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武侠修真>军少的律政娇妻>第一二七五章:山花蜜(二更)
小说:| 作者:| 类别:

第一二七五章:山花蜜(二更)

小说:军少的律政娇妻| 作者:阿窝| 类别:武侠修真

“带音频吗?”靳皓昱觉得对小朵儿的认知还是不够,她远比自己想的聪明。

小朵儿点了声音转换,平板里传来一阵女声,是刚才在西蒙别墅见到的另一个女教授。

“我们实验室出这么多事,肯定是出了内鬼。现在大家肯定在互相怀疑。西蒙在这个时候还办什么派对,目的不言而喻。”

靳皓昱点头:“确实是这样,今天你是唯一一个没有热络参与聊天的。其他人估计也知道这是一场鸿门宴,努力积极聊天以证自己的清白。”

小朵儿扬了下唇角:“这么做不是心虚的表现吗?我在他们眼里估计也是心虚的表现,因为心虚不敢跟大家聊天吧。”

说完把平板电脑扔在一边,扭脸笑眼弯弯的看着靳皓昱:“说这些太闹心了,一起去玩会啊,喝酒去不去?”

靳皓昱不感兴趣:“不去。”

小朵儿努努嘴:“没情趣1

靳皓昱压根儿跟不上小朵儿的思维,只能沉默的开车。

小朵儿逗完靳皓昱,心情大好,看了看时间是国内早上九点,给诺诺发了个信息:上次让你帮我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正在吃早饭的诺诺倒是秒回信息:什么事情?

小朵儿默了下:你怕不是个傻子吧?

诺诺回的利索:嗯,我是个傻子!以后不要联系我,再见!

小朵儿发了个阴险的笑容:不要后悔啊!

诺诺立马发了个跪地磕头的小人:小仙女朵儿,我错了!我的珍藏版简报啊,不要忘了哦!

接着发了条信息:你让我查的事情我正在努力啊,你也知道我不是娱记,消息不是那么灵通的。而且我上班又是混日子,也没什么人脉埃你还不让叔叔婶婶知道。你这不是为难死我埃

小朵儿发了个傲娇脸:香奶奶家又出新款包包里,只有m国有哦~限量版!

诺诺立马回了好几个飞吻:小仙女朵儿,我这就去查!不约会也去查!三天后肯定给你消息。

小朵儿这次满意的退出微信,扭头看着专注开车的男人:“有没有兴趣合个伙?”

靳皓昱看了她一眼:“我说不行,你会放弃吗?”

小朵儿摇头:“必须不会啊!我这人有个优点叫长情!对事对人都特别长情的。”

靳皓昱莫名觉得心里触动了下,像是裹着蜜的糖水在心尖蔓延。

小朵儿继续说道:“所以关于放弃!说好听点我会契而不舍,说难听点儿,我会像狗皮膏药一样缠上!很难甩的。”

靳皓昱点头:“嗯,我知道了。”

“……”小朵儿心里腹诽,知道你大爷!

到公寓地下车库时,小朵儿接到陶妃发来的视频请求,笑嘻嘻的点了接通:“陶律师好,陶律师今天看着格外的漂亮!像我姐姐一样。”

陶妃扑哧乐了:“小丫头嘴上抹蜜儿了?怎么这么晚还在外面啊?”

“没有,到公寓楼下了,刚去参加了个同事的派对。再说了,现在不过晚上十点多一点埃在京城的话,美丽的夜生活还没有开始呢。”

陶妃笑骂了两声:“你就贫嘴吧,你爸爸有话跟你说呢。”

说着周苍南出现在画面中,小朵儿原本准备推车门下车,看见爸爸,索性端正坐好:“爸爸,你休息埃”

陶妃在一旁开口:“你爸爸退下来了,以后属于无业人员。”

周苍南原本就很失落,这会儿听了陶妃话,眉眼一沉,失落更明显了。

小朵儿倒是乐了:“那正好啊,爸爸,你不是承诺带妈妈去这里那里的,现在正好可以去啊!想想我妈以前带着我哥和我多辛苦。所以你可要好好陪陪我妈!你都不知道,我妈在背后天天抱怨你没良心,不顾家1

一番话说的周苍南脸上的失落顿时变成了愧疚,扭头看着陶妃:“你最近要是不忙,咱们就去旅游。”

陶妃原本还准备斥责闺女挑破离间,这会儿听说周苍南深情款款的说话,笑了起来:“还是我们小朵儿厉害啊!三言两语就让你爸爸心情变好了。”

小朵儿有些得意:“对啊,因为我是我爸爸的贴心小棉袄啊1

周苍南原本还准备问问闺女谈男朋友的事情,现在因为小朵儿的话,开始琢磨先带陶妃去哪儿玩。

小朵儿见成功躲过一劫,又关心的问了何芸和周晋闲的身体。

陶妃叹口气:“都八十多的人了,要说一点儿问题没有也不可能。特别是你奶奶,身体确实不如前两年好了。”

小朵儿顿时红了眼角:“等我忙完这一段时间就回国,以后就留在国内了。”

陶妃和周苍南同时惊喜:“真的?”

小朵儿点头:“嗯!我也想爷爷奶奶了。”

挂了视频,陶妃瞪了一眼周苍南:“我就说我们小朵儿最乖吧!你看看你天天心神不宁的样子。就算谈恋爱,就咱闺女的眼光,那也差不了。”

周苍南嗯了一声:“过几天咱们去新省一趟?然后在去川省?”

陶妃愣了一下,忍不住莞尔,看来还是闺女这招好使。

周苍南刚离开热爱的部队肯定会不习惯的,小朵儿直接扎了一针他的软肋。这些虽然他都懂,但是在突然回家的日子里,却又觉得少了些什么,人岁数越大,变得越优柔寡断。

小朵儿笑眯眯收好手机,扭头探身凑在靳皓昱身边:“你刚才怎么不下车?”

“我怕开关车门声被你父母发现,你不好解释。”

小朵儿胳膊像两条小蛇一样缠了上去,搂着靳皓昱的脖子,让他靠近自己:“啧啧,还这么体贴呢。”

靳皓昱垂眼看着小朵儿笑颜如花,还带着一丝丝狡猾,伸手扶住她的后颈:“这又是想做什么?”

小朵儿眨眨眼睛:“我妈说我嘴上像抹了蜜一样甜,你要不要尝尝?看看是茶花蜜还是野花蜜啊?”

说着嘟嘴贴过去。

靳皓昱微叹一声,头微微低下,含住送上门的甜点,轻轻咬了下:“罂粟花蜜1

小朵儿咯咯乐起来:“这个违法,我们家不产1

.。:m.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