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爬书网>书库首页>网游动漫>族长压力大>第二百一十章 混乱
小说:| 作者:| 类别:

第二百一十章 混乱

小说:族长压力大| 作者:雁九| 类别:网游动漫

按理说,梅家的事情,与桂家不相干,可来的是县衙的人,梅安不免多想。梅平糊涂了,现成的罪名送上去,引来衙门中人,可是梅童生家这个衙门也主动管,就有些过了。

梅安既恨村民多嘴,也怀疑桂家在背后使坏,才会让官差对梅家不善。

梅童生糊涂,儿媳妇被官差带走了,还有几分快意,梅安这个一族之长却还清醒着。真要是两个“忤逆”官司都落定了,那梅家还能有什么好?

家里有一个不肖儿孙是意外,再二再三的,世人只会觉得这个人家没有好人了。

况且梅平那边的“忤逆”状子,追到县上能说股梅平撤下来;杜氏这里,却是衙门直接上门抓人的,没有原告。

原本梅家最后的倚仗是梅童生这一房,眼下梅童生油盐不进的模样,却是不跟着添乱都不错了。

梅安没有法子,只能迎风冒雪往桂家去。

亲眼看着官差上门调查梅青树“不孝”实证,梅晨本还有些窃喜,可没有想到竟是牵连到杜氏头上,不由得吓得慌了神。

到底是九岁的孩子,就算平素不喜杜氏势利,也没有要将族婶害的入监狱的想法。更不要说杜氏再不好,也是梅晟的亲婶子,梅晨也怕梅晟晓得了怪罪。

原本,梅晨还想要将自己怂恿二爷爷的事告诉长辈,叫他们不要害怕官司,回头撤诉就是了,如今牵连到杜氏也不敢说了。

事情闹得这样大,不是一顿板子能完结了的。

见祖父往桂家去,梅晨借口搀扶,也跟着梅安、梅青林去了。

*

桂家住在村子把头,又是雪天,都猫在堂屋,因此还不晓得村里来过官差。

等梅家祖孙三代过来,面带急切、语带祈求,桂重阳与梅氏还糊涂着。

直待梅安说了缘故,桂重阳不由惊讶不已,那梅平到底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不过那个老头不是最听梅安的,怎么自作主张了?

待看到梅晨眼神闪烁,掩饰不住的心虚,桂重阳觉得明白点什么。

只是梅家怎么折腾都是梅家的事,到了今日也是自作自受罢了。

“这状子是梅家递的,来的是衙门的人,小子实不知能有什么可帮忙的地方?”桂重阳皱眉道。

“可是知县大人那边……到底与重阳小哥认识……”梅安再也摆不出村老的架子,带了恳求道。

桂重阳不解道:“这样的大事,不是当找两位秀才公出面吗?”

梅家叔侄有秀才功名,见官不跪,虽不至于到与知县平起平坐的地步,可往衙门里打点对话也比寻常百姓要便宜。

知县是朝廷命官,可知县衙门吏员多是地方读书人担当,这关系也好找些。

梅安涨红了脸,却不好直接说缘故。能说他信不着梅青柏人品,怕梅家这个时候再闹出“休妻”的事,彻底得罪了杜家,毕竟梅秀才有休了杜大姑的前例在;至于梅晟那里,则是他自己的一点私心,不愿意将梅晟这个最有前程的族侄牵扯进来,这官司善了还罢了,不善了露面的都要被牵连。

梅氏猜出梅安的私心,却是恼了,直接道:“重阳与县令也不过只是认识罢了,之前买地之事欠了银子,如今还没有补上,再去上门讨人嫌就太不知趣了1

银子是没有还,却是直接用南京的庄子顶的,只是这些旁人不知,也没有必要宣扬就是。

可是听到梅安耳中,更是笃定桂重阳之父生前与县令关系不俗。

这年头,银子岂是好借的?更不要说那是六顷地,几千两银子?

不是说之前知县太太娘家也要买杜家的地,结果等到杜家卖地,知县没有向着岳家,反而帮着桂重阳这个孤子买地,这得是多深的交情?

