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同人竞技>世子太病娇:萌狼宠妃,轻点闹>第421章 这一世姻缘过后,便是
小说:| 作者:| 类别:

第421章 这一世姻缘过后,便是

小说:世子太病娇:萌狼宠妃,轻点闹| 作者:陌绵羊| 类别:同人竞技

慕朝雨最后还是给了漠尘一块封地,不过他却有一个要求,要漠尘在他的封地里安置一户人家,因为对方是南越国人,所以他唯一的要求是让兔族世代容许他们家族住在他们的封地里。

两天后,慕朝雨秘密安排漠尘与那户人家见面。

当鸠羽看到手里牵着两个孩子进入大殿的年轻男子时,一时竟没回过神来。

那人竟是夜清欢。

夜清欢穿着件普通的长袍,无官服在身的他眼少了几分算计,多了几分安逸。

“夜大人。”慕朝雨向他点了点头。

夜清欢笑了,“再也没有夜大人了。”

两人相视一笑,夜清欢牵过身边较小的一个男孩子,指着慕朝雨道,“这位便是你的救命恩人。”

那孩子也着实乖巧可爱,前给慕朝雨叩头。

慕朝雨并没有阻止那孩子向他行礼,因为他当得起对方的大礼。

简短的寒暄过后,慕朝雨将漠尘以及兔族阿美等人叫出来与夜清欢见面。

夜清欢在看到漠尘身后那一群毛茸茸的兔女时,也是惊讶不已。

大家是不打不相识,漠尘也没那么小气,第二天便护着夜清欢一家路。

夜清欢临走时交给鸠羽一封信。

“这是谢竹君给你的。”

鸠羽想起那个月支国的质子,不禁叹了口气。

在没有依靠的南越国,谢竹君活的艰难,之前还有鬼王在京城帮他,可是现在鬼王已经回了冥府,只怕谢竹君以后的日子更加难熬了。

鸠羽独自躲到一边看信,慕朝雨瞥见她表情逐渐阴沉,只当看不见。

当晚,鸠羽提出要回冥府一趟。

让她意外的是,慕朝雨并没有阻拦。

回了冥府,鸠羽找来魔物羊。

“有些事,找你帮个忙。。”她提着魔物羊的后颈,将它从白翎身边带走。

魔物羊四蹄离地,来回乱刨。

“小鸠咩,不带你这样的,你这是求人的态度吗?”

“不然怎样?”鸠羽张手,死镰骤然出现,锋利的镰刀尖闪耀着冰冷的光辉,正对着魔物羊的脑袋。

“……鸠羽大人,有事尽管吩咐。”魔物羊顿时怂了。

“你去一趟阳间。”鸠羽对着魔物羊的耳朵一阵嘀咕。

魔物羊苦着脸,“魔物不能干预阳间人的生死。”

“又不是让你去杀人。”

魔物羊拗不过她,“要是被冥王殿下知道了怎么办?”

“我来顶罪。”鸠羽痛快道。

“行,本大爷帮你这个忙。”魔物羊化作一道绿光,离开冥府。

鸠羽也悄然回了阳间。

半年后,长洲国来了一位月支国的使者。

慕朝雨看了月支国使者呈来的信,凤眸扫了一眼鸠羽。

鸠羽危襟正坐,正努力的扮演着威严的“女帝”一角,感受到慕朝雨的目光,她的脊背不由得更加僵硬。

“难得月支国居然想与长洲国结盟。”慕朝雨幽幽道,“皇觉得此事如何?”

鸠羽头直冒虚汗。

话说这种事向来不都是他拿主意的吗,怎么今天反而来问她了。

“甚好。”鸠羽僵硬的点了一下头。

“皇帝也觉得好?”慕朝雨凤眸挑起,那表情不论怎么看,都暗藏杀机。

“要不……还是你来拿主意吧。”鸠羽真的没什么耐性处理这种国家大事。

慕朝雨很快打发了月支国的使者,并将一封信丢在她的面前。

“这是什么?”鸠羽问。

“月支国新帝的求婚信。”

“咳咳咳1鸠羽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

“谁的求婚信?”她以为自己听错了。

“月支国新帝,谢竹君。”慕朝雨弯腰向她靠过来,一字一顿,“没想到我的小鸠还是放不下阳间的种种。”

鸠羽被他盯的毛骨悚然,“谢竹君回月支国了?”

