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都市言情>水墨田居小日子>第686回
小说:| 作者:| 类别:

第686回

小说:水墨田居小日子| 作者:竹子米| 类别:都市言情

同一种环境,在不同的人眼里是两种心情。

对何玲而言,住在冰封三百里的云岭村是投错胎的悲剧,只有开放才有活路。

而在现任村民的眼里,与世隔绝的云岭村是大家的避风港,冰封与洪水能隔绝世俗的流言,避过红尘的繁嚣,寻获片刻的安逸。

尤其是筱曼、云非雪和周子叶等未婚女性,冬天的云岭村简直是她们的世外桃源。

三人中有两个是异能者,周子叶虽是普通人,日常的运动没有少做。除了身材健美,她的力气也跟得上众姐妹,天天爬到半山腰欣赏雪中的小山村。

云非雪和筱曼顾着拍照,周子叶兴致不高,隐约听见音乐声便往莲湖方向瞧了一眼,忽而拍拍伙伴们。

“嘿,快看,那里有人跳舞。”

两人往她指的方向一瞧,果然发现一个女人在小广场舞动,旁边还有几个小的绕着她跑来跑去。

不用问,肯定是苏杏母子几个。

因为她家孩子最多,活泼的小能好像爱上披挂绸带滑翔的姿势,配着古曲乐曲仿佛一具铁骷髅欲飞天成仙。

今天的苏杏穿着一身青绿衣裳,垂着红丝带,在场中跳着从古代学来的汉唐舞。清纯的容颜,妖娆的舞姿,鲜活的衣裳,让她成为冰天雪地的主角,格外抢眼。

为嘛今天如此出挑高调?

因为哥哥姐姐都有自己的事情做,而小染没有,所以吵着要出来看戏曲。可是这冰天雪地,养生馆的老人戏剧团哪敢出来浪?一把老骨头了。

小菱、小野为了让小弟心理平衡,放弃回泉月工作的打算,这小子还是不依不饶。

不得已,亲妈换上舞服亲自跳给他看。

母子都是异能者,抗冷。

还有那舞服,其实就是汉服,里边穿些保暖的衣物,再跳几下就不冷了。

现场观看传统古舞,把家里几个小P孩惊艳得猛拍小手,为母亲助兴。

当然,惊艳的人不仅仅是自家孩子,还有筱曼等三位姑娘。

姑娘们见人家母子几个都穿着传统衣裳,不能败兴,于是回筱曼家换上她买的那几套。

她的衣裳男女装俱全,云非雪是短发,穿男装舞剑,英姿飒爽。剑法是婷玉亲传,她随着音响的节拍执剑而舞,身姿矫健,挥动与旋转坚韧有力。

这英武一幕被很多人拍下来,包括周子叶,她可是云非雪的最佳拍档。

背景乐是小能发出来的,以前说过它自带音箱。

难得有兴致,大家使出自己的本领尽情欢畅。比如周子叶融合古今的现代独舞,筱曼的笛子伴奏。

可惜婷玉不在,她的古筝音色清亮,配苏杏的舞蹈如行云流水,流丽柔美。

这种场合岂能少得了柏少君?

他上晚班,白天闲得很。

接到哥们的通知,不大一会,他双手各提一大份点心、饮料匆匆赶去莲湖,气氛更加热闹了。

众人各有才艺,纵然是Y沉的天气也无法阻挡大家的兴致。莲湖的动静惊动上山拍雪景和游玩的人们,除了引起围观的人们一阵惊叹,还有某些人的感慨。

比如严华华,她披着斗篷,和森田带领客人们出来砸冰钓鱼。韩芝早被严华华的心灵手巧所征服,身在曹营心在汉,住在云氏民宿,平日里喜欢跟严、森田等人出来。

“没想到苏小姐除了人长得美,还一舞惊人,难怪她先生十年如一日地爱她。”森田看罢赞叹,“我听说她是大学生,怎么,她以前还当过舞蹈演员?”

那舞技不像业余的。

严华华摇摇头,“不清楚,我跟她相识十多年第一次看她跳舞。”

“真厉害,”森田惋惜道,“如果她在休闲居当舞者,我家小百合能胜她的也只有年纪了。”

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明褒暗贬的一句话贬低了人和舞。

这话同时引起严华华和韩芝的反感,不约而同地瞥她一眼。

虽然两人对苏杏颇有微词,但森田的语气让人很不爽。

有些土生土长的华夏人有民族情绪,外族的舞蹈哪能跟本土的传统舞蹈相媲美?再说,小百合的舞乐同样深受隋唐燕乐的影响,各有特色,谈什么胜负?

赏舞就赏舞,不知她哪来的优越感。

韩芝悄然离开这个队伍,独自下山游玩去了。

碍于房东与租客的关系,严华华神色淡然,轻轻说了一句:“客人都走了,我们也走吧,天冷。”虽然俩孩子有小百合帮忙看着,但也不敢耽搁太久。

森田心思细腻,立马察觉自己的轻视态度太明显,不禁红了脸。

没办法,她这身衣服注定不能乱讲话。而且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

“对了,华姐,苏小姐大概是本地最美的女人了吧?”森田不动声色地找话题替自己解围。

严华华顺水推舟,笑道:“现在或许是,以前不是。”

“哦?还有谁?我怎么没见过?”森田颇感兴趣。

“唉,她呀……”想起余薇,严华华感慨万分,不想大过年的说些晦气话,“很早以前嫁人了。”

失踪什么的,太不吉利了。

多年之前的年冬,梅林村的那位美女如同雪中的红梅,冰肌玉骨,娇美如画。

自从余薇失踪之后,美人戏雪的画面从此消失不见。每年有不少年青美丽的姑娘模仿她的美人风姿,可惜衣料不够好,样貌与气质难以超越,令人失望。

每年的初春,余薇也像苏杏这样在毛毛雪中翩翩起舞,意境绝美。

飞雪迎春到,犹有花枝俏。

余薇的热情娇艳,和苏苏的清新淡雅,才是当地最亮眼的一道风景。可惜同性相斥,一个不知所踪,一抹淡雅藏于山中,外界很难得见,令人遗憾。

“小百合满十八了吧?什么时候开始上班?”

“暂订元宵节,她的生日在一月份,早过了。”

“也好,到时候你们茶室肯定能赚个满堂红。”

“承你贵言吧。”森田的语气略顿,“呃,华姐,你说我们要不要请苏小姐和安德君他们?不知苏小姐会不会生气。”

“那是她的事。”

“你好像不怕苏小姐生气,我听说她是云岭之花,大家都喜欢她,就像那传说中拥有七彩光环的玛丽苏女主。所以,我挺妒忌她的。”森田自嘲。

难怪,严华华微微一笑:“她漂亮,多才多艺,大家当然喜欢。”关键是嫁个有钱人。

若论喜欢,坦白说,貌似大家更喜欢自己,苏苏那脾气太差了。

“是吗?我倒觉得你更多才,人又好……”

两人渐行渐远,仿佛先前的失礼和不快根本不存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