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都市言情>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第299章 上坟
小说:| 作者:| 类别:

第299章 上坟

小说: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作者:红烧豆腐干| 类别:都市言情

翌日,大晴天,周、程两家开着两部车子正在往京城郊外行驶。

周孝正留了警卫员和两家阿姨照顾平安。

这会张国庆开着车子跟随在程老车子后面。车内一片肃穆,周娇紧紧地拽着周孝正的手,希望自己给予他些力量。

遥望窗外不远的山峰,她思绪万千。昨晚她回家,率先一步送走了程老太太。等到林家男人接着移步到周家闲聊,已经夜深人静。

对着搬回来的两个木箱,她一夜无法入眠。只要闭上眼睛,眼前出现就是顾如意那张保养甚好的脸,还有那满脸的笑意。

大户人家出身?剥下这层皮,留下的是什么?

真相已经掩藏许久,她奶奶留下的一封信只字片语没提起当年事情。是早就知道真相不愿仇恨延续到下一辈,还是她也被蒙在鼓里?

她试探了几句程老太太。那双看透世间沧桑的眼睛流露出来的悲伤与哀痛让她心颤。还有什么必要再问?

来到山脚下,一行人步行来到山间小屋。这是当年周瑾瑜与顾明珠夫妻俩隐名埋姓的歇脚处。隔了座山头就是周家祖坟。

小屋非常简陋。这些年应该是程老太太让人打理,里面收拾整齐。可惜没有留下生活痕迹。人死如云,就这么消失在世间。

程老太太早早让人备好香烛纸钱,如今两篓筐摆在房间里。

一行人歇了会,周孝正和张国庆拒绝了大家。

翁婿俩一人一担挑着篓筐在前头。山路崎岖,大家相互拉着往前挪步。

望山跑死马,这不该是拜祭的冬天,山谷寒风凛冽。

一行人歇歇停停走了三个多小时,终于来到偏僻的周家祖坟前。

没有想象中可观的墓群,只有树木杂草覆盖的一些坟堆。

几百年周家的荣耀化成尘土,不知道周家的列祖列宗会不会死不瞑目。

隔不远一看就是刚整理过的坟前,周孝正已经双膝跪地、头抵地。

周娇见到他微抖动的双肩,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和张国庆俩人跪倒他身后。

耳边听着程老太太撕心裂肺地痛哭声,听着程老一句句的,孩子们都回来了,听着他坐在坟前念叨着周瑾瑜夫妻俩如愿以偿了,终于有了个一模一样的小明珠。

周娇狠狠地咬住嘴唇,抬头盯着前面的背影,盯着墓碑上鲜红的名字。

她发誓血债血还!很快了,很快她就可以亲口给两位老人家报信。

程老看着眼前跪着的周孝正、周娇,抬头擦去自己脸上的泪水。

一瞬间,他就见周娇黑黝黝的双眼盯着墓碑,牙齿咬得双唇都出血了,可脸上除了泪痕不见一点泪水,平静地让人可怕。

他闭目暗叹,看来当初一定还有事被查到。

孽缘啊,真要出大事了。

程老站起撑着老伴起身,指着篓筐里的祭品。这一家子只知道跪,只能他老伴亲自动手。眼看太阳快落山,他招招手让大儿子程思谨帮忙。

周娇拿起纸钱塞到周孝正手里,她没出言相劝,紧靠在他身上,默默地烧着纸钱。

地上再冰冷,哪里消得了心底的恨意?再大的寒风怎么吹得走心里的哀伤?

烧尽纸钱后,父女俩紧紧靠着墓碑上,默默注视着坟墓。

张国庆见大家都收拾好,此刻静静地在一旁守着周孝正父女俩。

他叹了口气,上前扶起周孝正父女,轻声说道:“爸,以后我陪你来。以后我们常来陪爷奶。现在先回去好不好?姨奶奶他们岁数大了。”

“走。下次再过来给两位老人家报喜。”周孝正扯了扯唇角,语气郑重地说道。

下山避开来时小道,一行人从山那边下去,回到京城已经天黑。

大家草草吃了几口饭,程老和程思谨拉着周孝正去了程家。留下程老太太在周家陪着周娇。

程家书房,周孝正一脸平静,低着头喝着茶。

程老朝大儿子挥了挥,见他出去关上门后,开门见山问道:“当年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发生?顾如意娘家插手了?”

