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都市言情>剑来>第二百四十九章 姹紫嫣红开遍
小说:| 作者:| 类别:

第二百四十九章 姹紫嫣红开遍

小说:剑来| 作者:烽火戏诸侯| 类别:都市言情

陈平安所乘渡船的渡口,与去往云松国的渡口不在一处,付过十枚雪花钱,拿了一块木牌,交还那座大都督府赠予的印符后,陈平安就跟随数十号人一同去往渡口,地点竟是一座地下溶洞的入口,洞口阔达五六丈,布满了历朝历代的仙师名人崖刻,“鱼鳞仙境”,“壶中日月长”,“瑶琳洞天”,大多笔力虬劲,入洞后豁然开朗,光线明亮,一行人拾级而下,缓行一炷香后,进入一座巨大的洞厅,东西两面石壁,有栩栩如生的飞天壁画,大袖拖曳,神采飘然,女子面容清晰可见,体态多丰腴,却不给人臃肿之感。

渡口岸边停泊有一座三层楼船,船尾各有龙头龙尾雕饰,除了体型庞大,几乎媲美王朝大湖战船之外,样式似乎与世俗渡船并无两样,除了陈平安这拨人,已经有人头攒动的三百余号人聚集在那边,渡口有各色店铺商家,多玲珑精致,不挂匾额楹联,只在店门外悬挂字牌,贩卖字画、糕点和瓜果,以及一些梳水国周边的地方特产,例如彩衣国的小幅地衣、斗鸡杯,松溪国的松针字画,古榆国的榆树叶雕、根雕罗汉等等。

陈平安先前支付十枚雪花钱,在二楼租了一间单人厢房,其实一楼只需三枚,也就是三千两银子,虽说是仙家渡口,且路程漫长,可这个价格相对世俗王朝的远游开支,还是很吓人。好在陈平安是乘坐过鲲船的人,不至于一惊一乍,在青蚨坊又卖出了五岳真形碗和雷击乌木,多出了四百五十枚雪花钱,获利不错,加上陈平安需要每天练拳走桩,所以这份钱还得掏,不好节剩

有一位渡口练气士坐在岸边小石台上,坐在太师椅上,手持一只布满鹧鸪斑的茶盏,喝了无数口,茶水也没见底。他对众人朗声提醒,渡船在半个时辰后南下,登船之前,可以购买一些价廉物美的特产带回家乡,然后他着重提及了彩衣国的地衣和山兰国的盆栽,大肆渲染,极尽吹捧,还报上了两家店面的门口字牌,果真有不少渡船客人动了心,去往两间铺子一掷千金,这让其余铺子的掌柜或白眼或艳羡,有钱能使鬼推磨嘛,他们没钱打点关系,就只能如此了。

陈平安默默站在人群之中,突然想到了胭脂郡太守之子的刘高华,以及古榆国树精书生,还有他们当时携带的斗鸡杯,听说在别处价格要翻几番,就也跑去买了一对斗鸡杯,一枚雪花钱两只,将装有瓷杯的黄杨木盒放入包裹,便又去用真金白银买了些新鲜瓜果,一大兜拎在手里。

人山人海之中,少年脚穿草鞋,背负剑匣,斜挎棉布包裹,还拎着一兜瓜果。

虽然人很多,人与人之间不过两三步距离,可是比起州郡集市的喧闹,这座仙家渡口就要安静许多,多是好友扎堆,窃窃私语,少有人高声言语,一些个按耐不住活泼天性的稚童,也被家中长辈牵手拉住,坚决不许他们四处乱跑。

毕竟是传说中的神仙游集之地。

山上练气士,谁出门在外,都不会在额头上刻上师门名号,更不会流露出真实的境界修为。

下五境中五境,总计十境,境界就这么多,是死的,可人是活的,圣人言性相近习相远,大道漫漫,动辄数十年百年的修行,天晓得一位练气士最后会是怎样的性情?若是事事无所顾忌,只靠一双拳头一身修为随心所欲,肯定一天会被别人踩在地上讲道理。

