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武侠修真>尸加工>八百六十章 我是来练习跳舞的
小说:| 作者:| 类别:

八百六十章 我是来练习跳舞的

小说:尸加工| 作者:墓涂| 类别:武侠修真

“老板,我就不进去了。”,罗德曼走到门口急匆匆的说了一句,他的脚步至始至终没有跨过大门的分界线。

瞧着对方畏惧的神色,显然在这座城堡前吃了不少亏,点了点头径直走了进去,通道很长,仿佛永远没有尽头,更像是要走进深渊一般,不过还好在昏暗中走了一段后,终于见到了螺旋阶梯,沿着阶梯向上远远便传来了熟悉的玫瑰花香。

在透明的海玻璃前,玫正躺在一张柳枝编织的藤椅上,静静荡着秋千。

“我没打扰你吧。”

“有事?”,玫的情绪有点低落,甚至没有站起来,说话也有点死板。

李震颤愣了愣神,确实说他没什么事,也不知怎么和这个女人就是不对路,如果不是达拉斯说过她拥有着最远古的血脉,恐怕老李会完全放弃这个女人,看着玫瑰花,忍不住就想到了索妮。

想到了曾经一起进入世界树的日子,想到对方给自己修行上的教学,甚至为数不多的欢笑,那个时候他都忘记了自己神斥体的身份,直到此刻,他还认为玫应该就是索妮,世界树即便再奇妙也不应该造就出如此模样相似的女孩。

可他知道那不可能,这就是一个完全的陌生人。

“罗德曼说明天需要我们一起出面跳个舞,我过来就是问一声你方不方便。”,李震颤给自己找了个借口,“如果你不方便的话可以不参加。”

久久没有回声,忽然秋千上伸出一条纤细小腿,随后慢慢的将那丰满躯壳延展出来,还好,穿着一件薄薄的玫瑰色丝纱,不过隐隐能看到对方那美妙的身材,甚至比光着身子更有诱惑。

“开始吧。”,声音中没有一点的柔情。

李震颤走过去,甚至不知道该如何跳舞,更不知道自己的手掌落在对方什么地方,玫主动贴了上来,拉着李震颤的右手放在自己腰间,“什么舞?”

李震颤忘了,他根本没有问罗德曼,“蓝色多瑙河1,随便胡诌了名字,声音落下,房间内玫瑰花突然展开,如同小提琴一般竟流淌出淡淡的音乐。

摇曳!

轻轻的摇摆着身体!

李震颤却没有一点跳舞的兴致,那独到的女人香味将他体内的荷尔蒙挑拨到了极致,整个身体都开始滚热起来,恨不得一下子将这个女人推到躺椅上。

可他没有!

懦夫!

李震颤心底暗暗骂着自己,在女人面前自己的确是懦夫,尤其是这个女人,他似乎根本没有一点战斗力。

蓝色多瑙河并不长,很快便到了音乐的尽头,玫从李震颤身前走开,来到玫瑰花桌前给自己倒了一杯血红色的酒,不对,就是血,李震颤能够闻到清晰的血腥味,玫托着下巴,静静的看着窗外的阳光。

李震颤觉得自己在这个房间中是多余的,想要说话却找不到一点由头,看着玫的躺椅,又忍不住轻皱眉头。

血味,虽然整个房间的花香很浓,但他还是能从花香中分辨出血液的味道,轻轻抽动了几下鼻子,向着躺椅走了过去。

“你干什么?”

“你受伤了?”

“没有1,玫条件反射般的说道,“你走吧,我要好好休息。”

李震颤没有动,他知道玫有事瞒着自己,就这么几步的距离他不仅能够判定玫受伤,而且知道这个房间另有他人,那鲜红的血液不是玫的。

“谁!滚出来1,阴沉沉叫道。

玫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异常煞白,整个人紧紧贴在玫瑰桌旁,眼睛死死瞪着自己曾经躺着的椅子,只见那玫瑰花色的躺椅竟出现了两颗黝黑色眼珠,随后多了一张苍白色的面孔,慢慢的一具纤细的身体从躺椅中钻了出来。