周孝正抬头疑惑地看了看他,反问道:“姨父觉得她娘家插手什么?当年的事情,小姨不是都说了吗?”

程老盯着他许久,摇摇头说道:“不对劲!很不对劲!在山上娇娇表情不对劲!你也不对劲!你告诉姨父,是不是那家人还干了什么事?就算我们和他们有天大仇恨,你们都不能乱来。知道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一堆破瓦片。有事你们千万别出手,交给姨父,一定让你满意。”

“姨父,你真想多了。朝他们动手干嘛?娇娇好不容易回家,我忙着上班陪孩子,谁理他们?再说这么多年过去了,能查到什么事?以后我回江南老宅再找找线索,如今天天困在京城,想查都没地查。”

周孝正顿然回绝。很多事情他不想让人知道太多。那是他的母家,只有自己亲手才能解恨。

“真的?那今天的报纸你看了吗?”

“看了。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等等…你不会觉得顾家出事和我有关系吧?呵呵,你还别说,林老太太还真怀疑上我了。难怪昨晚疗养院也不待了,急匆匆跑回家请我们一家子吃饭。我说怎么举止反常呢?”周孝正冷笑着说道。

程老嘀咕道:“难道是凑巧?还是他们家得罪谁了?”

周孝正漫不经心的说道:“谁知道?反正他们不是好人,得罪人一定多。我那丈母娘今天还想让顾家上我家拜访,更有意思地是居然和娇娇说她是独苗一根,以后还需要顾家帮衬,让她和那些小崽子们多接触。帮衬?还不如说出事了想找我帮忙。”

他特意说这些话,就是打算传到林老爷子耳边,让他听听还有什么比这更荒唐的事没有?

一向以聪明人自居的顾如意居然会对娇娇说这些。真不知道是老糊涂了,还是将他家娇娇当傻子玩?

程老见说了这么多也没发现异常,接下来和周孝正闲聊几句,见他告辞也没再挽留,起身送他出门。

目送他离开,程老背着手,慢慢地踱步到书房。

程思谨紧跟其后,关上门后,低声问道:“怎么样?有点眉目没?要不要我动手?”

“动什么手?小正说我想多了。”

“爸,你可说了打虎亲兄弟。正哥有事我在边上看着好吗?”

程老皱眉苦思了会,摇摇头笑道:“估计真不是小正干的。娇娇刚到他也没心情去干这些。再说他也不会耍这些手段。”

程思谨想想,上前提笔在纸上写上“周娇”两个字,对着程老点点头。

程老刚想摇头,突然脑海里出现周娇一脸平静盯着墓碑的画面。他愣了会,皱着眉头看着大儿子。

“爸,你别以为她年纪小就忽视她。你开始想想从她进大院后…….那天晚上她怎么招待大家?

她对我们家一定比林家亲密。可你想想她那晚有异常吗?有区别待遇吗?大家避开顾如意,可她笑眯眯地主动提起,神态比谁都自然。

今天更是连嘴唇都咬破了,可你看她有没有异常?小五一直紧盯着她,他应该比较了解自己妻子,知道她一点也不平静。她随正哥很会控制情绪。”

“还有,你忘了周娇最善于利用舆论?忘了东北老周家?这手法就像她干的!我就是奇怪她刚来京城怎么行动力这么快?”

程老思考了好久,朝程思谨说道:“别轻易下结论。再看两天,是不是她干的就知道了。你别插手,就在边上盯着,遇到有遗漏的地方,帮她处理干净。我估计这事要是她干的也不会让她爸插手。”

程思谨点点头,他现在就特好奇当年到底发生什么事,会让父女两保持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