不过有幸出身宗字头的仙家府邸,例如神诰宗,真武山风雪庙这类,尤其是那座震慑宝瓶洲的观湖书院,哪怕不是嫡传弟子,照样有资格横行一洲,无形中就像悬挂了一枚无事平安牌。

要么就是有一个金丹境元婴境的传道恩师,这也是一张分量十足的护身符。

山上恩怨,可能是凡夫俗子几辈子加在一起的事情,所以冤家宜解不宜结,风雷园和正阳山就是最好的例子,曾经高高在上的仙子苏稼如今如何了?她那只世间第一等的养剑葫,被收缴回师门,剑心和修为一同破碎不堪,据说已经彻底杳无音信,有多少爱慕她的年轻练气士,至今还在痛心疾首?

陈平安默默无言,只是摘下酒壶喝着酒,等待渡船出发去往南方,此行乘船南下二十万里,下船渡口处,又会有其它仙家渡船直达老龙城,再由老龙城跨洲去往倒悬山,进入剑气长城,所以再没有与朋友一起游历江湖的机会了,哪怕想喝酒,就只能自己一个人喝。

渡船即将起航,客人们开始陆续登船,陈平安在二楼找到自己房间,比起梧桐山渡口登上的那艘鲲船天字房,十分逼仄狭小,只摆放了一张床铺,外边有一个仅供两人站立的小阳台,

陈平安放下那兜花费了十数两银子的瓜果,摘下剑匣和包裹,坐在被褥整洁舒适的床铺上,没来由想起了泥瓶巷祖宅的木板床铺,陈平安后仰躺下,穷人畏冬,富人怕暑。可好像有钱人,消暑避暑的门道也很多,更别提神通广大的山上练气士。

陈平安坐起身,卷起袖管和裤管,双手手腕处和双腿脚踝上方,露出隐隐约约的符箓模样,真气缓缓流转,如同裹缠有无形的负担,瞧着不太起眼,而且李希圣赠送的那本《丹书真迹》,也无记载。这是杨老头的手笔,名为真气八两符,老人没有细说,只说是能够帮助纯粹武夫在酣睡时,以真气运转自行淬炼体魄,而且陈平安只要跻身炼气境,这四张符箓就会自行退散,如果始终无法破开瓶颈,就让陈平安到了宝瓶洲最南端的老龙城,去一座灰尘药铺找郑大风,让那位曾经的小镇看门人帮忙解除束缚。

陈平安收起袖管裤管,走到渡船阳台,根据梳水国地方县志记载,这条地下水道的形成,是世间最后一条真龙被仙人追杀,潜入地下,它以巨大身躯开辟而成,最终在梳水国那处洞口钻出地面,最后御风去往了北方大骊,最后大战落幕,便有了那座骊珠小洞天。所以这条航道又有“走龙道”的俗称。

河道左右两侧各有一条航道,以便南北渡船各自往来,中间竖立有一道长无止境的栅栏,每隔十数里,石壁就会挂有一盏荧光熠熠的灯笼,照耀得附近河道无比雪亮。但是到了夜间时分,灯笼就会熄灭,以便乘客休息入睡,不受亮光影响。

两边隔壁都有些噪杂,似乎住了不少人,渡口对于二楼房间,约束比较宽松,最多可以住下五人,没有床铺可躺,打地铺就是了。毕竟十枚雪花钱,不是一笔小开销。练气士修行不易,尤其是无根浮萍的山野散修,挣钱尤其是大钱,风险极大,若无捷径和门路,不夸张的说,全是脑袋拴在裤腰带上的血汗钱,每一颗雪花钱都恨不得掰成八瓣用,才是人之常情。

陈平安的房间朝向,面对河道另一侧水道,渡船开始前行,发现一楼船板栏杆附近,已经有不少人手持鱼竿,钩上不挂鱼饵,就是空钩,但是鱼钩荧光闪动,直接抛入地下河流之中,竟是拖拽钓鱼的蛮横路数。

