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都市言情>丧尸不修仙>第六百九十五章 凭什么我们死(二
小说:| 作者:| 类别:

第六百九十五章 凭什么我们死(二

小说:丧尸不修仙| 作者:彩虹鱼| 类别:都市言情

水真真干涩动了动嘴唇:“他——”

“你可别说他是不是故意的。”萧宝宝冷脸道:“我师妹心知与他没那个情分,是与玲珑阁说清了自己的身份的,连两人不和的事都讲得一清二楚。想着,他若大度给了洗灵丹,日后好相见。若他不愿意,我们也无话可说。等价交换,谁也求不着谁。五块极品灵晶,我们可没嫌贵。虽然,我们拿到手后不久他就公开售卖洗灵丹,十万一颗是不是?”

水真真只能沉默。

萧宝宝讥讽翘起嘴角:“说他不是故意的,偏偏那颗丹药出了茬子?这茬子还正正好把人给彻底废了。想来,卓焻该很惋惜吃那颗洗灵丹的不是我家溪儿吧。”

水真真能说什么?

“而且,我们知道,卓焻与玲珑阁的关系非比寻常。至少,卓焻不会只为了几颗灵晶就什么也不问就去炼丹的,他有那个内部权力知道客人的一切。”

萧宝宝深深看眼水真真:“水道友,你的未婚夫真是交情满天下呀,桃花开满地。”

水真真一瞬间只觉难堪。

玲珑阁的事情她是知道的,卓焻确实交友广阔,因为炼丹师的身份,不论正邪皆会找上门。他分寸拿捏的好,与什么人皆能相处得宜,但自有原则和底线。因此,水真真是极为信任他的,哪怕蜂蝶不断。

但——夜溪那颗洗灵丹的事情,她却不知道。

可内心又理解,怕是他早确定夜溪会影响他们,担心她心软才自己一力去解决。

说是贴心也算,只是,终究心里有些不舒服。

也冷下脸:“所以,你们来古沧江是来杀他的?”

当然是,但不能承认。

萧宝宝摇头:“买着假货算我们倒霉。只是这假货牵连了一条人命,还是我们很看重的人,当然要卓道友给个说法。可惜,倒是我们一厢情愿了。”

似笑非笑看着她:“卓道友非但没想起这件事,还几次三番要暗中对我小师妹下杀手。”

见水真真下意识要摇头,萧宝宝轻嘲:“到这个时候还要否认,水道友,有意思吗?”

水真真紧紧抿着嘴。

萧宝宝又是一声轻嘲,低声道:“如此针锋相对为了什么?”

“只是因为我们没有乖乖去死没有乖乖认命吗?”

水真真身体一僵,豁然睁大眼睛。

他…知道?

素白扇子一摇,萧宝宝转身向着合欢宗众人而去,翩然若仙。

水真真失神,似从那潇洒飘逸的背影中,看到了不甘和倔强。

仙人形象没维持过一刻,被红线真人掐在腰间。

“你都不关心你小师妹1

萧宝宝哎哟哎哟叫疼,可怜巴巴求助师尊。

于是,又一只手掐在另一边腰间。

萧宝宝:这日子没法过了。

“放心,放心,溪儿定会无事。”

月遥师尊一拧:“有那冰妖在呢。”

萧宝宝苦着脸:“小师妹逃命绝没有问题。”

两人同时放手。

红线真人请示师傅:“不如与乌霆大人说一声?”

月遥师尊叹气:“那冰妖找来,姓卓的说出溪儿时,我就偷偷联系了,还是联系不上。”

两人同时叹气,看来宗主情况很不乐观。

然后齐齐瞪着萧宝宝。

萧宝宝缩着脑袋拱手,做求饶状,小跑找到靖阳门主。

“门主,我亲叔——”

被靖阳门主一道掌风。

“我比你爹低一头埃”

萧宝宝嬉皮笑脸:“大爷,我亲大爷——”

又是一道掌风。

“我家溪儿,那冰妖——请您帮帮忙呐。”

靖阳门主斜眼:“我就想不通,她怎么就这么能闯祸。一进妖域就惹一只九阶大妖回来。她咋不上天?”

萧宝宝看出他是同意了,只是当着众人的面有些话不好明说,遂放了心。

“门主放心,我小师妹早晚捅破天,您擎等着。”

靖阳门主一嗤:“就怕你早晚兜不祝”

萧宝宝回嘴:“天破了还兜什么,我跟着上天。”

靖阳门主乐了:“也是,你们这样的小混蛋地府收不起。”

一边朝辰对萧宝宝努嘴,指指不远处:“你黑卓焻呢?”

萧宝宝脸色一沉:“用得着我黑?”

“你说的是真的?”

“真的。”萧宝宝沉脸道:“不愿卖就算了,做这种暗地害人的歹毒伎俩,不怕遭天谴。对了。”改为神识传音,对两人道:“卓焻有玲珑阁的份子。”

说完,犹豫了下,那件事不知当说不当说。

朝辰哇了声,玲珑阁都有份子,巨壕埃

靖阳门主却看出萧宝宝的言未尽,传音问他:“还有别的?你可别瞒我。”

萧宝宝:“或许,只是针对我们合欢宗。”

靖阳门主:“说。”

萧宝宝便道:“那我去您那跟您说。”

靖阳门主心里一凛,让这小子如此谨慎,可见事端不校

面色如常带着两人往回走,嘴里说着论道什么。

半天,靖阳门主焦急的转圈圈。

“哎哟,我的小祖宗,怎么还不回来,怎么还不回来,怎么还不回来…”

萧宝宝说了,镜花丹的解药水月丹,只夜溪有。只要一想门里有弟子被暗地里操控成了别人家的爪牙,他就火急火燎的。

萧宝宝安慰:“一剑门未必有,或者,只有我们合欢宗。毕竟他与你们没有过节,而且你们的弟子都是剑疯子,苍蝇都不会飞近,难被钻空子。”

靖阳门主一停,深深看着他,看得萧宝宝毛骨悚然。

“若是十大门派都有呢?”

萧宝宝并不觉得意外,他也想过,一笑:“应该不会,以他的地位形象,用阴邪手段发展势力反而是败笔。连玲珑阁都能拿到份子,可见他只凭着自身本事已经能呼风唤雨,完全没必要画蛇添足。门主不要担心。我与你说这个,也只是想让一剑门紧守门户罢了。”

“万事小心呐。”靖阳门主又开始转圈:“多事之秋埃天玄宗要召开三族大会,不知要发生什么,偏铁藜走火入魔了,唉…”

萧宝宝无语,我家宗主走火入魔,你一剑门的门主就不知道怎么当家作主了?能不能不要说这些让人误会的话?我家宗主还没正经上过花轿呢。

守门的朝辰在外头抱着剑沉思,怎么自己悟了剑道好像还是比不过萧宝宝呢?凭什么他在屋里自己在外头?差哪了呢?差了一个小师妹?

冰妖为二人找了一个好地方,手一伸,身后凭空出现一张华丽丽的王座,冰雕的,施施然坐下。

“开始吧。”

夜溪:“美人绝代风华,简单一坐都霸绝天下。”

冰妖又笑了。

夜溪:“春风吹开的千树梨花也没有美人你的傲然一笑好看。”

冰妖笑出了声:“你该庆幸你说的是实话,不然本座早杀了你。”

夜溪也笑:“没有人有资格让我违心夸赞,我是真觉得你好看。”

冰妖微笑点头:“我知道。”

不喊“本座”改口称“我”了,这关系跟三伏天的肉似的,一眨眼它就变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