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第859章:你看,承欢想父皇了
小说:| 作者:| 类别:

第859章:你看,承欢想父皇了

小说: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作者:青酒沐歌| 类别:

春去秋来,转眼入冬。

踏过一地枯黄,小贩的叫卖声逐渐传入耳畔,朱雀大街上时亘古不变的喧嚣。

看见君轻寒望着熙熙攘攘的人潮发呆,君轻寒拉了他一把,“四哥,好不容易出来一次,别发愣了,开心点开心点,我们赶紧去醉月楼吧。”

雪央瞪了他一眼,看向君轻寒道:“四哥,你若是想走走,我们不妨散散步。”

君轻寒微不可见颔首,率先撩开了步子。

“央儿,一会醉月楼的虾饺就卖光了1君轻尘扯着雪央的衣袖提醒她。

雪央立即翻了个大白眼,“你是出来吃虾饺的,还是出来陪四哥的散心?”

“都有……”

雪央:“……”

“主要是陪四哥散心,顺便……吃虾饺。”

雪央:“……”

“好了好了,我错了,我们是来陪四哥的。”君轻尘说着拉着雪央跟了过去。

“卖烤红薯喽,香甜可口的烤红薯,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在寒冷的街头,一处冒着热气的红薯摊十分招人喜欢,外面围满了过路人。

君轻寒听见吆喝声,停下脚步,抬眸望了过去。

“四哥,你要吃么,我去买?”君轻尘激动出声,真是难得见他对这些小吃感兴趣。

“不用了。”君轻寒抬脚走开。

他并不喜欢吃烤红薯,只是她喜欢。

如今她不在,买了给谁吃呢?

“四哥……”君轻尘抬眸看去的时候,就见君轻寒已经走远。

一旁的雪央扯住了他的耳朵,“君轻尘,你还真是个饭桶,脑子里装的都是虾饺么?是四嫂喜欢吃烤红薯,不是四哥,你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给记岔了。”君轻尘一边揉着耳朵,一边幽幽开口。

“卖香包了,安眠的香包,大家都快来瞧一瞧看一看……”

“央儿,那里有卖香包的,我们过去看一看,你喜欢什么样的?”君轻尘眼睛一亮,拉着雪央便走了过去。

“你不管你四哥了?”雪央表示无语。

“四哥就在卖香包的那里。”君轻尘将人拉了过去。

刚走近,就传来了几声争吵,“无良奸商,竟然欺骗大家1

“这位客官,我何时欺骗你了,你不要在这里闹事,影响我做生意。”小贩辩解。

那人直接将荷包撕开,将里面的干花抖落出来,“你看着香包里面是什么,这是死亡花,不是丁香,更不是薄荷1

此言一落,众人立即惊呼出声,“天啊,竟然是死亡花1

“走走走,不买了不买了,骗人1

“哎,客官别走,别走碍…”小贩顿时着急了,忙解释道:“这不是死亡花,这是安眠花……”

可是,没有人相信他,围在外面的人皆一哄而散。

他直接一脸沮丧的坐在了地上,“怎么没人相信?”

不过片刻,他看见君轻寒等人走过来,忙招呼到:“几位客官,要不要买香包?”

“死亡花,又叫彼岸花,在我们南疆,彼岸花可以招魂,能够牵引着心爱的人找到回家的路。”雪央拿起来放在鼻翼下轻轻嗅了嗅。

“姑娘,买一个吧。”小贩热情道。

“买什么买,死亡花不吉利。”君轻尘一把将雪央手中的香包打落,拉着她离开。

“阿尘……”

“别看了,你若是想要香包,我们回头再买。”君轻尘说着扭头看向君轻寒,“四哥,走了,我们说好去醉月楼的。”

君轻寒顿住脚步,“你们去吧,今日我不去了。”

“四哥?”君轻尘一滞。

“我一会要回宫。”

“那好吧。”君轻尘无奈叹了口气。

等到君轻尘和雪央离开后,君轻寒重新走到卖香包的小贩前,“我要一个香包。”

“好嘞,客官真是好眼光。”小贩激动出声,忙热情的为他取香包。

回到寒青宫,君轻寒将香包压在苏青染枕下,嘴角微不可见的勾了下。

她能找到回家的路么?

漫步在梅林,上一年冬天二人在梅林的点滴逐渐浮现在脑海中。

那时,她还调皮的为他簪花,嘲笑他的红耳朵,霸道的吻他。

转眼之间,一年了……

抬手折下一枝红梅,看着朱红的颜色,愣愣发呆。

不知不觉来到池塘般,看着满塘萧瑟,眸光微敛。

红梅暗香,幽幽而来。

而池塘内的自己,对影成双。

“皇上,太皇太后让您去永寿宫一趟。”许嬷嬷前来通禀。

君轻寒颔首,“嬷嬷先回了皇祖母,朕马上就到。”

永寿宫内,响着拨浪鼓的声音,太皇太后正逗着玲珑。

“咯咯咯……”

听见小丫头欢喜的笑声,君轻寒顿时心底一软,撩步进来,“孙儿见过皇祖母。”

“起来吧,你有几日没来看承欢了。”

“啊,碍…”玲珑看见君轻寒,咿咿呀呀的伸出手抓他。

君轻寒将小丫头抱在怀中,满眼慈爱。

“你看,承欢想父皇了。”

“皇祖母,让许嬷嬷吩咐下去吧,今晚孙儿陪您用膳。”

太皇太后点点头,将玲珑接了回去,“承欢是个可怜的孩子,染丫头出事后,她又是哭闹又是生病,瘦了很多。没娘的孩子,让人心疼……”

“皇祖母,您有话就直说吧。”

太皇太后忍不住叹了口气,“寒儿,我知道你对染丫头的感情,你就是不为了你自己,不为东临,也要为承欢想一想,找个人来照顾她吧。”

“皇祖母,您现在年纪大了,照顾承欢很吃力。将承欢留在永寿宫,是孙儿不孝。从今日起,让孙儿来照顾她吧。”

“寒儿……”

“皇祖母放心,有宫女嬷嬷伺候,孙儿能带得了承欢。”

“寒儿,你怎么能如此胡闹,你整日里忙国事,哪里能顾得上她?”太皇太后着急。

君轻寒将玲珑抱回来,“孙儿可以,也许有承欢在,染儿就会醒来了。”

“可是……”

“皇祖母不必说了,孙儿心意已决。”

在永寿宫用过晚膳后,君轻寒便将玲珑抱回了寒青宫。

一看见榻上的苏青染,小丫头就朝她的怀中爬了过去,小嘴在她脸上亲了下。

看到这一幕,君轻寒既惊讶又感动,眼底微微泛出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