时不时还真有巴掌大小的蠢鱼儿上钩,被拽上船板,随手丢入鱼篓,可若是钓上通体雪白、一指长的银虾,钓鱼人就会欣喜万分,原来此物大有来头,是这条地下河道的独有之物,在梳水国干脆称之为“河龙”,南边则昵称为“银子”,此物能够汲取水精灵气,更是老饕清谗们的

幼虾半寸长,十数年后可以长到一指长短,百年后,才堪堪长到两指,如武将披挂玉甲,却又玲珑剔透,这么一条百岁高龄的“河龙”,灵气充沛,美味异常,能够在南方卖到半枚雪花钱的天价。

如果一楼乘客能够钓上六只大“银子”,就等于白坐了一次渡船。既能挣大钱,又能打发光阴,何乐不为?只是一指长的河龙好钓,想要上钩两指长的河龙,还是要看缘分和运气。梳水国渡口河道已经开凿千年之久,传言曾经有人钓上过一条三尺长的河龙,一根根金黄色的虾须,惊动四方,最后卖给了老龙城城主,只可惜那位富甲半洲的大神仙出价多少,外界不得而知。

陈平安自己从小就喜欢钓鱼,就难得万事不想,趴在栏杆上,盯着那些钓鱼人看了好一会儿,想着船上应该会有鱼竿卖,就是不知道贵不贵,如果一两枚雪花钱就能拿下,那么练拳之余,确实可以去船栏那边碰碰运气。

回到屋子,陈平安吃着除了新鲜并无半点灵气的瓜果,开始盘算练拳一事,二十万里行程,耗时两个月,期间停留各国仙家渡口和修整补给,加在一起大概是四五天左右。这艘渡船航速逊色鲲船不少,这也正常,鲲船是北俱芦洲大门派打醮山的跨洲渡船,远远不是这座渡船能够媲美。

陈平安大略算了一下,若是一天除去吃睡闲杂事,算它两三个时辰,争取每天练拳九到十个时辰,加上如今出拳由慢转快,占了天大的便宜,那么每天可以六步走桩三千六百次左右,两个月六十天,差不多能练拳二十万遍。

听上去是一道很简单的术算,可当真实行起来,对于练拳无比娴熟的陈平安心知肚明,能够让人抓狂,哪怕是自认定力尚可的陈平安,都觉得有些困难。之前练拳,不管是去大隋,还是南下到达梳水国,一路上到底是逢山遇水,各有风光,可此次乘船,却是要在这方丈之地,好似枯槁面壁一般。

最重要是走桩一事,比起竹楼跟老人练拳吃尽苦头,是两回事,后者更多是考验承受皮肉之苦、神魂飘荡的“快刀短痛”,而前者看似轻松闲适,一拳一拳递出去,越到后边,越是一场钝刀子割肉的长痛,就像那场从黄庭国古栈道入关大骊的风雪天,到最后每呼吸一口气,就像是在吞刀子。

难怪老人说,武夫淬炼,既要与天地斗力,承受山岳碾压肉身的苦痛,也与自己斗心,文火慢炖熬出一个定字。

陈平安深呼吸一口气,关上阳台门后,开始走桩,脚步轻,出拳快,拳意淌。

之后便是这般枯燥乏味的日夜不歇,陈平安甚至都不去渡船饭馆进餐,只以干粮就酒糊弄一日三餐。

入夏之后,哪怕地下河道天气清凉,陈平安仍是大汗淋漓,从屋门这边走桩刚好停步在阳台边缘的木门,一遍拳桩之后,转头再来一趟,久而久之,屋内地板全是大汗水渍。每次练拳到精疲力竭,就小憩片刻,在这座狭窄房间内,不像之前远游,总有种种顾虑,就只是沉下心练拳而已,一天十二个时辰,刨开睡觉两个时辰和中途几次休息,最后是整整九个时辰的出拳,浑然忘我,天地好像就只有这么点地方,再无名山大川,再无大河滔滔、山风吹拂和雨雪凌冽,仿佛春夏秋冬和生老病死只在方丈之间。

两旬过后,观景阳台的木门,一次都没有打开。

夜幕中,陈平安躺在地上,衣衫浸透,地板湿漉,像一条给人拽上岸的鱼,大口喘气。

陈平安咧咧嘴,想笑又笑不出,若是那位精通刺杀之道的买椟楼楼主,这个时候偷袭自己,如何是好?

