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网游动漫>三国小霸王>第571章 酒不醉人人自醉
小说:| 作者:| 类别:

第571章 酒不醉人人自醉

小说:三国小霸王| 作者:庄不周| 类别:网游动漫

谯县,刘备坐在堂上,托着腮,看着堂下发呆。

关羽、张飞站在一旁,面面相觑,脸色也有些发白。简雍坐在台阶上,不停的拍打自己的额头。..

堂上堂下,走廊上,院子里,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箱子,里面不是五铢钱就是金子,要不就是各种织锦丝帛、名贵衣料,或者做工精美的衣服,再不然就是奇珍异宝,难得之物。总之一句话,都是钱。

他们猜到曹仁家有钱,但没想到曹仁家这么有钱,怪不得他能召集一千多游侠儿横行淮泗。有这么多钱,别说一千人,两千人、五千人一样可以招得到。

刹那间,一个念头从刘备心头闪过。“要不……我们拿了这些钱,自己招募人马吧?”不等关羽等人说话,他又摇摇头,苦笑一声,心疼得直咧嘴。“现在不是时候,不是时候。”

关羽和张飞互相看了一眼,知道刘备说的是什么意思。两次被孙策击败,而且一次比一次惨,却看着孙策连战连捷,刘备已经没有信心再面对孙策。就算拿了这些钱,招募到人马,他们又能去哪儿?青州、徐州不能去,豫州不能呆,幽州也回不去,放眼天下,竟没有他们的立锥之地。

就算有五千人马、一万人马又有什么用,没地盘埃

“玄德,要不要……”简雍忽然转身,轻声提醒道,一边说一边看了一下满眼的财物。

刘备目光闪烁,沉吟了好久,摇摇头。“不能这么做,孙将军一直信不过我,派我来抄曹家也许是个试探,就算我们能收买跟来的士卒,还能收买杜袭吗?况且……”他犹豫着。“我们能去哪儿?如果抄的是别家,还可以去投袁绍,可是偏偏是曹家,弄不好……这些钱财被袁绍吞了,又做了替死鬼。”

简雍苦笑,摇着头,又坐了回去。

门外响起脚步声,杜袭带着人快步走了进来,看了一眼屋里财物,也有些意外,但他很快恢复了从容,快步上堂,向刘备拱了拱手。刘备不敢怠慢,连忙起身行礼。

“杜相,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已经结束了,正在装车。”杜袭转身看了一下满眼都是的大小箱子。“这么多东西,你恐怕一时无法运走,不如这样,你把贵重物品和金子先带一部分走,先去向将军汇报情况,我征调役夫和车辆,将剩下的东西送过去。”

刘备皱了皱眉。“可孙将军的命令是让我带着所有的钱粮回去。”

“放心吧,我写一封手札让你带回去,将军有什么责怪,由我来承担。”

刘备点了点头,很勉强地答应了。他其实也不想耽搁太久,也想早点赶回去。这件事办得尽心尽力,收获颇丰,孙策应该会满意,赏赐是免不了的,说不定还能升官,至少再做个曲长。曲长是个小官,刘备不放在眼里,但他很珍惜这个练兵的机会。他相信自己的领悟能力不比那些目不识丁的将校差,就算孙策有所保留,他也能学得很快。等他积累战功,升迁到校尉甚至将军,他就有立身资本了。到时候孙策能重用他,他就跟着孙策混,孙策如果一直防着他,他也可以自立。

君臣分分合合很正常,至于名声,那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胜者为王,败者为寇,重要的是有没有能力活下去,笑到最后。

小霸王?嘿嘿,我的先祖可是打败了霸王项羽的高皇帝。

“行,就依杜相。”刘备站起身,让关羽、张飞安排人装车,准备连夜离开。

杜袭也不阻止,却悄悄地松了一口气。他实在不放心刘备,曹仁家有钱,但曹洪家更有钱。他担心刘备见财起意,带着这些钱跑了。孙策急等着用钱,否则也不会出此下策,刘备携款而逃,孙策的冬季攻势就要后延了。

刘备可不是什么君子,孙策也许有试探刘备的意思,可他如果知道曹家这么有钱,他肯定不会这么做。

——

“夫人,问你一件事。”孙策呷了一口酒,剥下一瓣柑桔放进嘴里。“当初袁将军与袁绍一起杀进皇宫,据说袁绍发了一笔横财,离开洛阳的时候装了几十车,袁将军就没分点?但凡留一点下来,你们也不至于混得这么惨。”

袁衡吃饱了,困得睁不开眼睛,倚在袁权怀中,一个接着一个哈欠。孙策却精神得很,而且越喝越精神,两眼发亮,也有些点管不住自己的嘴巴,开始胡说八道。

袁权瞪了他一眼。“你这么记仇?是不是以后都这么称呼我了?”

孙策笑笑。“叫夫人有什么不好,反正是迟早的事。”

“你……你胡说什么。”袁权突然反应过来,羞得满脸通红。“我……我什么时候说要嫁给你了。”

“你心疼阿衡,又放不下阿耀,除了嫁给我,你还有什么好的选择?”孙策笑嘻嘻的说道:“再说了,这也不违背古礼,以前的大户人家嫁女,不是都有姊妹陪嫁的吗?”

袁权忍不住笑了一声:“你还真会给自己找理由,可惜这个理由不成立。媵字的本意是送嫁,不是陪嫁,就算是陪嫁,也未必就是姊妹,还有可能是侍臣或者婢女,你把我当婢女吗?”

孙策愕然。媵是这个意思?他挠挠头。“我需要理由吗?我只需要你愿意就行。本来嘛,袁将军当初说要把女儿嫁给我的时候,我以为就是你,这才答应的,谁知道他说的是阿衡。不是说阿衡不好,可她实在太小了,等她成年,还得好几年呢。”

“当时我已经嫁了人。”

“嫁了人有关系,还可以和离嘛,实在不行,我就把那人渣给砍了。不瞒你说,我当时的确动过杀他的心思。”孙策嘿嘿一笑。“不为别的,就因为娶了你这样的女子却不知道珍惜,他就该死。这种男人简直是败类啊,没这底气就不要娶,娶了就得珍惜。为了袁家的权势娶了你,又不珍惜,他不该死,呃,谁该死?”

看着孙策一边打着酒嗝一边颠三倒四的胡说八道,袁权觉得很荒唐,心里却偏偏生气不起来,还有一点甜丝丝的。“行了,你别喝了,再喝多了,又得我照顾你。”

孙策斜睨了袁权一眼,想起那次在南顿县舍的事,不禁暗笑。“你不愿意?”

“我……”袁权语塞,把头扭了开去,不理孙策。孙策站了起来,甩甩袖子。“不愿意……就算了,不喝了,一人饮酒醉,我去休息了,你……自便。”话还说没完,脚下打绊,一跤摔倒在袁权身边,挣扎了两下没能爬起来,嘟囔了一句:“他老母的,怎么……又醉了,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头一歪,枕在袁权腿上,鼾声大作。

“你……”袁权手足无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