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网游动漫>族长压力大>第二百一十三章 子不类父
小说:| 作者:| 类别:

第二百一十三章 子不类父

小说:族长压力大| 作者:雁九| 类别:网游动漫

自古休妻有“七出三不去”之说,“七出”又称“七去”,既不顺父母、去;无子、去;淫、去;妒、去;有恶疾、去;口多言、去;盗窃、去。

梅杜氏忤逆翁姑,都引起民愤了,倒是占定了“不顺父母”这一条。梅秀才此时出妻,看似也说的过去。

只是除了“七出”之外,还有“三不去”之说,既有所取无所归、与更三年丧、先贫贱后富贵,不过“淫”与“有恶疾”者不在三不去中。

“三不去”中,梅杜氏曾为婆婆服孝,倒是占了“与更三年丧”这一条,按理来说不当出妻,不过梅秀才知晓律法,自不会忘了这个纰漏。

那休书上有一条就是梅杜氏不慈,凌扭幼侄,致婆婆气亡,有了这一条,别说“出妻”,就是直接“义绝”也够了,梅杜氏的“与更三年丧”就算不得什么了。

郑师爷说梅秀才心狠,也是因为他做的太绝,半分不留余地。梅杜氏背负“不孝不慈”的名声被休,她的一双儿女以后的日子能好过?

*

县衙外,户科。

钟书吏看了休书,道:“杜氏既不是梅家妇,那就传话杜家来接人吧1

只是这人不是白接的,少不得打点一二,否则这种忤逆公婆的不孝媳妇,在官员教化之下,本当在集日上了枷板在县衙门口示众的。

梅秀才此时倒是假惺惺道:“到底的夫妻一场,本当学生出面,只是到底名不正、言不顺,学生这就回去传话杜家1

要是梅秀才口袋里有钱,也想要做的漂亮,省的杜家发狠不接人,到时少不得节外生枝,实是他口袋里比脸都干净,就只能说几句漂亮话。

不想,梅秀才话音刚落,就听有人道:“贤婿要传什么话?”

梅秀才一惊,连忙回头。

门口站着一团和气的胖子,不是杜里正是哪个?身后站着两个面带不善的少年,正是杜七与梅智。

这舅甥两个在县上寻梅秀才,走了几个赌场没找到人,却是遇到了从京里回来的杜里正。

杜里正听闻了梅杜氏之事,自是顾不得先回村里,直接来县衙交赎金,却是正听到的钟书吏与梅秀才的对话。

梅秀才觉得额头汗都要出来了,神色讪讪。

两人打了十几年交道,梅秀才自是晓得杜里正的手段,少不得陪着小心道:“您回来了就好,晚辈正有事与您商量1

这是连“小婿”都不称了。

杜里正定定的看着梅秀才,一时没有应答。

杜七忍了怒气,瞪着梅秀才道:“有什么事这么急,不是当先接了二姐出来么?”

这样的梅家,跟虎狼窝不差什么,杜七巴不得两家就算断绝往来,可是不能是梅家“休妻”,有个被休的娘梅智兄妹以后还能抬起头来么?就算是夫妻情绝,也只能是“和离”。

杜七心有顾忌,还能忍了怒气,梅智却是忍不住了,直接冷哼道:“我娘不是梅家妇,我就不做梅家子,狗屁的梅家,谁稀罕不成?”

梅秀才闻言大怒,跟前泰山、前小舅子说话有顾忌,跟自己的儿子有什么的顾忌的,立时怒道:“小畜生说的甚?你竟要忘了根本不成?是谁挑唆你如此忤逆不逊?”最后一句,却是冲着杜七说的。

杜七皱眉,呵斥梅智道:“晓得你这两天吓到了,脑子不灵光,可也别胡说八道,就算你年岁小,也不当如此,都说子不教父之过,你爹虽忙些,你也不当缺了教导?1

天下无不是的父母,这自古以来只有父母训斥儿子的,没有儿子不认父母的,这样不孝的名声可不能背。

杜里正脸色耷拉下来,刚才看梅秀才还心虚,这一转眼就咬起老七,这是胆肥了?

梅秀才说完,就觉得身上发冷,看到杜里正神色不由惴惴,只能恶狠狠地瞪着梅智。

梅智挺着脖子,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对着梅秀才的目光也是不避不闪,里面是毫不掩饰的怨恨。

梅秀才见状,不由一愣,随即也恼了。

这是谁家的规矩?竟然还生恨了?资质愚钝的蠢货,连杜家那个肥猪都能糊弄他,自己没有嫌弃他,他还还挑老子的刺儿?