视线低移,望着那只养剑葫芦,就只能靠这两位小祖宗了吧。

接下来一旬光阴,陈平安不得不摘掉腰间的酒壶,甚至连脚上的草鞋都一并脱去,卷起袖管裤管,光脚在屋里来回走桩练拳。

由炼体入炼气的武道第四境,仿佛只差一口气,就能跨过去剩余的那只脚,可偏偏那只脚,就像深陷泥泞之中,陈平安死活拔不出来,一整月的练拳,仍是进展缓慢,将那只脚从泥泞中拔出些许。

练拳间隙,外边的天地,也不是全无动静,两边邻居乘客习惯了渡船生活后,便不再拘束,左手边那间好像是一屋子的江湖豪侠,每天大口喝酒大碗吃肉,畅谈江湖恩仇,只是言谈之间,多以别国官话聊天,极少时候才蹦出几句宝瓶洲雅言,陈平安每天练到极致阶段,就会从玄之又玄的“忘我”境界跳出,些许动静,就会响如春雷,所以听着那边的高谈阔论,陈平安只觉得有些烦躁。

而隔壁右边的住客,像是山上小门派的仙师在下山游历,相对安静,但是每天早晚两次的修行功课,要齐声朗诵山门科仪,木板隔音不好,这些下五境的练气士又用上了独门吐纳术,也是一桩烦心事。

若说这些还能忍受,那么有一件事情,隔三差五就会发生,就有些让陈平安哭笑不得了。

头顶渡船三楼,住着的都是有钱人,大概陈平安屋子的上边,是一对山上的神仙眷侣,恩爱缠绵异常,经常会有吱吱呀呀的床铺摇晃声,透过地板,传到楼下,这也就罢了,那位女子练气士,大概也是个情难自禁的,经常嘤嘤呜呜“哭出声”,细细绵绵的,显然是给男子欺负得惨了,陈平安就想不明白了,既然女子如此遭罪,那就别次次顺着你男人啊,既然是夫妻,何不双方敞开了讲一讲道理?

陈平安对此无可奈何,总不好去楼上敲人房门,跟男人说你以后多怜惜一些道侣,莫要再得寸进尺了。这种别家闺房事,陈平安一个外人,哪里开得了口,而且不近人情,肯定不占道理。只是陈平安也发现自己不喜楼上的叨扰,左边那些江湖豪客却喜欢得很,一有床脚吱呀声和女子呜咽声传下,他们就会立即停下谈论,人人嘿嘿而笑,陈平安从难得几句听得懂的宝瓶洲雅言获知真相,他们竟是像在观摩一场武道宗师的巅峰大战,探讨得极为用心。

而右边的山上仙师,似乎也有挺心有灵犀,四人遭遇此事,总会默契地一言不发,但是呼吸显然比起平时要紊乱几分。

看来气得不轻了,也很恼火。

好在这些有碍练拳心境的忧愁,陈平安开始逐渐适应。

便是有一次大白天的,头顶床脚摇晃得震天响,女子大哭不已,陈平安也就只是默默喝着酒吃着干粮,只是希望可千万别地板坍陷,连人带床一起砸在自己头顶。

渡船中途几次在别家渡口停歇,陈平安因为连门都没有打开过,就没有领略到南部诸国的风土人情。

陈平安算了一下时间,如今大概是芒种时节了,若是在自己家乡,如今正值农忙,有芒种糜子急种谷的说法,哪怕是一些在龙窑烧瓷的青壮男子,都会被准许回家帮忙,当年在自己那座龙窑担任窑头的姚老头,虽然脾气差爱骂人,可在这类事情上,十分大度,别的窑口一般只放三天假期,姚老头会给四五天,只是苦了刘羡阳陈平安这类早早没了祖传田地的可怜窑工,由于窑口缺人,龙窑窑火可不管你是不是少人,所以陈平安早年在这个时候,反而比下地农作的人还要劳累。

