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第517章 出殡
小说:| 作者:| 类别:

第517章 出殡

小说: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作者:红烧豆腐干| 类别:

翌日清晨,周家村老周家老宅,外面站了不少来送行的妇女老人。

凌晨一直刮着大风,这会万里晴空,风停了,雪也停了,迷信的几位妇人嘴里念叨着好人有好报,连老天都给脸。

周老太太黄氏为人和善,退回周家村,早年也治好了不少人乡亲。这会过来送行的妇人很多受过她的恩德。

哪怕老周家再名声狼藉,可受过恩惠的老百姓们还是记得老太太的这些恩情,默默地守在老宅外,打算送她一行。

老百姓哪怕不识字,他们也有自己做人的原则。他们鄙视老周家,不屑与他们共存,可还是守在外面。

披麻戴孝的周孝存带着大儿子走在前头,随之出现老周家剩下儿孙孙媳妇,接着周大姑老两口,后面跟着他们的儿孙。

送行的人跟着灵车后面,一行人往山走去。

这一天,历经一生波折的周老太太消失在这个世界。

而周孝正父女俩的缺席,再次让众人明白。老周家唯一的良善人离开了,两家真到了无法回缓余地。

不到一个月,周老太太的新坟不远处又多了一口孤坟。也不知老周家如何想的,明知这婆媳俩不合,还安排不远。

比起周老太太摆放许久的灵堂,黄招弟的丧事则办的悄然无声。

接到通知第二天,黄招弟的尸体就被周孝存带着大儿子偷偷运回老宅。

原来肥胖的身躯,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的黄招弟死亡原因不详,可周孝存不难看出他婆娘是被活活饿死的。

四个儿子怒瞪着父亲,他们想不明白为何每月省出的口粮会让替父顶罪的母亲如此消瘦。

想到周孝存那个寡妇姘头,想到那个女人白皙透红的脸蛋。他们如何不知他们的口粮进了谁的嘴。

母亲哪怕再是不足,可她一切的贪心是为了他们。对于周立东四兄弟来说,母亲是给他们带来耻辱,可何尝不是爱子慈心。

四兄弟泪眼满眶,推开了父亲周孝存,站在他的对面,而四兄弟后面是三个儿媳妇满脸嫌弃地替黄招弟清理遗容。

周孝存面对儿子们的怒气,一时百口莫辩,只能无言以对。

他确实补贴了俏寡妇,甚至差点动了想娶她进门的心思。可他也没放弃黄招弟,那是他的婆娘,是他四个儿子的娘,他敢吗?

他不是糊涂人。比起俏寡妇,黄招弟对自己全心全意。他们当初也是恩爱过来,哪怕自己媳妇年老色衰,只要她活着,就没想过抛弃糟糠。

可如今他解释自己确实给过婆娘粮票,他们会信吗?不会的!这些都是老太太私底下补贴自己的,已经死无对证。

而老太太哪里的粮票?

那是那个野种和老张家那个蠢货给的。

周孝存再次怀疑这是不是那对翁婿给自己下的套?或许一开始连俏寡妇勾引自己也是他们的手段?

“你不配当我们的爹1

周孝存听着大儿子的怒吼声。他惨笑一声,幽幽地说道:“我要说我从来没打算不要你娘,你信吗?”

“我要说我没亏过你娘,你信吗?”

老大周立东冷着脸,“你有脸就对着我娘说……你没有搞破鞋,你日夜担心她,没有三更半夜偷溜别人家。”

周孝存环视四个儿子,看着四双怨恨的眼睛,内心一阵阵绞痛,这就是他的好儿子们。一点也没体谅过自己身为一个男人正常的需求,还活生生地让自己在儿媳妇们面前颜面全失。

这一刻,他想到了母亲。那个哪怕自己冷脸相对,还使劲往自己口袋塞钱,塞粮票的老母亲。

娘啊,这是不是报应?

周孝存无力地坐到椅子上,低头沉默不语。

周立东四兄弟见状,直接无视,围着那里商量后事。

四兄弟默契地没提起如何领回身为罪犯的母亲遗体。唯一想得是,得趁族人不知,来不及反对,先让母亲入土为安。

“老二和老四陪着娘,我跟老三去挖抗。明早时辰好,我们送娘一程。”

老二周立西摇头反对,“孩子们都没来得及送他奶奶了,你是老大,你得守灵,我们三兄弟去。”

周立东听了不再反对,点点头,目送他们离开。他挥手散去妻子和弟媳妇们,静静地靠着柜子前,看着黄招弟遗容。

他还记得自己小时候那会……他娘不是如同后来那么不讲理。她会温柔地抱着自己哼着曲儿,会想尽办法让自己过得不比别人差。

弟弟妹妹出生了,他娘会告诉他,还是最喜欢他。因为他是周家长子,将来一切都是自己的。

后来呢,他想起来了,是那个漂亮大方的小婶出现,他爹开始渐渐对他娘不满。尤其更会戳心眼的说自己比不起小叔,是因为被他娘拖累。

然后,一切变了……

爱钱的娘变成贪财,变得自卑,身材速度的膨胀开。而他爹呢,开始夜不归家,无视他们。

温柔的娘终于变得泼辣,一次次的打倒他爹。那之后似乎武力战胜了一切,家里开始恢复如初。

随着小叔死了,家里来了个漂亮乖巧的奶娃娃。一切又开始变了,他娘终于成了他爷爷和他爹的一把刀。

而这把刀将对小婶的怒火迁移到了奶娃娃身上。他们成功了,可他娘变得面目全非,再也回不了原来。

他娘告诉他们,这个奶娃娃的娘是贱人,害得他爹不再爱他们。那会自己怎么想的?哦,想起来了……

一切的错误就从那天开始。

他娘毁在了老周家,毁在了老黄家。娘家和夫家联手一起活活的逼着他娘成面目可憎的魔鬼。

回忆到这里,周立东走到黄招弟遗体前,拉着她的手,试图让自己双掌温暖这只冰冷的手。

他的娘啊,傻乎乎的被人利用了一辈子。留下了恶名,连个备用的棺材都没有,更别说风光葬礼。

凌晨时分,四兄弟用一张新席子装殓好黄招弟的尸体,带着媳妇们冒着雨夹雪,避开行人,埋葬了母亲遗体。

要不是几下炮竹声,这口新添的孤坟还没人发觉。

而得知“罪人”黄招弟入祖坟的周家族人们气得火冒三丈也无可奈何,总不能真的抛棺弃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