普普通通,但在对方的额头上却有一枚刀疤,从左到右,狠狠划了一道,像极了一颗眼睛。

脸色苍白的仿佛没有血液一般,但在这个人身上却散发着浓烈的血腥味。

“好敏锐的感知,李震颤,初次见面,请多关照1,对方从躺椅上站起来,伸出那张如同枯枝模样的手,“血族,该隐,黑暗议会1

李震颤没有动,他能够感觉到在这个年轻人出现的时候,整个房间中都转化成纯粹的血气,似乎自己也要沦落成血液的一部分。

这种现象只有一种,便是聚齐了三百六十种规则已经融合出专属于自己的规则的至强存在,李震颤没动并不是因为对方的强大,而是对方容貌,他感应到了熟悉的体质气息。“你已经有神斥体了?”

该隐点了点头,“虽然很不容易,也费了一些代价,至少得到了,你比我幸运,天生就拥有我们这些人梦寐以求的体质,李震颤,我们是朋友,对吗?”

“可我从没想过一个男人随随便便进入到朋友女人家里。”

“女人?”,该隐突然诡异笑了起来,“你竟将她当成你的女人?”,似在讽刺,更像是嘲笑,“李震颤,我可以明说你娶了她得不到一点好处。”

李震颤摇了摇头,他不想听这个来历不明的吸血鬼胡编乱造,“我想阁下劝说我前最好还是说明自己的来历,现在我并不认为你是玫的朋友,而且我也不希望我的女人拥有阁下的这样的朋友。”

“你很没礼貌,李震颤1

“礼貌是用来送给尊敬我的人的。”,声音落下,一具骷髅已出现在身后,两具,三具,眨眼已是整整八十一具骷髅。

啧啧!

该隐突然笑了起来,“这种小孩子的玩意儿也想对付我,李震颤,我趣,既然你找到了我,那么我就跟你来个交易,将这个女人送给我,我给你另外一个女人。”

老李顿时笑了,“你不是看不上吗?”

“她的人品虽然看不上,但她的体质是我突破的关键。”,该隐说的很正式,“你不一样,只要是这个世界拥有本源血脉的女人都可以。”

老李瞧着这只吸血鬼,摇了摇头,“对不起,我还没这么下贱1

“你要拒绝我?”

“我不是在拒绝,而是要你滚1,李震颤声音变的异常阴沉,“从这个房间,翡翠岭滚出去。”

该隐突然站了起来,鬼笑逼了一步,顿时空气中突然凝聚出一团血球,砰,一声,一具骷髅直接爆炸成粉末,一颗接着一颗,眨眼不到八十一具骷髅已成粉末。

骷髅重新凝聚,可刚刚成型便会有一团血球跟着凝聚成型,钻进骷髅中直接炸成粉末。

“怎么样,现在你还拒绝我的提议吗?”,该隐瞬间逼到李震颤身前,一拳,直轰胸口。

李震颤如同断了线的风筝狠狠的甩在墙上,一股鲜血钻上喉咙喷了出来

受伤了!

老李都不知道自己多长时间没受伤了,看着消瘦的身影,嘴角突然挂起了弧度。

“死冥之主,贺拉斯,审判1

虚影镰刀瞬间割破该隐头颅,溅出层层血液,攻击自己是要付出代价的。

“啧啧1,断掉的头颅仍就诡异笑着,跌落到躯壳上重新弥合在一起,“真是天真的小伙,竟想用这种小手段攻击我。”,说笑间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有点锋利,这可是我刚刚升级的神魔之体,就让你损坏了。”,声音还未落下,一只手掌已死死的卡住了李震颤的脖子,“怎么样,舒服吗?”

呃!

呃!

李震颤吃力的想说话,却根本说不上,甚至喘不过气来,那双手仿佛卡在灵魂上,甚至召唤神魔都变的异常困难。

“我改变主意了,将你的身体卖出去或许也是一宗好买卖。”,猛力一掐,只听一阵骨折之音,李震颤的头颅似断了一般,竟要歪倒。

诡异的事,玫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抹喜色,从圆桌旁离开径直来到该隐面前,急声问道,“你真的要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