陈平安已经练拳一整月,不知不觉,已经足足走桩十万遍。

他当下最大的兴趣所在,是想知道船上的那些钓鱼人,是否有谁钓上了两指长的珍稀河龙。

又一天练拳到正午时分,陈平安突然发现养剑葫里的酒水,还有盈余,可是干粮已经不够三餐,只得挂好酒壶,背好剑匣,穿上草鞋,第一次推开房门,准备去船尾的一座饭馆买些易于储藏的食物,离着不算远,因为是吃饭的点,正是乘客出门来往的时分,陈平安出门的时候,刚好左边屋子的那拨江湖豪侠也要出门觅食,陈平安便略微放慢脚步,拉开五六步距离,跟在五人后头,其中有人忍不住回头打量这个头回碰面的古怪邻居,很快就有人扯了扯他袖子,示意不要横生枝节。

那人很快就收回视线,背负木匣的少年剑士,独自行走江湖,年纪轻轻,瞧着却是气度沉稳,确实最好不要招惹,若真是位万中无一的剑修,自己这伙人哪怕出身都不差,在山下都算江湖名门大派,可还是吃罪不起的。

山上山下,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乘坐这艘仙家渡船,万一可就是百一了。

运气不好,喝凉水还塞牙,真倒了大霉撞上万一百一的,咋办?跟山上练气士耍嘴皮子讲理?

这位江湖武夫曾经有幸亲眼看到一位剑修出手,离得挺远,那位年轻剑仙不过弱冠之龄,可本命飞剑出窍之后,那叫一个剑气如虹,所向披靡,面对数位大名鼎鼎的江湖大佬,什么剑气吐芒的江湖剑宗,什么横炼体魄、刀枪不入的拳法宗师,戳戳戳,咄咄咄,全部给山上剑仙在脑袋上开了个窟窿。

寻常练气士还好说,毕竟诸子百家,三教九流,未必都是擅长攻伐的山上仙师,但是跟山上剑修、尤其是养育出本命飞剑的剑仙较劲,真是老寿星吃砒-霜,活腻歪了。

一路上相安无事,在人满为患的饭馆跟伙计买了几大斤干饼,付过了钱,就返回自己屋子,关上门后,打开阳台木门,站在阳台上啃着干饼,一手持养剑葫喝酒,一楼船板栏杆那边还是有稀稀疏疏的钓鱼人,但是陈平安细嚼慢咽小口喝酒,看了两刻钟,也只是钓起一些寻常鱼类,连一条年幼银子都没有上钩。

陈平安突然记起一事,少年崔瀺有次在大山之巅,百无聊赖跟随自己练习剑炉立桩,说天底下有一块上等福地,十分特别,与一座洞天相衔接,两者迥异于其它所有洞天福地。宝瓶洲南涧国神诰宗就独占一块福地,名为清潭福地,福地有点类似藩属之国,只是更加版图广袤,自成体系,蕴含天道规矩也大小不一、高低不一,往往出产丰富,能够源源不断被仙家大宗所攫取,所造就的格局,必然是宗门大者愈大,山头高峰愈高,例如骊珠洞天,位列浩然天下的三十六小洞天之一,当初那对力挽狂澜、为宋氏延续国祚的大骊双壁,就是骊珠洞天走出去、然后被大骊王朝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人杰。

