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历史穿越>施法诸天>第一百五十九章 维克塔利昂
小说:| 作者:| 类别:

第一百五十九章 维克塔利昂

小说:施法诸天| 作者:海拉斯特黑袍| 类别:历史穿越

“船长!攸伦死了!那个家伙杀了他1

“无敌铁种”号上一名船员大声提醒着维克塔利昂·葛雷乔伊。

尽管他眼下最想干的事情就是调转船头,像舰队中别的船一样逃之夭夭,可考虑到自家船长的性格,以及处置叛徒的严厉手段,还是强忍着内心之中的恐惧留了下来。

不过他敢保证,要是天上那条龙冲这条战舰飞过来,那么他绝对会立刻转身跳海,什么狗屁规矩、惩罚,还有葛雷乔伊家族,统统都见鬼去吧,先保住小命再说。

事实上,不光他一个人是这样的想法,甲板上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水手都有类似的念头。

毕竟铁群岛的居民可不是“善男信女”,在恶劣环境下长大的他们,比维斯特洛大陆任何地方的居民都更现实,从不会为了所谓“高尚”的理由献出自己的生命。

维克塔利昂·葛雷乔伊明显也清楚这一点,因此死死攥着心爱的斧头,如果有人敢带头掀起叛乱,他会毫不犹豫砍下对方的脑袋。

当然,比起这些还算熟悉的船员,他更担心对面刚刚杀了自己兄弟的家伙。

尤其是不断在天空中徘徊的巨龙,简直像一把悬挂在头顶上的利剑,随时都有可能落下来将整个舰队摧毁。

没有任何一名船长会觉得,自己的船能比翱翔在天空中的龙跑的更快。

就在所有铁民神经变得越来越紧张时,“宁静号”甲板上的张诚突然做了一个奇怪的动作,紧跟着整个人瞬间消失不见。

下一秒!

他直接出现在了维克塔利昂的身边!

这名向来以稳舰严肃、忠于职守著称的男人,下意识举起斧头便砍了下去……

可还没等斧头触碰到张诚衣服的刹那,一团橘红色的火焰以张诚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滚烫的热浪硬生生把维克塔利昂逼退了好几步,甚至连头发、胡须和汗毛都被烧掉了一大片。

待火焰彻底消失,张诚这才不慌不慌丢掉手中用来协助施法的硫磺粉末,笑着安慰道:“放松,我不是来杀你的,而是希望跟你达成某种共识。”

“达成共识?”维克塔利昂皱起眉头,眼神中流露出警惕之色。

“没错!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这次攻击的目标应该是盾牌列岛和河湾地区,对吧?”张诚无视了那些手持利刃一脸紧张的水手,一开口便直奔主题。

“是的!你究竟想要干什么?”维克塔利昂显然比攸伦更有理性,迅速意识到对方并没有杀死自己的意图,更没有打算摧毁铁群岛引以为傲的舰队。

“很简单,我觉得你们完全可以绕开盾牌列岛,直接偷袭更加富庶的旧镇。作为盟友,我可以提供一些额外的帮助,以确保你们不会被任何人提前发现。只要你发誓,攻下旧镇之后杀光海塔尔家族所有的直系成员。”张诚迅速开出了条件。

作为河湾地区仅次于提利尔的第二大家族,海塔尔对于想要篡夺河湾地区统治权的他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障碍。

更何况,海塔尔家族还支持学城,立志建立一个没有龙、没有魔法、没有超自然力量的世界。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与渴望世界向着魔法文明发展的他而言,完全就是天生的死敌。

原本张诚打算等接手提利尔家族的遗产后,再慢慢铲除这个心腹大患,可现在他又有了新主意,那就是利用铁民热爱掠夺的天性摧毁对方根基。

维克塔利昂盯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年轻人,足足过了一分钟才冷笑着质问道:“既然你想跟我结盟,为什么还杀了我的哥哥?”

张诚故作无奈的摊了摊手:“抱歉,我想你应该明白,攸伦的脑子不太正常,确切的说他其实早就疯了。我不喜欢跟一个疯子合作,尤其是你永远不知道他下一步会冒出什么狂妄念头的疯子。但你不同,你是个稳重成熟的领导者,同样也是个恪尽职守的人,不会随随便便违背誓言。另外,我知道你并不喜欢攸伦,甚至有一段时间想杀了他,现在他死了你应该高兴才对,因为你完全可以接过权利,成为所有铁民的新王。”

“可他毕竟是我的哥哥!你必须要给我一个交代1维克塔利昂表情严肃的坚持道。

“呵呵,好吧,请说出你的条件,千万不要太过分。”张诚伸出右臂做了个请的手势。

维克塔利昂稍微犹豫了片刻,马上指着“宁静号”甲板上巨大的龙之号角说道:“我要缚龙者1

“不行!换一个1张诚连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了对方的要求。

他可不会把一件威力巨大的魔法物品,交给一个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翻脸的敌人。

尽管在冰与火之歌故事中,一共只出现了三条龙,但鬼知道世界上什么地方还有龙蛋会跟着赤红色彗星的到来孵化,要是被对方找到几条驯化,那乐子可就大了。

“好!我要攸伦身上的铠甲1维克塔利昂以极快的换了第二个条件。

很显然,他非常明白张诚是不可能交出龙之号角的,所以故意用第一个条件来作为诱饵,换取第二个条件通过。

要知道攸伦声称自己身上的盔甲,是一件真正的瓦雷利亚钢甲,按照现如今的价值,足以抵得上一整个王国。

据说身穿瓦雷利亚钢甲的人,在战场上可以做到刀枪不入,除了同样锋利无比的瓦雷利亚钢剑,即使尖锐的长矛也无法在上边留下哪怕一丁点痕迹。

维克塔利昂早就对这件盔甲垂涎不已,现在有机会自然不会放过。

“盔甲?”张诚微微愣了一下,转过身瞥了一眼不远处甲板上的尸体,立刻发现盔甲表面标志性的独特花纹,笑着点了点头:“没问题!成交!它归你了。”

“真的?”维克塔利昂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如此轻易就达到了目的。

“当然是真的,我还可以把攸伦的尸体也还给你带回铁群岛安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