梅安只恨自己才想明白这个道理,要不然早早告诫侄子那房,也不会有今日祸事。

不说梅安还在桂家歪缠,就说梅童生那边。

梅童生是快意了,小李氏真是要吓死了。

这分家给薄厚与直接将杜氏送衙门可不是一回事,杜家老爷今天没有露面,显然是不在家,可总有回来的时候。

“老爷,二娘既不在,是不是将智哥儿与大姐儿先接过来?”小李氏不敢直接劝,就想起两个孩子来。

等杜老爷与梅秀才回来闹,看到两个孩子面上,多少也有个缓冲。

梅童生却是想起梅智之前的眼神,冷哼道:“都是混账行子,哪里还记得自己姓梅,被杜家接去了1

小李氏没有法子,也不敢再劝,倒是盼着梅秀才早回来了。就算不敬她这个继母,可梅秀才显然比梅童生更靠谱些。

杜家这边,只剩下杜李氏一个,心里也是火烧火燎。她本就因丈夫之前交代后事的情形提心吊胆,又赶上杜氏那边跟着添乱,不免越发焦躁。

要不是杜二娘是杜家女,杜老爷不会不管,李氏才舍不得儿子出面折腾。

倒是杜六姐,之前在厢房那边绣嫁妆,可李氏这进进出出的,到底惊动了,晓得了是梅家出事,不免也跟着担心,凑到上房等消息。

对于梅家分家,杜六姐乐见其成;可摊上官司,就不是她所愿了。

有个进过大牢的婶子,连累了梅晟的前程怎么办?就是杜六姐,与杜二娘是姊妹,名声也不好听。

想到这些,杜六姐咬牙切齿道:“都是梅青树家瞎折腾,引来了官差,真是好日子过不得了?”说到这里,想起梅家官司的由来,又迁怒到桂家头上:“桂家那小崽子也不是好东西,真是命硬,自打他回来,这一出一出弄出多少事来?”

桂家与梅家打官司还是其次,桂家“狗仗人势”强买了杜家的地,使得杜里正威望扫地,才是杜六姐最恨的。

要不是杜里正折了威望,梅童生怎么敢为了刚进门的填房就发作杜二娘这个杜家女?

现下,梅童生敢这个折腾杜氏这个儿媳妇,以后也就敢慢待杜六姐这个孙媳妇。

杜六姐幸灾乐祸之余,不免也担心起以后,更担心没有梅家借机悔婚没了以后。

要是之前,有人骂桂家,李氏少不得跟着咒骂几句,如今却是沉默下来。

桂家已经不是之前的桂家,已经在木家村立足,不是谁都能欺负得了的。杜家还没有算计上,就失了地;梅家倒是傻了出头,就惹上一出又一出的官司。

李氏心里十分酸楚,竟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滋味儿了。

说起前公婆,那真是挑不出毛病的公道人,否则就算是失了丁银,在衙门里递单子的是桂里正那个里正,直接将村民的名字写上,要计较也是以后的事。结果桂家成丁死的精光,也没有落下好,被欺负了十几年。

当年李氏失了丈夫失了娘家兄弟,只觉得天塌一样,真是咬着牙告诉自己做不得好人,好人没有好报,还是个人顾个人。

谁能想到桂家还能再起来?

有桂五与桂重阳,谁还敢欺负到桂家头上?

桂春、桂秋兄弟已经定亲,以后成亲生子,桂家就又是新气象。

半夜辗转反侧时,李氏也问自己悔不悔?不过想想桂春、桂秋两兄弟这十几年的苦日子,如今看似体面,却不过是帮堂弟、帮叔叔打理庄子与铺子,跟管家管事差不多,就没有什么悔得了。

*

桂家老宅。

桂重阳不会出尔反尔,在这个时候为梅家说情。

县衙那边,一个老子告儿子的小案子,大雪天出动人手,肯定是因为那是梅家,所在是木家村。

桂重阳感激还来不及,怎么会不知趣插一手?

就是梅氏那里,既是已经支持桂重阳打官司,也不希望这个时候再生波折。

打官司不是儿戏,既到了多薄公堂的时候,总要辩出个对错,不能说是亲戚、同村就含糊过去,那样的话就失了震慑的意思。落在其他村民眼中,岂不是只要肯放得下身段来央求,怎么得罪桂家都能抹平?

梅安也晓得自己为难人,眼见恳求再三也不通融,只能带了儿孙怏怏而去。

桂重阳与梅氏送到门口,梅青林想要说什么没有说,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梅晨则是魂不守舍,眼神有些空洞。

*

日暮时分,外头雪势不停,反而更大了。

木家村家家户户用起来晚饭,梅家的“忤逆”事就成了下饭菜。就是宋家这里,也不能免俗。

“家和万事兴,家不和这日子就好不了,梅家要走下道了1宋婆子一边吃饭,一边絮叨着。

宋大夫却是有几分见识的,摇头道:“有梅晟在,以后总会起来的。”

宋婆子撇撇嘴道:“梅晟可是个有主意的,有那一桩亲事在,现下忍着,总有忍不住时,那时候可有热闹瞧……”

话音未落,就听到外头大门“啪啪”响,有人高声喊:“宋大夫在吗?”

宋大夫闻言,连忙下了地。

这样急着上门,肯定是病人,可不好耽搁。

大门外,却是半大高的少年杜七,呼哧带喘的抱着一个女童,旁边跟着面焦急的梅智。

见宋大夫开门,不待宋大夫发问,杜七便道:“您快给瞧瞧,囡囡冻着了……”