慕朝雨凤眸眯了眯,“小鸠,你觉得能瞒得过为师?”

鸠羽心里咯噔一下。

虽然在阳间他们以夫妻的名义生活在宫里,可不论什么都改变不了慕朝雨身为冥王的事实。

鸠羽“噗通”一下跪在了地,“此事是我背着殿下做的,请殿下责罚。”

慕朝雨脸闪过一丝惊愕,续而皱起眉头,他并没有责怪她的意思,但她的这声“殿下”却让他的心凉了半截。

在她的心里,还是只把他当成了冥王。

“起来。”他语气冷了三分。

鸠羽跪着仍是不动。

“我让你起来,听不懂?”慕朝雨俯身一把将她从地扯起来,“你为何要跪?”

“我……”鸠羽心虚的移开视线,“是我让魔物羊暗帮了谢竹君,令南越国大皇子横死……谢竹君才有机会返回月支国,成为新帝……”

其实不用她说慕朝雨也能猜到,谢竹君能回到月支国成为新帝,一定是背后得到了非人的力量相助。

“算你做了这些又怎么样?”慕朝雨扳过她的下颌,逼迫她与自己对视。

“冥府的规矩……魔物不可干涉阳世。”

“现在这里可是冥府?”慕朝雨质问道。

鸠羽摇头。

“那你为何要跪?”

鸠羽蒙了:“因为你是冥王殿下。”

话音刚落,忽见慕朝雨冷了脸,抱起她往后殿过去。

“殿下?”

慕朝雨快步进了后殿,将她丢在床,“刺啦”一声,她身的袍子被撕成了两半。

鸠羽耳朵的毛都立起来了。

“你,你干什么?”

慕朝雨动作麻烦的扯了她的衣裳,又解了自己的袍子。

“你不是要我罚你吗,现在便是惩罚了。”慕朝雨压下来,肌肤相贴的温热令她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等一下啊,为毛是这种惩罚。

毫无征兆下,慕朝雨突然挤了进来。

鸠羽倒抽一口冷气:“疼……”

慕朝雨钳住她的腰,动作稍滞,一直等到身下小人的眉宇间舒展开来,他才重新开始有所动作。

鸠羽被他弄的头昏脑涨,恍惚间,她听见他的低语:“小鸠,我是谁,告诉我……我是谁?”

鸠羽紧咬双唇,但他却不想此放过她,动作时缓时剧,快要让她抓狂。

“告诉我……我是谁?”他咬住她的耳尖。

“你是……慕朝雨……”

“还有呢?”慕朝雨的喘息声紧贴在她的耳畔,一阵酥麻的感觉窜起,她不由屏住了呼吸。

“是……师父。”

显然,这个答案并没有令慕朝雨满意,他悬停在她的方,俯视着她,“我还是谁?”

突然停下的某处让鸠羽感到莫名的空虚,她不满的扭着身体。

慕朝雨笑了,“告诉我,我是谁?”

“夫君。”鸠羽索性把心一横,闭了眼睛。

慕朝雨的笑声响了起来。

“小鸠乖。”

他满意的低头吻住她的唇瓣,重新将她带到那目迷五色的世界当,令她迷失了方向。

“小鸠,你要记得我是你的夫君,不管何时,不论何处,你都无需怕我,我会护着你,你也要陪着我,我们过完这一世姻缘。”

鸠羽在极度的愉悦抱紧他的脖子,与他一起攀越一道又一道的“巅峰”。

“这一世姻缘过完……之后呢?”喘息间,她终是忍不住问出了心里话。

慕朝雨笑意缱绻:“一世过完,还有生生世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