天大地大,陈平安两次远游,哪怕尚未走出宝瓶洲,其实已经有所领略,而杨老头说的小镇之大,无法想象。陈平安也领教过了一些。

只是这趟南下游历,陈平安错过了许多地方,有些是来不及去,会绕路很远,比如顾璨和他娘亲所在的书简湖青峡岛,陈平安希望他们娘俩过得好好的,不要受人欺负,但是更希望顾璨不要成为练气士之后,转过头来去欺压别人,最终变成老龙城少城主苻南华那般的山上神仙。

有些地方则是暂时不适合去,比如搬山猿所在的正阳山,许氏坐镇的清风城,马苦玄所在的真武山。

去了道理讲不通,拳头打不过,不在骊珠洞天,没有了齐先生和阮师傅的规矩约束,就只有被人一脚踩死的份,陈平安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陈平安喝着酒,在饭馆那边得知明天就要在膏腴渡口停船半天,可以下船赏景,渡口附近,是一处着名风景形胜,叫太液池,这个时节正值山花烂漫,只要走出渡口,走向最近的山头,沿途都是鸟语花香,运气好的话,还能抓到一只名为“香草娘”花魅精怪,它们天然芬芳,香味淡雅,是最好的活物香囊,深受女子练气士和豪门妇人的喜爱。

陈平安觉得出去走走也好,散散心透口气,整整一个月的闭门不出,感觉整个人都要发霉了。

下定决心后,陈平安就转身离开阳台,关上门继续练拳走桩。

第二天拂晓时分,渡船靠岸停泊,溶洞大厅小巧精美,香气弥漫,比起梳水国的宽敞壮观,别有韵味。

渡船微微震荡,只睡了不到两个时辰的陈平安睁开眼,开始起床收拾行李,东西要全部带上,不敢留在船上房间。兴许是太液池声名在外,确实是个好地方,陈平安发现船上四百多位乘客,几乎都要下船赏景。

夹杂在人流之中,陈平安下了船后,身边有一拨气度不凡的男女,两位老者的气息尤为绵长,如江水缓流,走路时脚步轻灵,哪怕不是中五境的山上神仙,恐怕也差不远。陈平安不是爱偷听人说话的人,只是这段时间待在屋子里练拳,实在没法子,难得听到有人以宝瓶洲雅言交谈,下意识就竖起耳朵。

他们有聊到一洲南北的山河大势,有各大仙家府邸的最新动静,也有一些王朝国家的名人轶事。

大多聊得云淡风轻,两位老人说得最多,身旁年轻晚辈们则洗耳恭听,少有插话,便是问话,也是必然恭恭敬敬,跟陈平安印象中的某些人,大不一样,比如风雷园剑修刘灞桥,泥瓶巷曹氏祖宅的那个婆娑洲剑修曹峻,最近还遇上了那个观湖书院的周矩,好像都不是这般拘谨的性格。

最后一位腰间悬挂一枚墨玉小印章的老者,说到了打醮山的鲲船坠毁,伤亡惨重,大为气愤,对俱芦洲的那位道主天君,言语之中,虽然承认那人的道法通天,就连自家宝瓶洲道主祁真,也未必有胜算,可更多还是对这位天君行事跋扈的不以为然。

另外一位老者则忧心忡忡,说那艘鲲船的坠毁,虽然确实是剑气冲天、击毁鲲船使然,可好好一个剑修林立的宝瓶洲中部王朝,吃饱了撑着要打落一艘北俱芦洲的渡船?有何好处?当时能够聚集那么多剑气的势力,只会是那个大王朝的朝廷,可那位皇帝已经亲自去往神诰宗,发誓绝无此事,之后在祁真的陪同下,亲自面见俱芦洲道主谢实,后者竟然只说一切自有俱芦洲修士追查真相。

临近洞口处,陈平安突然停下脚步,然后骤然加快脚步,向那两位老者抱拳问道:“两位仙师,冒昧问一句,那艘鲲船上的乘客如何了?”

