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历史穿越>水墨田居小日子>第746回
小说:| 作者:| 类别:

第746回

小说:水墨田居小日子| 作者:竹子米| 类别:历史穿越

换了以前,苏杏可能要为这段兄妹之情哀悼一段时间。

但这次没空,她没时间。

那天晚上,柏少华给大家都带了礼物,她也有一份。正是那半块玉璧,她梦寐以求一年多的宝贝终于到手了。

这半块玉璧长期流落在外,天然沁色略重,比苏杏手中那块陈旧得多,两块合在一起不太相衬,黄白分明。卷曲涡纹的线条自然流畅,璧面打磨得比较光亮平滑。

璧体厚,摸起来的手感细腻,略有重感。

把它们摆在桌面,两块玉璧的缺口契合相当完美。苏杏忍不住心中的激动扑到柏少华身上抱着他猛亲一通,雀跃万分。

“谢谢,你辛苦了,一共花了多少钱?”如果太贵,她还不起全部,能还一半也好。

“不花钱,”微闭双眸,享受着她的投怀送抱,主动献吻,神色浅淡道,“我叫人偷的。”

诶?苏杏笑脸微僵,推开他一点,“干嘛要偷?很贵吗?”终于坐吃山空了么?

“他不愿卖,我只好找人偷。”柏少华睁开双眼看着她,理所当然的态度很欠揍。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那老富商不缺钱,他缺一场冒险与一场刺激的游戏。

所幸柏少华从一开始就不打算露面,派其他人和对方接洽,得知买卖无望立刻派人偷。

苏杏听罢不知说什么好,同情对方几秒想了想:“不行,我得找个地方把它们藏好。”

他能偷,别人也能。

为了安枕无忧,她先给它们拍一张照片,然后放回唐朝的密室。虽然那个年代也有贼,唉,量力而为吧,搁在那里至少比现代安全多了,

空间,她多想要一个空间……

说做就做,苏杏怀着满腹怨念跳下他的大腿,抱起两块玉璧毫不留恋地走出书房。

柏少华眼睁睁看着她轻快离开,体内被她撩起的一股欲.望正在叫嚣要释放,人却跑了。

……罢,看在她心情好转的份上,不计较。

等过一段时间再收拾她。

但是,她接下来要做的事让他明白,有些事是不能等的。

“你要沐浴熏香?还要素我三天?1天井的餐桌前,柏少华看着她,眸里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就为了那块破玉?1

沐浴熏香这么浪漫的事为嘛不是冲着他来?那块玉何德何能拥有这种福利?

面对他的质疑,苏杏十分耐心地解释:

“它是一个部落的宝物,仪式感代表尊重,说不定在里边还能看见祖宗……”最后一句她说得很小心,“所以礼仪得周全一些,该有的步骤不能少。”

柏少华无语地看着她,“我怎么听着像邪教仪式?”她该不会被哪个教洗脑了吧?

近两年附近村子的农民生活条件好了,开始追求精神文明建设,信教了,而且什么教都有。三黄五帝,英勇武将乃至开国元勋都有可能登上大神宝座争香火。

各行各业,竞争激烈。

别家的妇人信啥都行,他家的信他就好了,盲目追什么信仰?

“啊呸呸呸呸,”苏杏拍他手臂一巴掌,没好气道,“你别乱说话,信则有,不信还是有,我亲眼所见还有假?”

原本良心有点疼的,如今不疼了。

“还有啊,我不是素你三天,而是从今天开始一直到我研究出眉目为止不许同房。所以我今晚搬对面住,你们爷俩自己搞定。”苏杏看小儿子一眼,“儿子,你要乖乖听话别惹爸爸生气,知道吗?”

“喔。”小染一直在乖乖吃饭,瞧瞧爸妈,“妈妈,什么叫仪式感?”

“平时给红包叫给钱,过年给的红包叫利是钱,希望你们在新的一年里大吉大利,这就是仪式感。”苏杏解释。

“夫人,你这样说他不懂的。”每天屋里屋外要巡逻一遍的小能刚好路过,补充说,“小染,仪式感其实就像村外有人跳大神,必须选定日子和时辰,有点封建迷信的色彩。”

小染一听,吃了一惊看着亲妈,“妈妈要跳大神?”喔喔喔,他要围观啊围观!

苏杏:“……”

旁边的孩子爸很不厚道地笑出声来。

她想今晚搬走是不可能的,顶多明天搬,孩子爸当晚把她吃个彻底。至于两人之前约好的事情,恐怕要等一段时间才有机会实践了。

……

第二天,苏杏怀着激动的心情进入苏宅,之后一段时间不见出门。少华父子说她闭关了,要苦练武功随时接受好友亭飞的检查。

几天之后,苏海来了。

他只身一人前来,神色憔悴了许多,想必最近的家庭纷争很累人。

客人由柏少华接待,迎进柏家屋里坐一坐。

面对一身轻松闲适的妹夫,苏海略显拘谨,“我妹呢?”

“她心情不好出去找事做了,你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柏少华温然道,默默打量和妻子有几分相似的大舅哥一眼。

才短短几天,他貌似又年长几岁。

岁月不饶人,人生一旦过了四十,余生的时间仿佛一眨眼就过了。

“我来是想跟她说一声,我和王彩霞离婚了。”都是男人,苏海说话也干脆,“她毕竟跟了我近二十年,娘家容不下她,总不能眼睁睁看她流落街头……”

苏小峰说随母亲住,希望苏海分一栋屋给娘俩安身。

苏海当然不肯,除了房子他没有其他收入,给了对方一栋,那以后他和两个孩子吃什么?

苏小峰是他儿子,做父亲的哪有不关心孩子前程的?问题是家里还有两个小孩要养,而大儿子已经成年还领着姑丈给的一笔钱,用不着他这老父亲操心了。

不过,王彩霞的兄弟提了一个建议,让苏海出资在市区买一套小房子给前妻、大儿子居住,这样就皆大欢喜了。

苏海觉得可行,但他没有多余的闲钱,只好跑来找亲妹子借。顺便告诉妹夫一切完成,记得打钱给苏小峰。

又是为了钱。

柏少华瞅大舅哥一眼,回书房写了一张支票拿下来,摆在苏海面前。

“这是苏苏当初那套房的房钱,说要留给你预防万一。原本是八十万,分给苏小峰十万,剩下的物归原主,你拿去烧了也行,总之以后跟我们没关系。”

他不差钱,但眼前的人不值得他费心思。

苏海瞪着那张支票嘴皮子动了动,最终没说什么。

“苏海,你要懂得适可而止,好自为之。”柏少华说完便回书房了,让小力士留下来送客。

苏海拿起那张支票小心翼翼地收好,转身走出房子。

看在苏杏的份上,柏少华派车子送他出去梅林村。苏海要求的,因为那里有一对母子在等他。

“怎么样?肯借吗?”邓秀娟问他。

苏海点点头,神情微松,“借了二十万。”

“二十……唉,好过没有。”

“少是少了点,所以我打算这二十万全部给他们娘俩,加上小峰的十万正好交首付,以后他们自己慢慢还吧!我不管了。”

老子能让小子给算计了去?以前是觉得孩子多点心眼少吃亏,算到自己头上就不好了。

邓秀娟一听,顿时心花怒放牵着孩子追上去。

的确不用管了,婚离了,他俩的结婚证也领了。对方若不肯罢休,索性连这二十万都不给了能咋滴?

毕竟,急的人不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