梅秀才这一嫌弃,眼睛眨了眨,不免生出个念头来。

就算出妻,这一双儿女却是梅家血脉,没有随着杜氏大归的道理,那样的话梅智就占了长子的名头,梁家心疼女儿的话,这也是一道坎儿。

血脉亲缘斩不断,有杜家这个外家在,还能短了梅智吃喝?连儿子都嫌弃了,更不要说素来不亲近的女儿,少不得也当成了拖油瓶。

梅秀才心中有了定夺,面带嫌弃道:“嫌弃梅家就滚,梅家也没有你这等不认祖宗的不孝儿孙1

梅智脸色血色褪尽,到底是十来岁的少年,不免又羞又恼,挺着脖子咬牙道:“滚就滚1不待说完,扭头就跑。

杜七哪里放心他一个人,立时追了出去。

杜里正看着梅秀才,心中犹豫不定。

男人吗,喜新厌旧之事常用,可这连儿子都想要弃了的却是少有,更不要说梅秀才年过而立,只有梅智一个儿子。

这中间有什么缘故?

梅秀才既开始嫌弃一双儿女,就晓得这“休书”怕是出不得了。

这有“出妻”的,没有连带着儿女一道出的规矩,少不得要改“出妻”为“和离”。到时候杜氏舍不得一双儿女,愿意带在身边教养,也说的过去。梅家能点头,倒是显得梅家仁至义荆

同样是长子,这养在家里与养在外头的自是不一样,左右梅家眼下也没有什么能分的,就此分出去一支也不算什么。

梅秀才还不晓得自己这一房已经被梅童生“分家”,倒是也起了“分家”的念头,为了以后续娶做准备,到底是亲生爷俩,这父子两个的自私自利如出一辙。

眼见杜里正眼中都是审视,梅秀才小声道:“万事好商量,此处说话不便,您看?”

杜里正心中纳罕不已,也想梅秀才到底在算计什么,便点点头随梅秀才出来。

至于杜二娘,自然不能这样不明不白的由娘家接出来,那样的话不是默认了梅秀才“出妻”,只能稍后再说此事。

眼见两人走了,钟书吏摇摇头。

这梅秀才心狠,这个杜忠也不厚道。

换做个疼女儿的,眼见女婿休妻,哪里还有商量的余地,打断他的狗腿都是轻的。所谓“商量”,肯定是私下里讲条件了,瞧着杜忠的模样,怕是还真是有得商量。

桂五叔侄出来,听钟书吏说了一嘴,都也不算意外。

梅杜两家可不是一门亲事,梅秀才能与杜里正商量的,多半是梅晟的亲事了。

梅晟前程大好,为了那边的亲事稳妥些,杜里正退一步也保不齐。

“梅家的事,让他们自己折腾去,桂家还是避开为好。”桂五想了想,对桂重阳道:“反倒是读书这里,耽搁不得。我叫人收拾那边院子,等年后你们还是到镇上来也便宜些。”

桂重阳点点头,也赞成如此。

世人都有怜贫惜弱之心,桂家再追究下去,倒显得不依不饶欺负人了。

杜里正待别人家阴毒不留余地,为什么遇到梅家再三退让,还不是因梅家有两个秀才前程大好。

等桂家叔侄两人得了功名,桂家才真正有了根基。

之前在镇上买宅子时,桂家就买了相邻的两个院子,如今桂五夫妇住着一处,另外一处还空着,之前已经收拾过一次,可到底是旧宅,想要常住还是要重新拾掇一回。

桂重阳没有拿银子出来,有事情账不能算的那么清楚。如今他缺银子,桂五却是不差钱的,再将银子拿出来说就有些太外道了。

杜七拉着梅智回来,倒是正好与桂家叔侄遇到的正着。

杜七抿着嘴,没有说话;梅智气鼓鼓的,冲着桂重阳磨牙。

官差为什么来木家村?是因为梅平老汉告儿子“忤逆”。

梅平为什么告儿子“忤逆”,是因为桂家告梅青树夫妇“盗窃”、“伤人”。

梅智记得清楚,自也将桂家与桂重阳恨在里头,眼见桂五叔侄在这里,也怀疑他们过来“落井下石”。

桂五看着杜七若有所思,桂重阳也望过去。

同刚回村里里相比,杜七瘦了不少,如今看着依旧是富态,却不是痴肥了。

杜七被两人看得不自在,低着头拉着梅智进了衙门。

桂五与桂重阳叔侄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的异样。

“这杜七,重阳你怎么看?”桂五沉思了一下,道。

“性子纯良,子不类父1桂重阳毫不犹豫,直接道。

桂五皱眉,似有不解。

桂重阳疑惑道:“都说杜七足月所出,当年杜家得子曾大办酒宴,当不会错认了血脉吧?”

要不是亲自从梅氏口中晓得杜家当年办了满月宴,桂重阳也有此怀疑。可是日子对不上,难道杜家还能骗过全村人不成?

桂五皱眉道:“之前倒是没发现,可这杜七眉眼之间,确实有几分你大伯的模样。”

桂重阳闻言,不由怔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