一位老人对此置若罔闻,看也不看一眼满嘴北方口音的背剑少年,继续前行。

那位悬挂印章的老人倒是停下身形,耐心说道:“下五境的乘客,几乎没人活下来。便是上五境的练气士,也死了许多人。当时无数道剑气从一座山头激荡向空中,无异于上五境剑仙的倾力一击,你想一想,那得是多大的威力?”

老人看着少年微微变化的脸色,老人叹息一声,继续前行。

陈平安站在原地,被熙熙攘攘的人流撞了几下肩头,浑然不觉,最后回过神后,发现几乎所有人都已经走出洞口,去了那处太液池赏景。

陈平安缓缓走到洞口,外边阳光明媚,更远处,可以看到一座坡度平缓的大山头,漫天遍野的绚烂花草,正在怒放。

在胭脂郡打杀了那位蛇蝎夫人之后,陈平安其实得了一件宝贝,但是在梳水国青蚨坊却没有拿出来售卖,那是一件笔洗,笔洗底部一圈,有十六字,春花秋月,春风秋树,春山秋石,春水秋霜。字体微小,且如会如蝌蚪缓缓流转绕行,陈平安因为喜欢春字,又因为鲲船之上,有一双姐妹婢女,她们的名字与那些文字吻合,当时陈平安还惋惜为何只有春水而无秋实,否则将来若是有缘再见,比如再次在梧桐山渡口乘坐打醮山鲲船,一定要拿出那只笔洗,给她们俩瞧一瞧,好教她们知道,原来世上有这么无巧不成书的趣事。

陈平安站在洞口,脸上没有什么悲恸神色,只是怔怔出神,望着远处的旖旎风光。

最后陈平安转身走向渡船。

身后姹紫嫣红开遍,少年便不看了。

到了渡船,回到二楼房间,关上门,继续练拳。

又是将近一月时光,缓缓流逝,再过两天就要下船了。

这一天深夜时分,不知不觉,兜兜转转,陈平安已经打了二十万遍拳桩。

他换上一身洁净衣衫,光脚打开阳台木门,渡船上下难得寂静无声,陈平安见四下无人,便轻轻跃上栏杆,最后坐在上边,对着隔壁那条悠悠流淌的河道,喝起了酒,什么都没有想,喝着喝着,终于发现酒壶里没酒了。

养剑葫芦里,剑水山庄酿造的十数斤美酒,坐船之前,只是让大髯汉子和年轻道士喝去了一些,由于这两个月喝得很节制,所以一直喝到了现在。

陈平安使劲摇晃那只底款为姜壶的酒葫芦,是真没有了。

只是不愿死心,高高举起酒壶里,仰起脖子,哪怕剩下几滴酒也好。

点滴不剩,真没了。

于是隔壁河道一艘迎面而来的四层渡船上,一位住在顶楼厢房的客人,同样坐在阳台栏杆上,她呆呆看着那个使劲摇晃一枚养剑葫想要喝酒的少年,最后认命地放下手臂,双手抱住那只品相不俗的养剑葫,下巴搁在葫芦口子上,

她觉得这个少年该不会是个喝酒喝傻了吧。

她起了玩心,一只手提起手中的翡翠酒壶,一手放在嘴边,用喊道:“这里这里,小酒鬼,我这儿有酒,要喝就拿去1

陈平安保持原先的姿势,闻声瞥去一眼。

一位身穿墨绿长袍的少女,见他没啥动静,干脆就直接抛出了手中酒壶,只是酒壶抛出一道美妙弧线落在陈平安眼前两丈外,又嗖一下掠回了她手中,少女乐不可支,自顾自大笑起来。

两艘渡船擦肩而过。

陈平安面无表情,心湖毫无涟漪。只是觉得她该不会是个傻子吧?

别好养剑葫,向后翻落在阳台,关上木门,陈平安继续练拳。

酒没了,可以再买。人没了呢?陈平安不知道。

所以这是陈平安第一次练拳中途停下,然后大半夜跑去饭馆那边买酒,饭馆早已打烊歇业,大门紧闭。只好回到屋子,继续练拳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