板?老板姓呼延?”

导游:“对滴对滴,老板叫呼延小沙,就是楼兰人,楼兰人姓呼延的可不少。”

几人边走边说,刚在包间落座,就听到一声震天响的虎吼,吓一大跳!

“怎么回事?”

“哪里来的老虎?”

“音效吗?太逼真了。”

……

导游说:“别紧张,别紧张,这里不是叫虎山行吗,当然要有老虎,喏,就在那里,关笼子里了,安全得很。”

几人纷纷看去,卧槽,酒吧的舞台上真放了一个巨大的钢铁囚笼,此刻囚笼里有一只吊睛大虫正在不安地四处走到,利爪在囚笼上哗啦啦地抓挠,时不时对着人群怒吼!

随着一声虎吼,现场尖叫声此起彼伏,刚才张钰等人在酒吧门口听到的就是这种叫声,有害怕,但更多是兴奋。

甄厉给足了小费,让导游不要走,就陪在边上给他们介绍。

导游小哥心知遇上了豪客,分外热情,指着老虎囚笼边坐着的爆炸头青年说:“喏,那个就是呼延小沙,这里的老板。”

大家看去,光线不明朗,看不大清,但是应该年纪不大,身材精瘦。

甄厉问:“今天他还唱歌吗?去问问看。”

导游小哥:“不唱了不唱了,几位来晚了。”

甄厉:“你都没去问,怎么就知道他不唱了。”

导游小哥:“喏,你们看舞台上的背景墙,老板没唱的话,背景墙上就是一幅猛虎下山的图。”

甄厉一看:“什么猛虎下山!现在是一幅小鸡啄米的图。”

导游小哥笑道:“对哩对哩,老板唱完就会把猛虎下山换掉,来过这里的人都知道。”

甄厉:“真不唱了?”

导游小哥无比确定地说:“真不唱了。”

这时,舞台上的姑娘唱完了一首卖萌的《喂鸡》歌,坐在老虎囚笼边的老板站起来,接过话筒说:“今天歌已经唱过了,本来是不唱了。”

说话的同时,背景墙上翻过一幅猛虎下山图,三只猛虎从嶙峋山岭中翻越而下,现场顿时响起口哨和尖叫声,明白的人都知道,这是老板要唱歌了,果然……

“但因为我要出去几天,所以今天多唱几首,往后几天就没了。”

甄厉:“这就是你说的不唱了?”

导游小哥:“呵呵呵,唱,唱,还唱,几位贵客来了当然得唱。”

“虎山行!虎山行!我们来就是为了听老板唱虎山行的1

“虎山行1

“要听当然听虎山行,听什么喂鸡1

……

之前和呼延小沙坐在一起的还有三个人,其中一人问:“小沙真的打算去粤州参加那什么《我最嘻哈》?那玩意儿靠谱吗?”

“不靠谱我们去干嘛1

“你们?你也要去?疯了吧~都去了,店谁管?”

“不是有你吗,所以才没叫你呀,嘿嘿。”

“我%…*#@,你们真去啊?当初不是说不去的吗。”

“这个《我最嘻哈》请来了雨相,会给冠军写歌,我们冲这个去的。”

“雨相?哪个雨相?”

“看吧,这就是我们不叫你去的原因,这些天你把店看好,花花也照顾好,可别瘦了,这小猫是我们的心肝。”

嗷呜!!!!

花花隔着囚笼对三人一声巨吼,把几人惊得差点掉地上。

让你们装逼。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