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都市言情>回到山沟去种田>第六百六十八章 小长假
小说:| 作者:| 类别:

第六百六十八章 小长假

小说:回到山沟去种田| 作者:二子从周| 类别:都市言情

第六百六十八章小长假

李君阁却吃醋了:“四爷爷你这心也偏得都没边了,我小时候好像都没阿瑟这待遇……”

四爷爷一瞪眼:“你小时候书念完往桌上一扔就朝山上跑,还好意思跟阿瑟比?你要但凡有阿瑟一分的自律,现在的成就远不止此1

“得得得,当我没说1李君阁赶紧转移话题,对果山师傅说道:“果山师傅,你看这红尘俗人,忙起来就没一个完,最近实在是有失问候。”

果山师傅笑道:“今天这场大功德,可不就是你和阿音在俗世红尘中忙出来的?倒是和尚躲了个清闲,惭愧惭愧。”

李君阁笑道:“您不见怪我们打扰你清静就好。”

果山师傅说道:“你给盘鳌溪老哥制的那联,你老哥拿来给我看了,刚刚拿出来和大家参详,石鹤道长读到了相生,和尚这里读到了相因,你四爷爷读到了相成,还要感谢你替我们产的茶叶说好话。”

李君阁笑道:“那是答谢君玄老哥护住我们李家老山樱的恩情,再说‘鼋龙水,凤凰茶’本来就是盘鳌乡的老说法了,等到水质恢复出来,我们也想把这个招牌打出去。”

倒是石鹤道长在一边不满意了:“我说你这臭小子,跟果山和尚说话就这么客客气气,跟老道我说话可从没见着你这样1

李君阁说道:“道长你可就冤枉我了,人之相交贵在交心,我这刚给你选好了一处道场,你要这样那就当我没说过。”

石鹤老头哭笑不得:“老道我好歹也是混迹江湖几十年的人,怎么就被你们李家沟的晚辈吃得死死的……别闹!说说那道场好在哪里?”

李君阁说道:“好在哪里得你亲自去勘验过方才知晓,不过那里是我发现李家沟两样宝贝,青珉石和鹅蛋金的地方,总觉得有些玄奥。”

鹅蛋金的说法那是扯淡,不过那处地基确实是李君阁首先发现青珉石的地方,那里以前就有过一栋建筑,是以青珉石建造的。

现在青珉石虽然都被李君阁搬到空间里造了石屋,不过在他内心里边,总是隐隐觉得那是一处不凡之所在。

石鹤老头虽然才来李家沟几天,不过青珉石已经亲眼见过,鹅蛋金的大名也是如雷贯耳,不由得大来了兴趣:“善哉善哉,那贫道先谢过了。”

李君阁一本正经的稽首道:“客气客气,那就祝道长青华妙严,尊座金莲,慧光无碍,遍洒空玄了。”

石鹤老头毛骨悚然连连挥手:“别别别,这个当不起!我们还是按以前那个样子说话吧!你这臭小子明明连我天师道早晚课里边的《中堂赞》都知道,偏偏前几天还那样为难我!让你四爷爷看笑话1

四爷爷笑道:“这小子打小就让满李家沟的人头疼,我好不容易才将他掰成这个样子,你还想拉他进道门,我跟你说真会气得你三尸神暴跳的1

说完对李君阁挥手道:“去吧去吧,别打扰我们聊天了,你的钓友们今天也出了大力,赶紧去招呼一圈。”

李君阁这才脱身出来和阿音一起去钓友圈里。

这下子就热闹了,每一桌没三五杯别想走,还要替阿音挡酒,搞得空间里又湿了一大片。

众人兴致高昂,钓协一帮年轻人和哥大粽粑芋头杰拉德都是善于搞事情的人,没一多会就发现了一个新玩法,玩起了举酒浪。

从第一桌开始,一桌举酒后放下酒杯,第二桌就欢呼着举起来,等到第二桌放下,后边的又跟着举起来,快乐就这样顺着酒席传了过去。

二三十桌一过这就High了,后边的游客们也感觉实在好玩,一直传到长街宴的尾巴上,第二浪又涌了过来。

李君阁对阿音笑道:“我的天这帮小子也太能整了!吃顿席都能玩出花样来。”

阿音说道:“其实好多事情大家自己想出的法子就挺好,比如唯唯他们拼席,乡亲们提前将桌子摆好,这些事情我们就没有想到。”

李君阁说道:“对啊,以后,还要把村民版论坛给搞活,集思广益才好。”

等到一顿酒席热闹完,竟然已经是下午四点过了,钓友们今天还要回蛮州,李君阁和阿音又送他们到码头。

老鬼眼尖,指着五溪河前边水域说道:“看!那是啥?”

就见河心波浪开始出现异常,一个巨大的圆形正在慢慢成形,然后逐渐收拢。

在圆形收缩到直径三五米的时候,一些小白条从水面上跃起,在阳光下反射出耀眼的白光。

然后圆形就似乎有了生命一般,一张一合,每次合拢的时候,就有不少的白条跃出水面。

菜头一看就说道:“翘嘴在捕食!这要不是禁渔期,甩两竿子路亚多爽1

然后就听阿音说道:“不光是翘嘴,翘嘴只是被鱼群吸引过来的,这是是小灰它们一家子在吃晚饭。”

果然,就见大圆圈周围开始偶尔露出灰色的背脊,两大一小,一闪即没。

这壮丽的景象看得一干钓友如痴如醉,切尔西席说道:“这样的场景,怕是只有五溪河上才看得到了。”

这时候水鸟们也开始赶过来凑热闹,不少白色的沙鸥在天空中盘旋,间或扑扇这翅膀往圈子里一擦而过,嘴里边就会多一两条小鱼。

懒鱼鼓掌笑道:“生命之歌啊!去年我们来打路亚的时候,还没这么些沙鸥吧?”

阿音点头道:“红嘴鸥本来是候鸟,但是我们发现今年不少红嘴鸥在李家沟当上留鸟了。鸟类活动最活跃的季节马上就要到来,现在只是今晚的第一批,等太阳落山的时候,各种鸟群会飞回来,河面上的场景才叫一个热闹。”

菜头说道:“可惜啊,我们这就要走了,不过今天能看到这一幕,当真也不许此行。”

李君阁伸手和菜头相握:“那就六月开渔后再来,到时候我们追着二浑水杀黄辣丁去1

送走一干恋恋不舍的钓友,李君阁转回村子,在一家民宿找到了唐建凯一行。

唐建凯这次是带着公司职员来过小长假的,因此几个老朋友都在这里,长街宴上桌席太多都不知道他们坐在哪一桌,只好到这里来见面。

钟露和李星宇正在花园里和刘赞书玩官司草的游戏,一见两人便跑了过来:“二皮叔叔!阿音姐姐!妈妈,送我小龙灯的二皮叔叔来了。”

叶小芹从下露台的那个门口探出头来:“哈,你们来了?快来,大家都在露台上喝茶呢。”

王文强站起来对李君阁说道:“师傅,我们来看你了。”

齐菲菲也站起来,促狭地喊了一声:“师母好1

阿音“啊呀”一声闹了个大红脸,倒是李君阁脸皮厚,笑眯眯地说道:“菲菲自打嫁给文强,在我面前那从来都是倒台不倒架,今天算是尊师重道头一遭。”

众人都是开怀大笑,一番嬉闹过后,重新坐下来聊天。

李君阁笑道:“闹半天你们是在赞书家吃的席啊,中午一直找不到你们!实在是太乱了,刚把钓协的上百号人送走,明天又得送一大帮,就没法招呼大家了,你们明天怎么安排?”

谢芳的老公李书平是个鸟类摄影爱好者,刚把镜头弄好,说道:“二皮,阿音,你们聊着,我去码头那边拍点水鸟。明天我跟猎户叔的护林队上山,你就不用管我了。”

刘赞书也学着大人说话:“明天晓松哥哥和晓柏哥哥要带我们去摘三月萢摘野菜,你们也不用管我们了。”

谢芳看着李书平的背影,对李君阁笑道:“我们家老李,自打拍的麻头抓斑鸠被摄友们选为最佳作品后,这就算放飞自我了了。一直闹着要过来,也不想想孩子学习有时间没。”

李君阁笑道:“这就成摄影家了啊?”

谢芳笑道:“狗屁的摄影家,就一帮爱好者级别的人抱团群暖相互吹捧呢,还正当自己是人才了1

李君阁说道:“现在李家沟也有摄友板块,猎户叔家里墙上不少好照片,明天李哥去就能见到。”

说完又跟叶小芹的老公钟裕祥握手:“钟哥,又在往横向发展碍…”

钟裕祥愁眉苦脸地揪着自己的肚子:“应酬太多了,皮娃听说你们这里敞开肚皮吃都能减肥?是不是真的?”

阿音笑道:“钟哥,真的倒是真的,不过却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你起码得在这里住上两个月才行。”

钟裕祥说道:“这样碍…这个还有点不好安排……”

李君阁笑道:“也是,现在谁的生活节奏都忙,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情,对了你们对民宿的条件还满意不?有意见尽管提。”

钟裕祥说道:“这个真是太满意了,这木楼修得实在漂亮。从匏瓜湖下船到这边,一路都是美景。”

说完一指外面夕阳下的河景:“小河风吹着,风景看着,清茶美美地喝着,坐一天都不嫌烦。”

叶小芹冷笑道:“还想坐一天,你今天又吃过量了,明天早上起来先去甘棠故径上跑步1

这时就听刘赞书喊道:“小露,星宇,快看大雁回来了1

就见夕阳下,成千的大雁从匏瓜湖那边飞了过来,飞到了下游盘鳌乡的位置,然后一个盘旋,逐渐降低高度朝久长居下方飞去。

钟露和李星宇都看傻了:“哇……这么多大雁……这得吃多久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